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还没等安甜使出小拳头翻个脸,傅简忍无可忍,一下子站起来。

        “安甜是我带来的。”他冷冷地说道。

        虽然家世优越,可他一向都是很礼貌的孩子,从来不在别人的面前仗着家世颐指气使。

        可石爸爸刚刚的话太可气了。

        这种看不起安甜,指责安甜被石妈妈收买,和她沆瀣一气做戏诬陷别人是几个意思?

        “小简,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事。”安甜看了几眼叽叽歪歪的石爸爸,懒得应付他,就对石妈妈慢吞吞地说道,“这老太太既然说没干坏事,那也没关系。我就收钱……”

        “收什么钱?你想收什么钱?”说起“钱”,那老太太顿时气势汹汹起来,指着安甜就大声叫道,“骗钱骗到我家里来了你!好啊,你宁愿把钱给外人,也不给家里人是不是?!”

        她抓着偏心自己的儿子,顿时就有底气了,就冲着石妈妈大声喊叫说道,“你就是这么不当人,你儿子才有报应的!这么吝啬,还陷害婆婆,你这么坏,你儿子能好的了么?!”

        她直到现在还一口一个“报应”。

        石妈妈刚刚看见那只破破烂烂的恐怖女鬼,想想儿子差点就被害死,哪儿还受得了,扑过去就跟婆婆扭打。

        石爸爸想把她扯开,顿时挨了两耳光,被打得晕头转向。

        安甜就默默地看着。

        这可比在地宫看的《十年媳妇八年婆婆》真实好看多了。

        关键是免费。

        不花钱,僵尸最喜欢了。

        “真是太过分了。”傅简之前也知道石磊家里的事,毕竟是好朋友么。

        听以前石磊抱怨,说这老太太因为大儿子现在在城里成功了,就一直想要“共富贵”,把乡下不成器的小儿子一家也带进城里来生活,让大儿子一家养活他们。

        因为这件事,石妈妈根本就不同意,只同意给婆婆养老,拒绝顺便养好吃懒做,只想趴在他们身上吸血的小叔子一家。

        那一家人口口声声“反正大哥有钱”,给找了工作都不肯去,还偷拿石磊收在卧室里的压岁钱,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事。

        是人品问题。

        因为这,石家一直都冲突不断。

        石爸爸听老娘的话想接弟弟一家进城他来养,反正他家不差钱。

        石妈妈拒绝。

        她也是职业女性,赚得和丈夫相差无几,也不需要看丈夫的脸色忍气吞声。

        可谁也没有想到,这老太太竟然坏到因为儿媳不答应接自己的小儿子来生活,就祸害自己的亲孙子。

        想想进门的时候听到的那些话,傅简心里就猜到了。

        石妈妈不答应小叔子一家来共富贵,所以这石老太就吹灭了石磊肩头火。

        石磊之前一直都疑神疑鬼,看起来像是精神不太好,她就可以借口“旺旺阳气”,把小儿子一家给接进来。

        还是以帮助石磊的恩人的名义。

        这“大恩”,以后石磊也得被他们吸血。

        傅简气得不行。

        安甜却就津津有味地看着石妈妈放开了石老太,专注地骑在石爸爸的身上左右开弓给他耳光。

        打得好!

        多打几下。

        打得再响亮些!

        僵尸不嫌事大,偷偷捏着小拳头给石妈妈鼓劲儿。

        虽然这房子里光线刺眼,让她也经受很多考验,可看人挨打真的挺好看的。

        “你不觉得这太可恶了么?”傅简就低声跟瞪圆了眼睛紧紧看着这混乱一幕的安甜愤慨地说道,“世界上这么会有这样可怕的老太太!”

        “那还有把女儿嫁给傻子的亲爸妈呢。”安甜顺嘴不在意地说道。

        英俊的大男生愣了一下,沉默了。

        前傻子觉得安安这是在内涵自己。

        “谁也别想打我妈!”石磊人高马大的,看见石老太还想扑到自己妈妈身上去,上前就把老太太给抓住了。

        他是亲身经历过那一切的,因此,格外相信安甜。

        想想他那么孝顺她,石老太却只想让自己当垫脚石,石磊能受得了么。

        他一只手辖制住石老太,一只手就摁住了他老爸不让他欺负自己母亲。石妈妈趁着这时候又给了丈夫两耳光。

        “杀人了!”石老太尖叫起来。

        安甜收拾收拾准备走了。

        “你不收费了?”傅简急忙说道。

        “没事。吃了我的以后给我吐出来。二十万不愿意给,我出了这个门,下次过来让他给我双倍。”安甜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两枚黄纸护身符,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就塞给扶着妈妈站在边上恨恨瞪着石老太的石磊说道,“你一张,阿姨一张。对了,他们去哪儿你就跟着去哪儿。懂了么?”

        社恐不爱讲价。

        社恐就喜欢有人哭着喊着把钱双手捧给她。

        石老太既然说她胡说八道,说她搞封建迷信,那她就不跟她斗嘴了。

        吹亲孙子的肩头火,还赖僵尸的账是吧?

        别后悔就行。

        石磊愣了一下,捏着护身符好半天,突然想到什么眼睛微微一亮,抓紧了护身符又塞给石妈妈一张。

        “不行,说好了的费用,我不能不给。”石妈妈坚决不肯赖账,拿了手机就要给安甜转账。

        石磊急忙拉住她,没让她打钱,看见傅简和安甜一起出去。

        他把护身符收在衣袋里,对皱眉的石妈妈说道,“过两天一起给。”

        这话让石妈妈一头雾水,还是想不明白,可石磊却已经坐在客厅里,对满地打滚儿哭着喊儿媳孙子不孝的石老太视而不见,要求吃饭。

        看他心里有数,石妈妈虽然还是疑惑,还是忙着给儿子做饭去了。

        傅简跟安甜从石家出来,回了车子里,脸色铁青。

        “安安,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被人这么欺负。”

        “没事。我收费的。”

        安甜宽容地说道。

        她坐进车里,往角落里塞了塞,想到傅简之前价值三百万,就多解释两句说道,“之前石磊和你看到公交车上有人招手……目标本应该是他才对。”

        石老太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吹灭了石磊肩膀上的阳气,所以才会很容易被邪祟盯上。

        之前傅简和他遇到午夜公交车,石磊又是第一个浑浑噩噩上了车的那个,都是说明其实撞鬼的是他,而傅简是被殃及池鱼。

        不过傅简做朋友有义气,在车上救了石磊,之后石磊因为担心朋友一直留在傅家,傅家……安甜想了想傅家的那些风水还有防护的东西,那都是邪祟没有办法进入傅家的原因。

        所以,石磊在傅家的时候是受到了保护的。

        直到傅简清醒恢复,他离开傅家回到自己的家里,这一次失去了保护,就被邪祟找上门。

        安甜抓了这一只浴缸女鬼。

        不过石家没给钱,石磊肩膀上阳火还是很虚弱。

        安甜就看了看天色。

        闹了这么一出戏,时间已经很晚。

        不过她不觉得累。

        晚上其实才是她主场。

        “那石磊不会有危险吧。”傅简不安地问道。

        “有护身符,没事。”石老太既然特别想让孙子见鬼,那安甜就想,应该也让她尝尝那是什么滋味儿。

        顺便再来找她回头的时候……她还能再收获一只厉鬼。

        僵尸一下子为自己这经营头脑镇住了。

        “那就好。”石家今天太气人了,傅简想想石老太那撒泼打滚儿的样子就觉得生气。

        既然安甜说没事,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和安甜一起回了傅家。

        他们回到傅家就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因为要招待安甜,傅二叔亲自下厨给安甜做了自己最拿手的毛血旺。

        安甜惊为天人!

        她吃得小脑袋埋进了盆里。

        其他的都失宠。

        只有毛血旺被这个吃得眼睛亮晶晶的小姑娘包圆儿了。

        “好吃!这鸭血特别好吃。”安甜用刮目相看的目光看着傅二叔。

        在这一刻,能把鸭血给做得这么好吃的傅二叔是她眼里最英俊的男人!

        比傅总……

        傅总超有钱。

        比起来那还是傅总更英俊一点。

        “喜欢么?喜欢就常来。想吃什么,就给叔叔打电话,我让小简去接你。”

        傅二叔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对自己的手艺格外捧场的小姑娘。

        “那怎么行。”虽然傅二叔做饭好吃,可人情往来有点沉重,安甜吃饱了,紧张地挤出一个笑容,还是道谢说道,“谢谢您的心意。”

        她偷偷摸了摸自己没有什么起伏的小肚子,觉得傅二叔看自己的目光虽然慈爱,可就是有点奇奇怪怪的。

        傅二婶也坐在她的对面对她慈爱地笑。

        在这样热情的笑容里,僵尸的社恐发作了。

        “那我还是告辞了。谢谢款待。”

        这种慈爱的,期待的目光,隐约有点像茅山派长老们期待她去相亲……选择合作伙伴的目光。

        僵尸打了一个寒颤,觉得活人有点可怕了。

        “那小简送送安安。”傅二婶热情地说道,“这才几点啊,到家了,可以上楼喝杯咖啡的哦。”

        傅简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也打了一个寒颤。

        “我送吧。”就算是觊觎人家小姑娘,可把人家吓成这样太不像话,丢人!

        傅天泽冷眼旁观,看见安甜僵硬地双拐着往外走,站起来冷淡地说道。

        “小简还得静养,别累着他。在家休息吧。……去多喝点热水。”

        他这么横空出世,傅二叔和傅二婶目光惆怅地看着他。

        他们就是想给儿子创造个机会。

        要不要在这时候心疼弟弟啊?

        ……这是自己找不着对象,就连弟弟的脱单之路也要横插一杠灭掉希望的节奏么?


  (https://www.biqugeu.net/84666_84666626/432853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