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帝 > 第42章 紧张的对峙 三

第42章 紧张的对峙 三

  长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罪这个少年,但是没有问。他感觉到那蓝色的液体带着凉意注入自己的静脉,忽然想起一件事:自己最后是从伊玛那里拿到的针剂,莫非在伊玛手里针剂就被掉了包?

  可伊玛得到安赫尔父亲那么高的信任,又为什么会和子启明结为同盟呢?

  子启明配制的针剂药效猛烈,长庚上次一注射就倒在了洗手间里。这一次,他也很快眼神迷蒙,头慢慢地垂了下去。

  子启明等待了一会,伸手抬起长庚的脸。这张脸苍白清矍,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夜折磨带来的黑晕,却更像那个严重失眠的人……想到那个人,子启明怒气上涌,狠狠捏住长庚的下巴,恨不得让这张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点或喜或怒的神色来。

  然而尽管被子启明用力将脑袋后仰,几乎要把颈椎折断,长庚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你睡着了么,长庚哥哥?”子启明用他充满穿透力的声音慢慢说。

  “没有……”长庚嗫嚅着回答。

  “如果没有,就看着我。”子启明说完这句话,长庚真的睁开了眼睛。只是那平素琥珀般晶亮的眼神此刻却是涣散的,毫无焦点地对上子启明幽深的眼眸。

  “带我去墓地玩吧。”子启明说。

  “不……”长庚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他……不允许。”

  “他是谁?”

  “加百列。”

  “真小气。那么下一个问题一定要说‘是’哦。”子启明哼了一声,有些撒娇的味道。“哥哥和我在一起玩,很快乐,对吧?”

  “……是。”长庚似乎被一根无形的丝线牵引,身不由己地回答。

  “是不是最快乐的呢?”子启明诱导,“这个问题你可以说不。”

  “不。”长庚似乎松了一口气,立刻回答。

  “那你和谁在一起最快乐呢?”长庚追问,“是你的妈妈吗?”

  “不是。和妈妈在一起时,她永远逼我学习催眠,不好玩。”长庚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什么快乐的事情,脸上也渐渐露出笑容来,“我还是和小慧在一起的时候最快乐,那时候我们走在云峰堡的城墙上,她拿出手机和我拍大头照,老是嫌自己的脸显大了,一定要删掉重拍……”

  “住口!”子启明忽然一耳光打在长庚脸上,“你居然说,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不快乐,反倒和那个蠢女人在一起快乐!”

  长庚没有反应,就好象他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可是你喜欢她又怎样,还不是亲手把她送到死地里去?”子启明看着催眠中的长庚果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不由心中一阵快意,“她现在应该已经去墨西哥当那个什么死亡瓶的祭品了,你害死了她,居然还有脸说和她在一起快乐?你可真够厚颜无耻的!”

  “不,我不想她死,我想救她的……”长庚呼吸急促,似乎用尽全力在分辩,“我本来想给她催眠,教她如何应付祭祀仪式,拖延时间……只要拖过了12月21日那天,死亡瓶就没有用处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催眠失败,她从我的幻境中逃跑了……”

  “哈哈,你当时注射了我的药水,精神力大为下降,她又对你满怀疑虑抗拒,当然会跑掉。”子启明忍不住促狭地笑,“你也尝到失去最珍爱之人的滋味了吧,那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怎么样?”

  “莫非……你也尝到过失去最爱之人的滋味?”长庚缓缓地说。

  “当然没有!”子启明立刻反驳,“我从没有得到,又怎么会失去?”

  “你想得到什么?”长庚刚才挨过打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嘴边勾起了然的笑。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眼神已经由最初的迷茫变成现在的清明,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子启明。

  “是……你的妈妈吗?”见子启明颤抖着嘴唇不说话,长庚继续追问。

  “是……”子启明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是我的妈妈,也是……你的妈妈。”

  “我的妈妈?”长庚微微转动眼珠,凝视着子启明秀致得稍显刻薄的脸,果然发现了一两分与自己的相似处。“原来……你是妈妈后来生的孩子……”长庚轻轻喟叹,“我真的,是你的哥哥。”

  “你才不是我的哥哥!”子启明仿佛被激怒了,一把抓住长庚的衣襟,鼻尖对着他的鼻尖,几乎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你不过是妈妈和外面男人生的野种,我才是纯正的子姓传人,才是新一届梦帝的不二人选!”

  “你的父亲,也姓子?”长庚没有理会子启明的怒火,仍然慢悠悠地问。

  “当然!子姓家族继承了上古梦帝的血统,只有族内通婚生下的孩子才能掌握梦帝的本领!”子启明说。

  “是的,妈妈在子家是修为很高的女子,她生下的孩子肯定不同寻常。”长庚的口气里带着些安抚,果然让子启明听起来受用了许多。

  “你不想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少年神色古怪地问。

  长庚摇了摇头,却依然附和着子启明的口气:“不用问我也知道,肯定是子家修为最高超的男人。而你只要完成家族布置的任务,就能成为梦帝的继承人,对吧?”

  “算你聪明。”子启明轻哼了一声。他皱了皱眉,觉得自己应该问个什么关键的问题,但是一时竟想不起来了。

  “可是无论那个男人修为多高,血统多纯,不是妈妈自己选的丈夫,她肯定不会喜欢的。”长庚依旧紧紧地盯着子启明,观察着他眼神的每一丝变化,“我猜,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快乐。你跟我描述一下她的近况吧。”

  长庚最后一句话虽是祈求,却更像是无法抗拒的命令。子启明身子一震,咬了咬下唇,极不情愿地开始叙述:“她能有什么近况?从我记事开始,她每天都是一样的,十几年从未改变过。她不和任何人交往,几乎不开口说话,每天都在自己的屋子里钻研梦帝之术。哪怕对我这个亲生儿子,她……她也从不正眼看待,一年跟我说不上十句话。我有时候故意惹事生非,就是为了让她生气,让她打我骂我,可她还是不正眼看我一眼……我知道,她心里惦记着以前那个儿子。所以这次我若是打败了那个野种,将他的记忆都据为己有,然后去跟她描述我怎么抓住他、折磨他,妈妈肯定会大吃一惊,从此对我另眼相看……”

  “如果你带我去见她,她肯定更会重视你。对吗?”长庚压抑着内心的激荡,尽量平静地说。

  “倒也是。”子启明思忖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那好,你先把我放开,我和你去见妈妈。”长庚语气温柔,就像大哥哥在哄着不听话的小弟弟。

  “嗯。”子启明点了点头,果然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走到长庚侧面,开始割他手腕上的绳子。

  长庚努力扭过头,想要跟上子启明的眼神。然而他被高高吊起的手臂阻断了两人胶着在一起的视线,就在长庚心中一沉的瞬间,子启明眼中的神色变了。

  “居然着了你的道!”猛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子启明一把将小刀远远抛了出去。他原本一直在给长庚催眠,想要追问出长庚父亲的去向,却不料不知不觉间,他被长庚给反催眠了!若非醒悟得早,只怕长庚此刻已经逃之夭夭了!

  知道功亏一篑,长庚垂下眼,不说话了。先前对注射针剂有了心理准备,他才竭力抵抗了药物的影响,并凝聚出强大的精神力渐渐俘获了子启明。然而此刻,他已经筋疲力尽。

  “居然能抵御药物的效力,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子启明拿起注射器,想要再给长庚打几针。

  “你不怕这药物毁了我的脑子?那你就再也不会知道我父亲的去向了。”长庚看着那蓝色的药水,拼尽全力说出这句话,“不信,你尽可试试。”

  子启明果然犹豫了。他奉家族之命前来探察岳与伦的行踪,以此作为竞争梦帝继承人之位的一项考验。如果事情办砸了,他就从此失去了这项资格。长庚固然不足惜,但自己的梦想却更为重要。

  “你倒是提醒我了。”终于,子启明恢复了一贯的倨傲表情,将口袋中的墨镜取出来重新戴上。“精神力的大小和肉体的状态正向相关,既然你能靠意志化解我的药水,证明你的肉体还没有到极限。”子启明说完,走出简易房,将外面望风的矮个子男人叫了进来。

  “好好教训教训他!”子启明指示矮个子取下了腰间的皮带,“见血的话,每一鞭我给你五十块钱!”

  “我就不信,等不到你被我彻底催眠的时候!”子启明看着长庚,仿佛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