笔趣阁 > 梦帝 > 第23章 惊人的发现 三

第23章 惊人的发现 三

  “看看这些,你是否有特别的感觉?”将钱宁慧领到洞厅的角落,长庚让她坐在那堆面具和头饰之中,而只要一抬头,钱宁慧就能看清高处外婆带着玉石面具的身影。

  “不像是中国的东西……”钱宁慧知道自己的回答并没有达到长庚的希望,绞尽脑汁却还是不知该说什么,“我觉得这种用人头骨做的东西挺可怕的……”

  “是么?”长庚弯下腰将那个用绿松石碎片镶拼的人骨头饰拿了起来,眼看原本的绑带已经朽烂,就从背包里找出根细长的攀援绳来,牢牢地将那个华丽而又恐怖的头饰绑在了额头上。这样只要他微微低下头颅,钱宁慧所见的就是一个镶满玉石和贝壳的骷髅头在自己面前晃动了。

  “你要干什么?”或许刚才的玉璧还残留作用,钱宁慧并不觉得害怕,反倒有些好笑,“跳大神么?”

  “你说对了。”长庚点了点头上的骷髅头,静默了几秒钟,手足忽然开始舞动起来,口中也配合着念念有词。

  那是一种奇怪的语言,不像由拉丁语系轻重音分明的多音节构成,反倒接近于汉语或日语,绝大多数音节都清脆有力,念诵起来恍如大珠小珠四处滚落,让钱宁慧一下子有些惊诧。

  “你在说什么,念咒语么?”她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但随着长庚不断的念诵,钱宁慧心中的愉悦也越来越淡,终于让她忍不住发言抗议,“你到底在念什么,听得我心里慌慌的!”

  然而长庚并不回答,反倒凑得近了些,让钱宁慧觉得那个被珠玉宝石装饰起来的骷髅头活了一般在自己面前晃动。然而或许知道那是长庚,她心中并不真的害怕,反倒涌起一种异样的兴奋来:“就这些么,还有呢?”

  似乎在回应她的要求,长庚提高嗓音,说出一个铿锵有力的句子,念诵之声随即戛然而止。然后他举高右臂,握拳的手掌似乎牢牢攥着什么东西,猛地弯腰朝着面前的虚空扎了下去!

  钱宁慧呆呆地看着长庚的动作,见他仿佛一个表演独角哑剧的演员,扎完后又用力在虚空中一划,似乎剖开了某种坚韧的东西,然后他叉开五指,使劲在剖开的地方用力一掏,手中便仿佛捧出了一件珍贵的物品。再然后,那个华贵的骷髅头对着钱宁慧晃了晃,长庚手一扬,那个刚刚掏出来的东西就仿佛朝着钱宁慧飞了过来!

  “啊!”钱宁慧惊叫一声,蓦地抱住了脑袋。

  “你觉得,我扔过来的是什么?”长庚终于停止了动作,也停止了古怪的发音。

  “我不知道……”钱宁慧直觉是某种动物的器官,就跟传统里杀牛祭祖之类,“大概……有血?”

  “不错。”长庚依旧戴着人骨头饰,“为什么要叫?是害怕么?”

  “不,我其实并不怕。”钱宁慧想了想,“叫,是因为……你做得不合常理。”

  “那常理应该怎样?”长庚追问。

  “我……我不知道……”钱宁慧觉得自己就像是个被老师提问的坏学生,想得脑仁都有点疼了起来,终于赌气一般沉下脸,“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知道全部的谜底。”长庚将头顶的人骨头饰取下来,“你不觉得,这些东西,还有你的外婆,都很神秘么?”

  “谁不想知道谜底?”钱宁慧瞪了长庚一眼,“可是刚才我也看过,外婆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录。而且我也不信我妈会知道,外婆走的时候她还不到七岁呢。”

  “我是说——全部的谜底。”长庚着重强调了“全部”两个字,然后他对着满脸惊讶的钱宁慧点了点头,“没错,我知道至少一部分谜底。”

  “我们家的事,你怎么会知道?”钱宁慧更惊讶了。

  “以后我会告诉你。”长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五点多了,我们给外婆行个礼,就赶紧出洞去吧。”

  “好歹泄露一点点嘛。”钱宁慧的好奇心被他挑到了山尖上,晃啊晃的哪里落得下来。情急之下,她一把拉着长庚的胳膊,像个撒娇的小女孩一样摇晃起来,“要不我走到半路就被憋死了……阿嚏,阿嚏!”似乎身体终于想起先前在地下河里泡了个透,钱宁慧迟到的喷嚏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

  “赶紧回客栈去洗个热水澡。”长庚见钱宁慧大打喷嚏之时依旧不肯放开自己的袖子,不由认输一般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就提醒你一句:当初是什么驱使你去参加那个心理测试?”

  “早忘了。”钱宁慧才不会跟长庚说自己想摆脱孟家远的唠叨,“大概是觉得好玩呗。”

  “记得这个么?”长庚蹲下身,用手指在地上的浮土里画了一个符号。那个符号由一些弧形线条构成,仿佛中国古代篆刻的印章,却看不出什么寓意。

  “就像刻在那个平安扣后面的符号。”钱宁慧回答。

  “像,但是是不同的字符。”画好的一瞬间,长庚随即将浮土上的字符抹去,“至于这个字符,更早以前你也见过,就在那则招聘心理测验被试者的海报上。”

  “对呀,你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虽然面前的字符已经消失,钱宁慧脑子里果真清晰地回想起当初在北京大学广告栏里看到的海报。那个画在海报角落里的奇怪符号,此刻正纤毫不差地浮现在脑海中,她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它复制出来。

  想到这里,钱宁慧果真蹲下身,在那片浮土上用手指画出了脑海中的符号——与长庚刚才所画的一模一样。

  “奇怪,我怎么会记得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钱宁慧心里忽然有点恍惚,说不定,当初她之所以一定要去参加那个心理实验,也因为海报上的符号对潜意识造成了影响。

  “这是玛雅文字,意思是‘血’或‘血缘’。”长庚朝着前方外婆的遗体行了个礼,转身朝洞外走去,“而外婆和你,既流着中国人的血,也流着玛雅人的血——圣城祭司家族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