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50章 必然的胜利

第50章 必然的胜利


作为国内两大敢于公开自己掌握了神秘学的组织之一,水溶其实非常好奇学院会派什么人到前线来。

        但是……林黛玉?!

        有没有搞错(╯‵□′)╯︵┻━┻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她进入神秘学领域应该不足两个月吧!她今年应该就十六岁吧!所以学院的人才凋零到这个地步了吗?你们就没有一个正经的a级了吗?现在已经要雇佣童工了?

        但,现在就不得不提一个小小的问题了。

        你,犯得着,这么激动么?

        水溶:emmmmm……

        其实原本犯不着,他并没有必要在意学院派什么人前来,即便是林黛玉又如何,学院能派她来那至少代表了她有这个实力,退一步说即便她实力不行,牺牲的也是她自己,与水溶无关。

        带累整个防线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即便整个防线崩溃了,小皇帝已经给了水溶足以保命的宝物,也早早给水溶说明了此次他就是单单纯纯来镀个金,能防守住第二入口固然很好,即便守不住也不会让他背锅,让他保全自身为要,那水溶还有什么好怕的,见势不好跑就完了。

        只是……

        现在,看着黛玉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北静王心里非常的咯噔。

        他觉得黛玉好像认得他。

        可他和黛玉唯一一次见面是那天晚上他受命去试探她身上到底有没有皇室想要的那枚花瓣。

        但新老两位皇帝都和他反反复复保证过林黛玉那天晚上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操纵那株似兰非兰的植物的能力——开什么玩笑!刚刚在军总部吃过药就马不停蹄到了帝都星,连神秘学是什么玩意儿都还没有搞明白,就这都能操控那株近似于神秘生物的东西吗?这是什么见鬼的老天爷在胃里种水稻!

        但是黛玉那个眼神明明……

        水溶慌了。

        水溶伸出手和黛玉礼节性握一握的时候小心脏都快跳出喉咙口了。

        不过万幸,黛玉并没有说出什么让水溶精神更紧绷的话来,她和水溶打完了招呼之后就去找奥秘诺夫了,但今日的奥秘诺夫神情非常紧张,对黛玉只勉强露出了个笑容,黛玉也不生气,只把目光也投了过去。

        密密麻麻且奇形怪状的生物充满了整个视野,太空里很安静,但黛玉的精神海能接收到了来自前方的各种嘈杂万分的狂暴精神力,这对她并没有什么影响,无非是本应该清静的耳根子多了一点子聒噪,但转头看一看精神力评级不如她的其余军官甚至士兵,一时间竟然理解了太空战争最难的到底是什么。

        ——黛玉其实一直不理解为什么a级机甲只有精神力评级是a的人才能开,作为林如海和贾敏的掌上明珠,她今天背一点指令明天背一点操作,小小年纪就能靠着操作各种按钮和拉杆来操作机甲,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自己精神力评级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并且自然而然地认为只要背会了各种操作指令,哪怕是没有精神力评级的人也可以开机甲啊。

        但真的到了太空中,真的面对了数量庞大的星兽,它们不需要刻意攻击,光是自然逸散出来的精神力都是这样庞大,于她而言确实可以轻松抵御,但对于精神力评级并不高的士兵而言,需要的是多坚定的意志才能握得稳操纵杆?

        所以a级机甲只能由a级开,因为a级机甲在战场上面对的敌人也必然是a级,交手时a级星兽的精神力攻击只有a级才能抵御得了,但凡精神力稍微跟不上,那都是机甲没事但是人在驾驶舱里已经被精神攻击折腾到脑浆迸裂的结局。

        想到这里,黛玉轻轻叹息了一口气。

        以她的聪明颖悟,很自然地就思考起了下一个问题“如果有什么屏障能避免机甲战士遭受精神攻击,那是不是……”

        念头还没转完,她的散溢于体外的精神力陡然感受到了一点不对头,她当场低声说了一句“不好”,精神力刹那间如同开闸放水一般从体内涌出,刹那间打开了一个以她为圆心,半径七八米的屏障来,拦住了为首的星兽一次恐怖的精神力攻击。

        但那毕竟只有七八米而已。

        七八米屏障之内,是人是鬼都啥事没有,七八米屏障之外,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一个度,再弱一点的甚至身体都有微微的颤抖,这样的精神冲击立刻引起了第二入口本身那神秘学屏障的警觉,那肥皂泡霎时间变得五颜六色,隔绝了外头的腥风血雨。

        神秘学屏障的变化让奥秘诺夫等一干军部高层一阵色变,但他们并没有感受到按常理应该袭来的精神攻击,再一细究,发现竟是黛玉之功,于是每个人眼中都有异色闪过,至于一时间脑子里都过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就没有时间细究了。

        因为那一波神秘学攻击仿佛吹响了什么奇异的号角,远处那早已跃跃欲试,火药桶一般的星兽群仿佛掉进了个引燃的火星子,无分大小的精神力都应和了起来,身体比精神力还要身体力行得多,直接踏空而来,或是挥舞翅膀,或是一阵弹射……各显神通地朝着第二入口袭来。

        不用奥秘诺夫招呼什么,见到这个阵势,已经有无数道流光从第二入口城墙上隐秘的炮□□出,流光在到达星兽群之后爆炸,一阵疯狂的火力覆盖。

        效果拔群。

        ——爆炸余波回馈到了神秘学屏障上,引起了一阵五光十色的波动,余波尚且如此,正处爆炸中信的星兽当时连惨叫都没有就被原地蒸发,也就剩下了身体分外强横的和当场以精神力护住全身的能得以存活。

        而这些,就是热武器无法清理掉,只能由机甲来进行单体击杀的存在了。

        但现在还明显不到时候——刚才的那一拨火力覆盖,覆盖掉的只是最头部的那一群星兽,这样的动作当然激怒了星兽群中相对强大的那一批存在,于是有对应属性的星兽发出了一阵一阵的火焰雷霆甚至是精神攻击,超乎了任何物理学所能想象的方式朝着第二入口攻击而来。

        然后黛玉就感受到了一阵一阵的神秘力量在波动,所有神秘学力量都注入到了那一层“肥皂泡”之上,各类攻击都扑上去,然后悄无声息的消失。

        再接着,黛玉他们落足城墙的下面,各个机甲释放舱都打开了,各种造型的机甲都开动引擎飞了出去,或两两一组,或三五成群,去绞杀那些在火力覆盖之中存活下来的星兽。

        但黛玉知道,这仍然不是神秘学插手的时候——她告诉学院自己想上前线时,学院就说的非常清楚,平时她爱怎么体会战场的气氛就怎么体会,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和军部提,但真到了大战那一天,如果没有出现那种有灵智的星兽,那她就不能出手。

        说白了,她在这儿的作用主要是“压阵”和“以防万一”,倘若有了万一,那才有她出手的机会,倘若没有万一……第二入口即便是破了也没有她出手的份儿,否则就是破坏两族盟约,真要引起了盟约签订者那个层次的注意,高层们争斗的结果如何那说不好,但她作为导火索,绝对讨不了什么好。

        “所以我除了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吗?”学院高层找黛玉介绍情况时,黛玉有问,“那些原本有灵智的星兽可能会伪装成没有灵智的模样混在星兽群里对人类机甲大肆屠杀,我就不能伪装成没有掌握神秘学力量的机甲师?”

        “不能。”这是学院高层的回答,“底线是在有灵智的星兽从普通星兽群里出来,需要你出手阻拦的时候,你不能是从战斗正酣的战团脱离去应付它。”

        黛玉都懵逼了:“凭什么?!”它们可以混进去我们就不行?

        不行。

        因为弱国无外交,因为从最巅峰的战斗力来论人类处于相对弱势。

        “但……当然。”学院高层还说,“我们都是人类,并不希望本事力量做无谓的消耗,我们也没必要那么遵守盟约——如果是那种不容易被发现的插手,你可以做,但千万不要被逮住了小辫子,否则谁也保不住你。”

        说到这里,高层轻轻叹了一口气:“黛玉,你是天生的a级,对神秘学力量的亲和程度世所罕有,给你足够的时间你一定能成为神秘学上的大人物,甚至都可以期待成为苏前辈那样的人。于我们而言,你的什么军功什么贡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活着。从这个角度讲,去前线历练这种事如果不是你强烈要求,我们根本不会同意。”

        然后,是一声近乎于宣誓的:“你要记住,你们这样的天才在,人类的希望才在。”

        人类经历过被外族发现没有顶尖的神秘学强者于是被迫势力缩回地球的年代,如今正在经历因为巅峰战力不如他人所以只能丧权辱国的事情,不说到底有多渴望出一个真正的神秘学强者带领人类走出这猎户座旋臂的偏远地带,但至少绝不想再经历那样的屈辱。

        黛玉能怎么样呢,面对着高层那样希冀的眼光,她只能保证“我一定珍重自身”啊。

        但……真的就什么都做不了么?

        黛玉悄然探出精神力,悄然勾连了她挑选了一会儿,在战斗中略处下风的一架近战机甲的操纵者的精神力,但并没有提醒近战机甲的操控者,而只在疯狂熟悉着这一架机甲的各种数据,这架机甲本就略处下风,再没一会儿和他交手的星兽就是一记避无可避的直刺。

        不夸张的讲,机甲操作者那一瞬间脑海里都已经开始闪生命的走马灯。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机甲动了——以一个可以堪比女孩子跳舞的极端柔韧的弧度,避开了那一记直刺,甚至还以手中的光剑极妙地反手攻击逼它后退,然后在星兽被迫避开的刹那间,机甲操作员脑子里直接响起了一个温和的女声:“你听我的指挥,或者把机甲的掌控权交给我。”

        那位机甲的操作者当场:!!!

        卧槽你是人是鬼啊!怎么把机甲交给你掌控啊!我的训练科目里没包括“见鬼了该咋整”这一项所以我现在该咋办!你你你刚才救了我一命的那是不是至少意味着你对人类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你现在要掌控权毫无疑问是为了我好……

        一阵念头还没有转完,和他纠缠的那只星兽又扑了上来,他下意识地要去操控机甲,然而他发现感应头盔莫名的不好使了,他的所有意识传到感应头盔上都仿佛水流路过溪流中的顽石,没有任何争议地就闪到了一边。

        你说意识流不行了就转按钮和操纵杆?

        这都什么年代了!那么原始的办法早就被抛弃了!哪个正常人开机甲用按钮和操纵杆啊!我不会这个技能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吗?!

        然后,那位驾驶舱中的机甲师,就发现,在那位神秘人手里,机甲怎么比在自己手里还听话?

        ……呜呜呜呜小可爱你清醒一点你的主人是我qaq

        但,这样的悲伤并没有持续多久。

        人类总是能知耻而后勇的,发现了自己不行就学呗,机甲师渐渐开始在脑海里琢磨着如果是自己面对星兽那该如何应对,非常自然地脑补了“精神攻击没有那么强大时如何如何”和“有精神攻击时如何如何”各种版本,然后他发现,那位操纵了自己机甲的神秘大佬是按着“没有精神攻击,反正放开打就完了”版本来的。

        他低低“嘶”了一下,有点搞不懂大佬的想法——怎么可能没有精神攻击呢,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低笑:“看明白了么?还给你?”

        机甲师:嗯?

        不明白!大佬你讲清楚!

        但大佬并没有讲清楚,大佬再没有什么回应,不过好在他怎么也是个久经战阵的机甲师,发现自己恢复了对机甲的掌控权就飞快重新投入战斗,只是刚才机甲的操作都是那种不用考虑星兽精神攻击的豪放风格,带得他现在下意识地就有一些激进,一阵操作猛如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诶嘿?

        这个星兽什么时候停止精神攻击了?

        然后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一道流光险之又险地从他机甲的右臂处擦过,准准地打入了和他缠斗已久的星兽的右眼。

        不夸张的讲,当时那位机甲师的心跳都停止了。

        到这时,他才听到了一声轻笑,伴随着一句:“明白了么?”

        机甲师:……好……好像有点明白了。

        但不需要他做什么回应,那只右眼被爆,现在左眼透露着狂躁和杀意的星兽已经又扑了上来,他立刻操纵机甲应对了上去,然后终于明白了到底是哪里不对——星兽的精神攻击真的消失了。

        他猜测是那位直接把念头灌输到他的脑海里,甚至能短暂操控机甲的那位大佬用特殊的办法保护了他,让他免于被星兽的精神攻击伤害,而一旦加上了这个buff,他原本只能发挥50%的战斗力顿时飚到了100%。

        然后,他发现不只是他,他的战友们战斗力也往上提了许多——比他还多的那种多,简直开始人均神枪手,每一枪的准头都精确得让人落泪。

        再接着,他的感觉和知觉仿佛被放大了——他似乎感受到了和他常年打配合的两个远程机甲的狙击手,仿佛能洞悉那两位狙击手的思想,并且他冥冥之中感觉狙击手仿佛也能知道他的,于是他显然不需要再刻意留出他们的射击缝隙,打得更加激进,而于狙击手而言,更不必要去操心他们会不会误中战友,更加发挥得开。

        一下子就是1+1>2的效果。

        同等级的星兽对上同等级的机甲小队一般来说都是略占上风,因为星兽生于宇宙长于宇宙,不一定会说话但肯定会用精神力,精神攻击一出,生于行星长于行星,不会用精神力也能活得很好的人类最多也就是能稍微防御一下,大多数人类机甲师都只能靠着精神力硬扛,战斗力必然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

        但现在不一样了。

        不知道是高墙上站着的哪位大佬用这种办法非但出手防住了精神攻击,还实现了各小队之间的勾连,直接让整个小队战斗力直接拉满,他们飞快收拾掉了原本只能算势均力敌的星兽,再加入了其他战团。

        战场其实是一个天平,而所谓胜利不过是往天平上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尽可能增加砝码,当己方的重量大于彼方的重量时,胜利来的会非常自然而然。

        现在那一个一个被精神力勾连起来的小队就是加到己方托盘之上的那一个又一个小小的砝码,他们悄然影响着战局,解决了一只又一只的星兽。

        这样的变化自然落到了高墙之上的军部高层们眼里,大多数人其实看得非常一头雾水,除了看出了各小队之间的配合默契了不只一个度之外,根本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

        水溶也看不出来,但他出于男孩子的第六感,以那怀疑的小眼神看向黛玉。

        ……一定和她有关吧?

        我不管我就是知道!

        但黛玉从头到尾都没有把眼神收回来,仿佛一直在关注战况,并没有半点注意力落到水溶身上,只是……水溶又看到了那株似兰非兰的植物。

        比之于之前在卧房看到的那一株,现在的植物看上去小了许多,就悬在黛玉头顶三寸处,枝叶茂密了不少,枝叶上仍有着看上去非常邪异的红血丝,但可能是因为娇小了,不好细看的缘故,看上去倒是没有那么掉san了。

        甚至还莫名可爱。

        才这么想呢,兰科植物那茂密的叶片深处,“咕噜”地一下滚出了两只血红血红的眼睛来,对他不无敌意。

        水溶:大……大意了……

        谁汤姆的说不掉san的,被这两颗眼珠子瞪那么一下,水溶觉得自己脑子都要炸了,还浑身发麻,身上一根小指头都不敢动的那种僵硬。

        但……好在眼珠子并没有想做什么,就像吓唬元春一样,瞪了水溶一眼就慢条斯理地缩回了重重叶片之中,再不见踪影。

        水溶光是恢复都恢复了足足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打个5v5公平竞技游戏都能“翻盘vs被翻盘”好几轮的时间,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在人类悄无声息往自己的托盘上加了许许多多小砝码,而星兽一方基本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战斗力的变化时,基本算是局势已定。

        只是这一战赢得军部的人没有一个不在稀里糊涂,星兽那方目前虽没有暴露出有灵智的存在,但即便有,想来一样输得懵逼兮兮。

        正在水溶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灵魂和身体都稳住了没有原地崩解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次复杂的精神波动。

        这个波动霎时间传满了整片他所能感受到的太空,于是那些还在远处瞪着血红的眼睛等着的星兽也好,在战场上正在和人类机甲厮杀的星兽也罢,感受到这股精神波动,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立刻挥翅膀的扭身体的蹬八足……各显神通地纷纷撤退。

        人类能让他们跑?

        于是除了那种被星兽的利爪抓破的和能源耗尽的,大多数近战机甲都是引擎直接拉满朝着撤退的星兽就冲了过去,远战机甲一边开引擎一边开狙击,争取能开几枪算几枪,一路追杀到了星兽大本营的边缘,才悻悻然返回。

        太空战争里,受能源和补给限制的人类是不可能打得过星兽的,虽然这一路追得势如破竹,但仍然未竟全功。

        但这也是胜利!并且真要算一算星兽和人类双方的损失,那必须是前所未有的大胜!这伤亡简直微乎其微,人间奇迹!

        虽然知道星兽潮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但是这丝毫不耽误士气大涨的士兵们在巨城之内开始狂欢,军官们也兴奋,但相对而言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而是关起门来研究此次稀里糊涂的胜利到底从何而来。

        黛玉其实想过要不要和军部直说今日胜利是她的手笔,但最终决定让他们自行发现,免得自己说了还被他们一通怀疑求证,反而比让他们自行发现来得还麻烦。

        她不爱那些熙熙攘攘的热闹,是以没有参与士兵们的狂欢,军部高层的会议也和她基本没什么关系,军部在研究出来此次胜利到底是因为什么之前基本不会烦她,这就给了她独处的空间。

        她现在站在第二入口的巨大城墙上,看着后勤部在战场遗迹上收拾,太空战场一片漆黑,并没有那苍茫至极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之景,但精神力残余颇多,细细感应之下有慷慨悲歌,也有疯狂肆虐,不独属于人类,那些所谓没有开启灵智的星兽好像也会为族群而难过,诸般想法在脑海里一一闪过,一时间,黛玉竟起来了些不符合这个时代的诗性。

        但无人唱和,她想了想,还是憋住了,低头摆弄着光脑,但看了一圈朋友圈,宝姐姐人很好,云妹妹也很可爱,探春妹妹没有深交但她也是个爽朗的姑娘,但黛玉在她们几人里面划拉来划拉去,还是觉得没劲。

        鬼使神差地,她有点想掏联系杨先生专用铜镜。

        打赢了,有点想找他炫耀。:,,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1066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