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咒回]观月大小姐不想谈恋爱 > 第85章 还是约会吧

第85章 还是约会吧


观月喜欢下雨,也喜欢东京的公园。

        下雨天的公园是她最喜欢去的地方,不一定要在有名的景点。不出名的某地,比游客众多的地方更幽静和讨人喜欢,只要有一座避雨亭,她就可以带上书,把卡因留在家里,整天都沉浸在雨声和书籍中。卡因对此总是怨气满满,但它也只是一条不爱读书的小蛇罢了。

        春天时,满公园都被清新的绿色占据。雨水带走灰尘,把叶片洗刷地干干净净,如同人类的头发和皮鞋焗油后恢复光泽,植物们在受过雨水洗礼后也闪闪发亮。

        雨水滴滴答答,从新长出来的树叶上落到地面,细长的草叶承受不住的雨水的重量,由公园里的湖水接纳,阵阵涟漪漫开。

        花——这里的花暂时还没开。

        雨天,星期三,几乎没有人来这名不经传的公园,偶尔有老人寂寞地走过,向避雨亭里的观月投来好奇的目光。

        经常来这座公园的都是附近的住户,有几位老人坚持每天散步,风雨无阻。

        没有人认识观月,她是某一天突然出现在这里的,只在雨天来。她总是独自一人,全身心投入手上的书籍,时不时眺望远处,放松疲劳的眼睛。

        这座公园里多的是寂寞的老人,稀松平常,但偏偏只有她这样一位看起来比老人还寂寞的年轻女孩。

        她今天带的书是《四月物语》,恰好是春天发生的故事:少女榆野卯月从北海道独自来到东京武藏野大学念书。

        生性内向的她试图笨拙地表现出自己是个活泼成熟的大人了,自我介绍时撒谎说,“我是个外向的人。”

        她用衣服兜住樱花,在绿草地上看书,一个人看电影,频繁地去书店,制造偶遇,见高中暗恋的学长。

        观月是看过这本剧照书的同名电影的,每看到一处情节,她都忍不住停下来回想电影里的场景,因此看得很慢。

        不过即使看得再慢,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终于和学长搭上话的少女,买完了书准备离开,不巧的是外面下起了雨。

        学长说,“我借你一把伞吧?”

        卯月说,“不用了,因为住得近。”

        她骑着自行车和学长道别,雨越下越大。

        故事从这里开始,从懒洋洋变得湿漉漉起来。

        去而复返的少女拿着路人借给她的伞,学长说,“学长,还是借我一把伞吧。”

        学长抱着一堆客人落下的伞,让她挑一把最喜欢的,卯月选了红色的那把,他得意地说,“我猜对了,就知道你会选它。”

        女孩撑开伞,窘迫地发现它缺了一角。上一秒还得意着的学长开始手忙脚乱地要给她换别的伞,结果连开几把都是坏伞。

        不论看多少次,观月都会为这段情节发笑。她甚至没来由想到自己和夏油杰一起度过的某个雨天,那天他一定是忘了带花,才送她看起来不伦不类的“银杏玫瑰”。

        她也和卯月一样。

        学长在忙乱中终于找到一把完整的伞,要和卯月换,卯月却拿着破损的红伞,说,“我就喜欢这把。”

        也许别人更喜欢鲜花吧,但是那天,她的确更喜欢夏油杰送的银杏花。

        观月把手搭在书页上,食指无意识地规律敲击,她沉浸在美好的记忆中。

        “啪嗒啪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她惊醒了,她想看看是谁,但过于浓郁的层层绿荫遮挡了她的视线。应该是有人跑来,就在不远处,但她暂时还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

        那个人跑得好快,很急切似的。起初,脚步踩着雨水的声音还很微弱,没过多久就迅速地敞亮起来。

        观月微微侧着脸,用耳朵专心听,她确认这个人一定是要来这个避雨亭躲雨什么的。

        今天她没带手机,低头看了看表,猜测着对方是没带伞的上班族吗?还是逃课的学生?

        “扑通——”

        水花四处飞溅。

        观月没有预料到终于出现在她视野里的人不是陌生人,是夏油杰。

        到底是先听到最后一声踏水,还是先看到夏油杰的脸,她搞不清楚。他突然出现在雨天之中,和夏油杰四目相对时,观月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尚未翻开的下一页。

        夏油杰看起来气喘吁吁,他不是体力不好的人,不知道到底是跑了多久。在她听到他的脚步声之前就已经很久了吧?

        他穿黑色的制服,在绿色的背景里想到扎眼,那颜色比平时看着更深,一定是淋了雨。毕竟他没有撑伞,散开的头发打湿了不少。比起他扎起头发。散发的他更柔和一些。

        观月不怎么清楚他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她也没有问。

        她预感到他可能要说什么话,这样一个绿色的雨天,《四月物语》那湿漉漉的、干净青涩的气息围绕着她。

        观月尽量表现得温柔平静,笑着问夏油杰,“今天是要和我见面吗?”

        一路跑来的夏油杰用手撑着膝盖,他的心脏狂跳不止,不仅仅是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听到观月说话,他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又摇头。

        “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夏油直视她的眼睛,“我们可以约会吗?”

        ……

        夏油杰打给观月的电话没有通,没有人接。

        他跑回高专,硝子说她不在学校,手机也没有带。

        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像当时那么焦急过。他心里已经充满了鼓足的勇气,但是如果今天找不到她,明天它们就会消失殆尽,也许永远不会再有机会重现。

        中国有句古话,他偶尔读到,说做事情要一鼓作气,因为再而衰,三而竭。

        硝子说她完全不知道观月在哪里,夏油杰几乎以为自己完全落败了。一筹莫展时。他突然想到很久以前高木青子曾经留给他她的名片。那张名片被他带回宿舍,好好地珍藏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他为什么那样做。

        名片上的高木青子很快接通了电话,他说了自己的名字,她的声音听起来毫不迟疑,“有什么事吗?”

        “你知道观月在哪里吗?”

        她说观月可能在某处公园里,她喜欢下雨天到那里看书。

        “你找她有急事?”

        "如果及时告白算急事的话。"

        “啊——”高木青子发出意味不明的感叹,之后突然冷静地说,“那你快去吧,最好跑着去。”

        于是他一路跑来,终于找到观月,站在她面前。

        ……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面了。”他是这样对观月说的。

        不要再暧昧不清,不要再模棱两可。他早就该这么说的,都是他的错,才导致他和她错过了很久,也产生了隔阂跟误会,现在是时候把事情厘清。

        “我们还是约会吧。”


  (https://www.biqugeu.net/78146_78146389/383836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