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70章 第70章要是再早生个五百年什么……

第70章 第70章要是再早生个五百年什么……


“单处?”

        安甜迎着单处复杂的目光歪了歪小脑袋。

        单处收回目光,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是真想抽根烟了。

        “没事。先解决了那群黑裙子女鬼再说。……那邪祟自己不会出动,是么?”

        “女鬼的记忆是这样。她们都是抓了年轻男人的魂,每隔一段间就送到那小村子去。”安甜思考了一下就跟单处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黑裙子女鬼们就不是一次两次作恶了。傅简那一次也是她们。”

        她本以为黑裙子就那么一条,傅简撞上了是个案,    算他倒霉。没想到背还有这么一个邪祟在隐藏。

        不管是为了正,    为了保护多的普通人,    她都觉得,应该把邪祟全给灭了。

        虽然也是邪祟,不僵尸对这些邪恶的邪祟一点都不手软。

        单处沉『吟』。

        能使唤这么多女鬼的邪祟,    应该不是普通善类。

        普通的师应该不是邪祟的对手。

        他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组团去收拾那女鬼。

        “先去抓黑裙子。”

        他开车,快就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这地方已经距离市内远了,算是在市郊,就在一条长长的穿行整个城市的内河外一片暂停开发的水上项目里。

        这项目这两年没有再开发,    也关了门不营业,    因此平常没有多少人来,里面除了一些还存在着的锈迹斑驳的水上滑梯,还有一些小船没有其他的东西。

        等车开到门口,他们下了车,    单处看了看被大大的铁锁牢牢锁上的园区大门,透大门的栏杆往里面又看了两眼,正沉『吟』的候,    安甜已经红着脸,    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在大门的铁栏杆上。

        她轻轻一扯。

        刺耳的声音里,铁栏杆被扯开了一个能容人挤去的空隙。

        小姑娘绰绰有余地钻去,站在大门里面看外面的单处。

        单处看着这大大的空隙,    陷入了沉思。

        “等咱们出来,我,我再把还原。”安甜怯生生地拧着手指,不好意思地说道。

        单处默默点头。

        “干得好。”他还在想是不是要从大门上翻去,没想到安甜就已经把门给扯出空隙,挺好的,省劲了,还方便。

        他从来不是拘泥的『性』格,也从这方便的空隙来,两个人继续往园区里面走。

        从林小姐家里出来就已经是黄昏,开车到了市郊,『色』就不是亮堂,也不是单处的错觉,这片地方安静得没有半点动静,似乎『色』也比别处加昏暗。

        他双手『插』着警服裤袋走在前面,安甜默默跟在他的身,探头探脑好奇地看这个水上项目,她对那些水上滑梯,水上娱乐还是感兴趣的,以前没玩。

        人满为患的水上游戏不适合社恐的安甜。

        不不代表她不感兴趣。

        频频四顾,直到走到最深处,影影绰绰,她才开始看见黑『色』的游『荡』的人影。

        这候还没有黑,大概还不是黑裙子们“工作”的候,因此这些人影都汇聚在这个项目的各处,感觉到单处的活人的气息,几道黑『色』的人影慢慢漂浮来。

        单处沉着脸,掌心/雷蓄势待发。

        顺便,他就跟安甜说道,“要麻烦你了,安安。”

        “哈?”

        “别让她们跑了。”

        单处盯着飞快接近,『露』出狰狞的黑裙子女鬼,轻声说道。

        这样大型的抓捕,涉及黑裙子众多,如果没有安甜前,他是一定要聚集整个警局的量一起出动的。

        因为虽然师能抓鬼,可要把这么多的邪祟一网打尽,那不仅需要封锁阵法,而且还需要同抓捕免得邪祟隐藏逃离。

        不当安甜加入警局,单处就没有那么多需要调度人手的麻烦。

        他信任地没有再多对安甜说什么,冲着扑到自己面前尖锐尖叫的黑裙子就是一掌心/雷。

        黑裙子嚎叫着被拍得烟消云散。

        渣渣都没留下。

        可见单处动了真火。

        毕竟,想想这群黑裙子不知道已经伤害了多少无辜的人,真是会让人非常愤怒。

        安甜在黑裙子被拍得一点渣都没剩下里也没可惜,喉咙里翻滚出一声低沉的吼声,黑『色』的煞气顿翻涌,横扫四面八方。

        眨眼间凶横的煞气就把整片地方全都覆盖。

        两只森獠牙微微龇出,压在小姑娘红润的嘴唇上,她伸出尖锐僵硬的手,转眼就消失在了黑『色』的煞气里。

        煞气里快就传来了一声声模糊又刺耳的尖叫,还有沉闷的撕裂身体的声音。

        单处冷着脸才抽散了四五只黑裙子,再抬头,就只能看见一只单薄的小身影在煞气中若隐若现,以肉眼都无法触及的速度到处蹦跶……没多久,脸『色』泛起青的小姑娘满手是血地从煞气中走出来,把一张缚鬼符乖乖地递给单处。

        单处往里面一看……七八只。

        他深深地看了安甜一眼。

        僵尸伪装自己没有看见他的眼神。

        就……『摸』尸出来的陪葬品是不可能充公的。

        永远都不可能的。

        她珍惜地『摸』了『摸』背上那圆滚滚全都是收获的背包。

        “一只都没有了?”单处对僵尸们一爱护,对她的小心思给予最大的宽容,笑了笑,看僵尸煞气在消散,就对安甜问道。

        “没了。竟然还有一只聪明,知道躲在船底……”聪明是聪明,只是可惜的是,在水中屏蔽僵尸的感应对付的是普通僵。

        作为超凶的一只,她的煞气蔓延不是被水流就能隔断,她直接去就把那只女鬼给从船底捞出来拧了脑袋。

        安甜一边收好煞气,无边煞气顺便卷走了这里因为黑裙子的存在非常多的鬼气与孽气,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总觉得煞气里吞噬了这么多邪祟的孽气,她滋润了。

        难道吸收孽气,还能充当僵尸的化妆品?

        省钱了。

        省保养的钱了。

        小姑娘偷偷满意了起来。

        “那走吧。”单处就跟安甜说道。

        看见安甜獠牙新藏好,看起来也人模人样了,单处就跟她一起离开了这个项目,顺便有公德地把扯出大口子的大门恢复原状。

        他急着先处理这批黑裙子,好好搜魂查看还有没有关于他们背那邪祟的内情,那这加班的事就是其他人的事了。

        可怜王警官正好在警局,被单处抓了壮丁,痛苦地跟单处一起去加班,安甜虽然想陪着加班,不单处没答应。

        今安甜干了一累活,总不能还让她加班加点。

        虽然单处黑心,可也是一个体贴的领导。

        他让安甜回去休息,安甜正好回家把这一次的陪葬品都给拿出来。

        可蹲在家里默默地清点了一下陪葬品,安甜就不得不郁闷地发现,自己这些陪葬品似乎都是一些普通货……她哥的陪葬品都是古董,从青铜器到瓷器书画,甚至金银珠宝,看起来就有格调。

        可安甜的陪葬品就马马虎虎……难道是现在的邪祟不行?

        安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生得晚了啊!

        要是再早生个五百年什么的,那她现在还不富死啊。

        那她也能躺着宅了。

        幽怨地把可怜简陋的陪葬品们都收好,安甜就跟给自己做饭的吴威一起吃了饭。她正吃着饭的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柔和,还有一点耳熟地问道,“请问是安小姐的电话么?”

        这声音微妙地耳熟,安甜努地想了想,一下子就想到,这不是前钱的电话么。

        就是因为要陪她去找她闺女钱梦,她才会发现吴威这个被邪祟抽骨扒皮的小可怜。

        正巧吴威正坐在她的身边给她夹菜,安甜就看了他一眼。

        “钱?”安甜虚弱地问道。

        难道售没有结清?

        不能啊。

        钱家已经打钱了。

        “安小姐,是这样……”钱似乎也有一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可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年轻女『性』的哭声,她沉默了一会儿,就对安甜压抑地问道,“我想问问安小姐,就是我家小梦……她想要再见一眼吴威,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

        这话让安甜疑『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钱小姐想找吴威?您知道……吴威已经世了吧?”

        “是。可吴威虽然世了,他不是,不是成了鬼么。”钱的声音艰涩,显然也郁闷。

        安甜就默默地看坐在自己对面的邪祟。

        邪祟疯狂摇头。

        “人鬼殊途,为什么还想见他呢?”吴威自己不愿意,安甜就不会勉强他去做什么,对钱说道,“抱歉,我也无能为。”

        “既然这样,那我是我打搅安小姐了。”意外的是,虽然安甜拒绝了,钱却像是松了一口气,仿佛她本来也不想让这件事办成。

        安甜放下电话就对捂着额头头疼的吴威问道,“你真的不想见钱小姐么?看起来她对你还有感情。”

        非要见到吴威,那肯定是还有感情的。

        吴威嘴角抽搐地跟她说道,“跟钱小姐谈恋爱的真不是我。”

        是披着他人皮哄骗她的邪祟。

        她一开始交往的对象就不是他。

        “这件事当我已经跟她在警局解释清楚。可她……”吴威迟疑了一下对安甜说道,“不相信。”

        钱小姐宁愿相信,她一开始是和真正的他在交往,而那个只图她命的邪祟是来占据了自己的爱人,他们间曾经本来是有真感情的,也不愿意相信,从一开始和她交往,从没有一点爱她的就是那只邪祟。

        吴威愁死了。

        他理解这位钱小姐的心情,也知道她遇到邪祟值得同情。

        可他也是可怜鬼。

        人鬼殊途,放彼此不好么?


  (https://www.biqugeu.net/84666_84666626/430630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