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52章 没完的玉碟

第52章 没完的玉碟


五角大厅之内,  所有人都能听到自己心脏那紧张到甚至要现在就冲出喉咙口的疯狂跳动。

        但……不得不说,还是a+及以上区域的人们最冷静——他们或多或少因为需要隐藏身份,和亲朋好友都没有选择坐在一起,  也不好暴露自己的声线或是说话风格,所以心内再是惊涛骇浪  ,  外表都保持了沉默和冷静。

        但并没有这个隐藏身份需求的其余四个区,立刻就呼朋引伴小声讨论了起来,不过很快,无论是正襟危坐然后心里正在疯狂计算的,还是正在和熟识的人小声嘀咕的,  都默默安静了下来。

        因为中间的讲演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穿着道袍,颇有些仙风道骨意味的身影。

        贺归虚。

        那位在苏明彰身边学习,  叫苏明彰老师,  黛玉自觉打不过的年轻人。

        许是骤然经历变故的缘故,  今日黛玉所见的贺归虚,  比之于黛玉印象里的那一位又成熟了一些,在没有了苏明彰威压的情况下,贺归虚竟也展现出了非常强大的神秘学力量——

        集中体现于他朝着“a+及以上”区看了一眼,黛玉的心跳都多跳了两下,  她赶紧默念了两句《碧游经》中的口诀,这才稳住了自己不正常的身体指标,稳住之后,  她再细细听去,  发现身边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局促了一些,超自然力量的含量也顿时飙升。

        等所有“a+及以上”的神秘学强者都稳住了自己的生命体征之后,再看向那位贺归虚的眼神,  比之于刚才,自然说了三分戒备与畏惧。

        这就是贺归虚震慑的目标达成了,他低低笑了一下,随即换了一副非常扑克的官方脸,沉声道:“会标各位应该是都看到了,我便不说什么废话了。家师苏明彰,确已作古。”

        参会诸人看到了会标,对这件事虽然有了预计,但如今得了更进一步的明确确认,每个人的心头都是咯噔的一下,但刚才贺归虚那一阵超自然力量镇压了在场所有嘈杂到底不是多余动作,碍于其威势,整个会议厅倒仍然保持着静谧。

        贺归虚便继续:“此次请诸位前来,确实是为了和诸位讨论人类神秘学到底要走向何方。但在讨论之前,还有一件事需通报诸位——家师临死时,给各国玄学学院的负责人都发过了一封邮件。邮件的标题为:成神之路。”

        然后五角大厅里,非学院高层的所有人都将目光刷刷地投了过去,其中震撼,懵逼,“你特么怎么不早说”的各种情绪都非常的丰富。

        各学院高层暂时没空去理会另外四区的情绪,他们只是把疑惑的目光投向最中间的苏明彰,疯狂用眼神质问——这是可以说的吗?这是可以当着所有a+及以上,军政各方要员的面说的吗?

        贺归虚并没有理会他们的疑问,只低头,在自己的光脑里操作了一下,才说:“诸位也不用着急,刚才,诸位进来时我让工作人员收集过了诸位的私人邮箱,现在,通过加密途径,我把家师临死时发送的那份邮件也抄送给了诸位。第一个压缩包的解密手段并不复杂,我想以诸位的本事,解开压缩包并不是难事。”

        就贺归虚那么一按的功夫,所有人的光脑又是一震,一封邮件安静地躺在了他们的收件箱里。

        当是时,会议室内有按捺不住现在就要去解压看看成神之路到底是什么的,也有耐心十足什么也没干等着下文的,但仍然没有什么人出声打破会议厅内的安静。

        这很符合贺归虚的要求,他嘴角冷淡地勾了勾,随即又在光脑上点了点,破译解压之后的文件直接被投屏在了五角大厅上:“为了节省时间,我就不等各位破译了,第一个压缩包里的东西就是这个。”

        ——非常简单的一个祭祀的流程。

        “我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也很疑惑,因为它不属于以往我们知道的任何道门佛门阴阳术降头术魔术请神术,我不理解这个东西和成神有什么关联。”贺归虚道,“但当我真正举办了这样一次祭祀之后,我真正沟通了神灵,被神灵赐予了强大的力量。”

        “力量”一词说完,贺归虚身上便是微微的一阵颤动。

        一股苍莽而浩瀚的力量立刻充满了整个五角大厅,那确实不同于任何人类已知的超自然力量,其中强大神秘难以一一尽述,但在苍莽浩瀚,强大神秘之外,也透露着一股子……贺归虚并不能彻底掌控的虚浮和疯狂。

        即便感受不到力量本身的特别,看贺归虚收回那份力量的吃力程度,也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到这时,贺归虚才继续开口:“这到底是一条怎样的道路,我想,诸位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要不要走向这一条道路,我也不好代诸位评判。但我唯一可以给诸位透露的信息是,家师正是因此而死。”

        整个会议厅的气氛又一次凝固。

        “我说不清家师到底做了什么,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这条路并不是什么康庄大道,其中凶险疯狂尤胜传统道路。”贺归虚开口,“此外,一接受了这种力量的灌输,从此所有传统的道路都因此关门。最后,我再给诸位一句忠告,在彻底掌握了第一个仪式得到的力量之前,绝对不能碰第二个,否则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贺归虚终于闭嘴,而诸国政要及神秘学强者再也按捺不住,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起来。

        宝钗也在拉着黛玉传音,但她却没有关心这什么成神之路,她只问:“这和你那次在裂缝中的所见,到底有没有关系?”

        黛玉咬了咬牙,回答:“我不确定……”她顿了顿,补了一句,“但我确实从裂缝中得到了一个宝贝,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宝贝。”

        “然后你把宝贝交给了……”宝钗一挑眉,示意了一下台上,“嗯?老师?”

        黛玉点头:“我如果不交,估计他不会放我离开的。”

        至此,宝钗了然。

        她不再追着黛玉问什么,反而改变了自己的声音,嘶哑尖锐的女声高声问了出来:“贺先生,我有一个问题。”

        贺归虚现在还没走,就是有着留下来回答两个无关紧要问题的打算,闻言便道:“什么问题?”

        “贺先生高义,以身试法尝试了成神之路,目前为止,应该没有什么人比您还了解它了。”宝钗淡定地捧了贺归虚一句,完了才道,“如果要贺先生为这条道路取一个类似于道门佛门阴阳术蛊术之类的名字,贺先生会取什么?”

        贺归虚没有想到竟然会被问这个,他沉默了一下,倒也没有拒绝回答:“外道。”

        “外道?”宝钗追问,“为什么叫外道?”

        贺归虚:……因为我不能叫它邪魔:)

        但这个回答是不方便宣之于口的,他只淡淡道:“假于外物,不靠自身锻炼容纳,而是靠神明垂怜赐予,当然要称之为外道。”

        宝钗了然:“明白了,谢谢贺先生解惑。”

        黛玉也明白了,她戴在面具之下的嘴角微微翘起,并没有当众再问什么的想法,直接眼观鼻鼻观心了起来。

        而后,a+及以上区的各国神秘学强者们又都问过一些问题,贺归虚回答了一些,但对大部分问题却都只摇头,没有人知道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会议很快就在贺归虚那“无可奉告”和“不知道呀”的摆烂之下结束。

        至于“苏明彰陨落”之后人类的神秘学格局会发生什么变动,在这位巅峰没有了之后要用什么样的办法震慑住周边诸族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还有苏明彰死前发出去的“成神之路”到底值得走不值得走……那都不是一个会议能研究出来的问题了。

        撤离的路线和来时一模一样,无论是飞车还是飞船都仍然一副绝对保密的样子,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知道了苏明彰已经去世之后,再看他遗留下来的势力,明面上固然没有什么变化,暗里却让人很难再升起什么保密之心。

        黛玉跟着玄学学院大流回了学院,虽然她还想去前线看看星兽的撤退是不是真撤退,但一干人等回来之后玄学学院就戒严了,高层们礼貌但决绝地告诉她局势复杂,如果不是哪个入口眼看着就要被攻破了,最好不要再出门。

        宝钗想回军校继续上课也被拒绝了。

        她二人就只能大眼瞪小眼地被困在学院里,虽然也和学院中数量不多的a级有过一些交流,但也都因为信息困境,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压抑的生活过了没两天,黛玉的潇湘馆外,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贺归虚。

        还是不按门铃不打招呼直接就到了潇湘馆门口,完了用精神力给黛玉传音的那种到访风格。

        黛玉吓得正在修炼的碧游经险些都岔了气,匆忙收了功走出去见客,未及作为一个主人好好质问一下这不速之客到底要弄啥嘞,不速之客先张嘴就是一句:“林小姐,造化玉碟可是回到了你手里?”

        黛玉:???

        你们有完没完啊(╯‵□′)╯︵┻━┻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0788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