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三百零一章 宿敌

第四千三百零一章 宿敌

  “师……师尊来了?”

  申空灵脸色发白,整个身躯顿时轻微的‘颤’抖起来。

  无论申空灵在心中,如何的安慰自己,说自己不怕纳兰炎。

  但事实上,纳兰炎这个师尊,带给麾下所有弟子的心理阴影,那是非常大的。

  纳兰炎平时都在潮音洞天修炼,这些年已经很少管事儿。

  众弟子在外如何放肆,如何嚣张,如此作恶。

  对于这一切,纳兰炎都不关心。

  甚至……就算弟子作恶,被对方长辈打打了。

  纳兰炎一旦知道,立刻就会出手,将对方长辈给废了。

  在外人看来,纳兰炎很护短,对麾下弟子非常好。

  然而,这并非真相!

  纳兰炎愿意为弟子出手,甚至给麾下弟子提供海量资源。

  这其中,其实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

  那就是——在纳兰炎的眼中,他所有的弟子,其实和铁牛一样,并没本质区别,都是——工具人!

  纳兰炎收的每一个弟子,都有其特定的原因。

  比如——纳兰炎收铁牛为弟子,那纯粹是为了找一个个免费而强大的,对自己绝对死忠的全职庸人而已!

  至于其他的弟子,一旦纳兰炎有需要,这些弟子就必须对他——绝对服众!

  任谁也不能挑衅纳兰炎的权威,否则,要么修为被废,要么——死!

  换句话说,纳兰炎将麾下的弟子,都看成了自己的仆从。

  既然是仆从,那纳兰炎给点好处,好好的培养,这自然是有必要的。

  不过在纳兰炎麾下的众弟子中,申空灵却是一个例外。

  纳兰炎对申空灵非常不错,几乎是当女儿一般的宠着。

  只是申空灵何等聪慧,她已经知道,纳兰炎收她为徒,肯定是别有居心。

  只是纳兰炎究竟想要得到什么,申空灵却一点都看不透。

  从表面上看,纳兰炎收徒申空灵,似乎是看中了申空灵修炼太上忘情神通的卓越天赋。

  然而申空灵却能感觉的出,这绝对不是真相。

  也正是如此,申空灵在纳兰炎的麾下,可谓是如履薄冰,一直都非常‘小’心,免得被纳兰炎抓住把柄。

  今天因为见了叶秋,申空灵很高兴,以至于没提高警惕。

  可如今,纳兰炎居然来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就当申空灵心中焦急的时候,她却忽然发现——铁牛并没着急,反而非常淡然。

  “铁牛,你——刷耍我?”

  申空灵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任何人出现,顿时有些生气。

  “二姐你别生气,我的意思是说,师傅离开了洞府,出现在潮音洞天的外面了。”

  铁牛有些尴尬,脆生生的说道。

  别看铁牛身高3米,一脸的横肉,但实际上,铁牛在他认可的人面前,其实胆儿很小。

  他唯恐申空灵生气,那样就太不好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吕长老带林天歌过来,是为了到血色温泉疗伤。”

  “三弟,你不是正在发愁,不知道如何给纳兰炎交代吗?”

  “这样……”

  叶秋压低声音,轻轻的说道。

  伴随着叶秋的述说,申空灵眼睛一亮,绝美脸上满是坏坏的笑容。

  “原来大师兄也不是那么古板,也知道变通的嘛,嘻嘻。”

  申空灵崇拜的望着叶秋,暗道大师兄似乎更帅呢。

  “大哥,这样……真的可以?”

  听完叶秋的话后,铁牛挠了挠后脑勺,一脸的呆滞。

  我曹!

  这样也行?

  铁牛脑子是不好使,但他并不笨,他非常清楚,这个计划肯定能成功。

  只是这样一来,不就欺骗了师尊?

  这样真的好?

  “三弟,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其实对彼此都有好处。”

  “难道你想被纳兰炎惩罚?”

  叶秋笑道。

  “这……”

  “行,大哥,我听听了。”

  铁牛犹豫片刻,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这件事。

  毕竟对铁牛而言,这只是一件小事儿。

  虽然这件事要慢着纳兰炎,但说起来,也对纳兰炎没任何坏处。

  “大师兄,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申空灵一脸兴奋,期待的望着叶秋。

  “开始!”

  叶秋点点头。

  ……

  半个时辰以前,潮音洞天。

  绿草如茵之间,有一座整洁而高雅的四合院落。

  古色古香的书房内,茶香袅袅。

  纳兰炎盘腿在蒲团上打坐,心绪却有些不宁,老是无法进入入定状态。

  没办法,纳兰炎虽然修道多年,但说到底,他也是拥有七情六欲的凡人。

  哪怕纳兰炎将太上忘情这一门神通,修炼到了第六层巅峰的境界。

  但只要一日不踏入第七层,那纳兰炎无论多冷漠,在他的内心中,都有干扰他心智的东西。

  虽然这种情绪很少出现,但叶秋这小子,却绝对是其中之一!

  无人知道的是,纳兰炎这些年来,一直渴望将太上忘情修炼到第七层。

  然而准就算闭关数年,纳兰炎虽然修为一直在精进。

  但太上忘情这一门神通,却一直固定在第六层巅峰,再也没了任何进展。

  这样的结果,自然让纳兰炎不甘心,甚至感觉到了烦躁。

  纳兰炎顿时明白,自己道心出现了裂缝,诞生了心魔。

  如果无法踏入第七层,那这个心魔,永远都不会消散!

  可问题是,道门天宗古往今来,无数万年过去了。

  可真正能将太上忘情神通,修炼到第七层的人,却寥寥无几。

  尤其是这三万年来,在道门天宗内,再也没人能踏入第七层。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太上忘情是道门天宗的‘最’高神通。

  但实际上,在这千年内,已经没人修炼太上忘情。

  一个注定无法成功的神通,哪怕成功后很厉害,那又有什么用呢?

  纳兰炎其实已经触碰到了第七层的门槛,那一层屏障,却困扰了他多年。

  一直到遇到申空灵,纳兰炎这才明白,他需要一个机缘。

  或许……透过申空灵的修炼,纳兰炎能得到全新的体悟,从而突破屏障。

  而且申空灵天赋虽不错,但修炼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纳兰炎对申空灵有信心,但纳兰炎对自己没信心!

  因为留给纳兰炎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

  而叶秋的出现,则让纳兰炎如同在绝望中,忽然看到了一抹曙光。

  在叶秋的身上,纳兰炎如同看到了年轻时代的自己。

  而且……叶秋无论天赋、心智,还是方方面面,都非常完美。

  这让纳兰炎,非常的兴奋。

  别看纳兰炎对叶秋态度冷漠,实际上,在纳兰炎的心中,早就已经认可了叶秋这个弟子。

  但问题是,叶秋太过于“桀骜”,这让纳兰炎很恼火。

  为了抹掉叶秋的“戾气”,纳兰炎一怒之下,将温泉的试炼时间,直接从半柱香时间,更改到了一炷香时间。

  可问题是,这都一晃三天过去了,怎么那小子还没出现?

  莫非是自己弄的时间太长,那小子扛不住,晕迷过去了?

  可这都三天三夜了,能晕迷这么久?

  就当纳兰炎有些蛋疼,有种去血色完全看看情况的冲动的时候。

  纳兰炎忽然眉头微皱,整个人化为残影,瞬间出现在潮音洞天的大门口。

  ……

  三天前。

  林天歌去桃花禁地,古琴弹奏一曲,想要撩拨申空灵。

  然而因为叶秋的出现,让林天歌冲动之下,踏入桃花林阵法,最终折扇神器破损,整个人非常狼狈。

  好不容易逃离之后,林天歌却愕然发现,叶秋不但没死在阵法中,反而和他梦中的女神并肩前行,似乎非常亲密的样子。

  而且……在一路上,申空灵说说笑笑,似乎在主动给叶秋献殷勤。

  而叶秋却非常高冷,对女神一副不冷不如的态度。

  这让林天歌越发窝火,感觉到了羞辱。

  长达一年的时间内,林天歌每天傍晚,都会去桃花林的门外逃走古琴,只为博得女神一笑。

  可问题是,整整一年时间,林天歌连和女生和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三年来,从未出现在仙岛的小年轻,他凭什么?

  林天歌身为北海天骄,他来到仙岛三年,对天宗弟子已经非常熟悉。

  但凡是仙岛上,能够叫得出名号的人,林天歌都认识!

  可这叫“申成罡”的小子,他算哪根葱?他凭什么抱得美人归?

  怒火中烧之下,林天歌立刻派出人手,却打听关于叶秋的消息。

  然而就在这时候,林天歌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

  一旦林天歌催动神力,就会感觉浑身无力,浑身剧痛。

  这究竟什么情况?

  林天歌无法理解,也一头雾水,有些茫然。

  最终……林天歌无奈之下,只能去找人帮忙。

  然而这三天来,北海逍遥门中,所有精通医术的长老,都会林天歌的怪病束手无策。

  甚至这些长老,就连林天歌的病,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们也不懂。

  伴随着时间推移,林天歌脾气越来越暴躁,病情也越来越恶化。

  昔日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浊世佳公子林天歌。

  此刻,却被怪病折磨的非常憔悴,奄奄一息。

  这件事,也引起了仙岛很多天宗弟子的同情。

  很多天宗的漂亮女弟子,纷纷来看望林天歌。

  然而她们见到林天歌之后,都会神情不自然,支支吾吾,然后很快找理由离开。

  如果一个两个女弟子这样,那也就罢了。

  可问题是,就连和林天歌发生过超越友谊的关系,对他非常迷恋的几个漂亮师姐,居然预热弃之而去。

  林天歌顿时怒了!

  本公子不就是得了怪病,暂时颜值下降,你们这些‘jian’人,至于这样对我吗?

  都是一群颜值狗!

  ‘jian’人!

  本公子病好了,看本公子怎么羞辱你们,哼!

  生气归生气,但林天歌却没气糊涂,他非常清楚,自己这病不能继续拖了。

  否则,一旦颜值真没了,那林天歌最大的优势也就没了。

  这样的结果,林天歌无法接受!

  好在这时候,一个漂亮的女人,半夜来看望了林天歌。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仙岛之中,非常有权势的——吕长老!

  吕长老为人强势,暗中扶持了十大弟子势力之一的屠堂,背景非常深厚,在仙岛也算是实权人物。

  如果能巴结上吕长老,这对任何弟子而言,都无异于少奋斗至少两百年!

  然而对于吕长老这个老女人,林天歌却不敢撩拨。

  每一次,只要远远看到吕长老,林天歌都会掉头就走。

  因为林天歌很清楚,吕长老居心不良,想要收了他。

  开玩笑!

  本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怎么可能被人收了?

  再说了,本公子如此年轻,未来人生还很漫长,怎么能够在一棵树上面吊死?

  先不说林天歌早晚要回归北海逍遥门,不可能长时间留在仙岛。

  所以……林天歌对天宗女弟子的态度,也就是玩玩而已。

  仅此而已!

  当然,如果撩到申空灵,从而搭上圣女申若兰这颗大树,那也不错。

  吕长老如此强势,如果和她发生感情纠葛,吃亏的肯定是林天歌。

  这买卖不划算,林天歌自然不可以。

  而最为重要的是,吕长老化妆太浓,粉底非常的厚。

  类似这样的老女人,林天歌是有经验,他知道一旦卸了妆,这种女人的素颜……肯定不咋样。

  林天歌是风流,但和他跨越友谊的女人,那都是美女啊。

  找个老娘们,而且可能是丑鬼,性格还那么强势,关键林天歌还弄不到对方,这算什么事儿?

  但这一次,林天歌久病缠身,已经痛不欲生,都没法走路了,只能躺在塌上,静静的等死。

  所以……对于吕长老的降临,林天歌也无力阻拦。

  林天歌原本以为,吕长老会和其他女人一样,看了自己的憔悴容貌之后,直接掉头就走。

  然而让林天歌意外的是,吕长老不但没走,反而留了下来,亲自照顾自己。

  这不禁让林天歌,忽然有些感动。

  但林天歌却知道,如果自己颜值不恢复,那吕长老对他所做的一切,那也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

  不过……吕长老虽不懂医术,却给林天歌带给了一个惊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