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49章 北静王水溶

第49章 北静王水溶


杨戬随便推算一下就知道了苏明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得了造化玉碟这种宝贝,自然是要忍不住去研究领悟,可领悟造化玉碟哪是那么便宜的事,要是完全体的造化玉碟,即便是神性大于人性的先天之灵,看上一个道纹都要缓上三五千年的才能看下一个,固然苏明彰拿到的是残缺版,可那也得看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啊。

        昆仑山镇压的那个裂缝可是九幽!那里面到底埋了个什么玩意儿的邪魔连杨戬都不知道!

        魔性肯定深重,路线必然偏激,若归了杨戬,他什么邪乎东西没见过没拿过,自然无妨,若归了黛玉,她现在虽然是人形,但怎么看怎么有天生灵物的韵味,还是那种修持多年心性平和甚至有些胆小的草木成灵,即便有些凶险,她多半也能及时撤出,大半能逢凶化吉且收获颇多。

        可苏明彰才哪跟哪啊!他怎么敢的直接参悟?多大的自信啊!

        杨戬不懂,他站在密室之外,心里充满了“我本以为你会做充分的准备小心行事,谁成想人类神秘学巅峰竟然这么莽了”的复杂,因这份情绪,他对苏明彰多多少少有点鄙夷,可苏明彰的最后一个动作却是选择把他参悟造化玉碟的所有心得发出去。

        光就这份人之将死时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的心,就足以抵销他之前所有霸道的巧取豪夺和鲁莽的直接参悟的行为了。

        杨戬默默重新收拾了心绪,转过头去,迎接从密室中走出来的苏明彰。

        苏明彰的身体已经快到了极限,走出密室几乎花了他最后的力气,于是站在杨戬面前时甚至还有些颤颤巍巍,但他还是尽可能平稳地把玉质书页递给杨戬。

        他已经不能说话了,打字这种高精度活动自然也不可能完成,只能用一双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杨戬。

        杨戬疑惑地接过了书页,试探道:“我替你保管这个东西,直到人类出现新的神秘学巅峰?”

        苏明彰的表情微微一滞,但他还是点头,努力发出“这样也行”的信号。

        杨戬一看便知道“保管”并不是苏明彰心目中的首要选择了,再想一想,大略能猜到苏明彰的首选项是让自己去做人类神秘学的巅峰。

        但……杨戬早就不是人了,他真要做了这个巅峰再被老对头们知晓,那对人类是好是坏还说不准呢,这个要求他实在没办法答应,不过好在苏明彰呆滞之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倒省得他一番口舌。

        他直接道:“好,我先保管着。你准备一下吧。”

        ——别的就不说了,你可以挑选一个你喜欢的姿势坐化。

        苏明彰显然听懂了。

        他到底是个人物,没有再多纠缠什么,原地盘膝坐了下来,给了杨戬一个“就这样吧”的眼神。

        杨戬再无他话,收起了那张书页,随即伸出手掌,隔空按再了苏明彰头上,之后便是灵光一闪,苏明彰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悲鸣。

        至此,这位人类神秘学的巅峰,气绝身亡。

        英雄末路向来是一件让人感慨的事情,杨戬在他的遗蜕面前站了三分钟,念过玄门的往生咒,之后才手指轻点,一团火球自他手指尖落下,将遗蜕吞没,他才转身离开。

        再过片刻,在太空中一路空间跳跃的黛玉突然感受到自己的空间纽里有动静。

        黛玉在开机甲这种事上早就是老司机了,双手离开方向盘玩会儿光脑简直轻车熟路,非常自然地伸手一摸空间纽,拿出了杨先生给她的铜镜,上头果然是杨先生的消息——

        “

        此次出门事情颇多,我苏醒的力量已基本耗尽,现要继续回去闭关,有事你可铜镜联系。纪元将末,即便闭关也难长久,你我应能在不久之后再会。

        另,因窥视造化玉碟受了反噬,苏明彰现已坐化,造化玉碟失踪,你得空时检查一下造化玉碟是否回去寻你了,若是,好生收着,莫再轻许他人。

        时局纷乱,好自为之。

        ”

        黛玉看得心跳陡然一紧。

        苏前辈就没了?

        这……

        她当然不至于怀疑苏前辈的死是杨先生一手造成——杨先生前脚才答应了自己不会为难苏前辈,以他的身份和人品,怎么也不会干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只是光“窥视”就能把人活活给撑死……

        黛玉蓦地想起自己在地球看到的那位追求了一生的道,但一直是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才触碰到了神秘学大门,却也因此而死的钟青元。

        诚然,钟青元和苏明彰论社会地位那是天差地别,可在“道”的面前,不过是蝼蚁和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想到这里,黛玉长长叹了一口气,竟有点物伤其类。

        至于造化玉碟失踪,可能会回来找自己?

        开什么玩笑!

        黛玉可不觉得自己和这个宝贝有什么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杨先生实在是小心过分。

        黛玉却不知道,于她而言的一笑了之,于整个银河系各大族群之中,却是一场巨大的风波。

        因为,在银河系那些处于繁华之地,玄学发达,强者如云的地方,在他们族内强者聚居的隐秘之处,摆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物件——或者是祭坛,或者是罗盘,或者是阵法,上面流淌着各种神秘的光辉。

        自造化玉碟出世之后,这些祭坛罗盘阵法就摆在了这里,但……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竟然这么有先见之明,自拿到宝物开始就捂得严严实实,半点消息不漏。

        直到前两天。

        阵法显示了星图,祭坛标明了位置,罗盘指明了方向。

        ——猎户座旋臂!

        虽然这个范围仍然非常大但总比银河系好多了呀!

        于是当场,各族有本事的强者们都默默开启了更精细的神秘学寻人模式,没本事的也已悄悄派人到猎户座寻访可能没来得及掩盖的痕迹,整个银河系虽然表面上仍在微有翘曲的大圆盘上平稳运行,但其中都有什么程度的风起云涌,也只有局内人才看得分明了。

        但话说回来,虽因造化玉碟之事,各族大大小小都有变动,但人类所在的不过是猎户座旋臂的偏远地带,“城里”的消息要传到“乡下”终究是要花费点时间,现在黛玉回到了人族领域,来不及考虑什么银河系争霸,光是远远看了一眼密密麻麻朝这边过来的星兽都已经足够让她头疼。

        第二入口守卫军认得黛玉的机甲,自然对她不会有半点阻拦,由得她操纵机甲飞掠而过,一路开到第二军区那巨大的基地处,通过专用的机甲停放舱,经了一路的各种安全检查,黛玉才见到了奥秘诺夫。

        星兽潮来势汹汹,即将兵临城下,奥秘诺夫早已是忙到脚不沾地,每日都在调度军力和资源,这带来的自然是心血的巨大损耗,看上去脸色难免不比之前,但眼眸深处却仿佛燃着一团火,他看到黛玉一句废话也没有,只问任务情况如何。

        黛玉直接把杨先生留给她的空间纽递了出来:“确实是a级星兽,我到了那里的时候已经打完了,不知道是星兽互殴还是和什么人交手,反正只留下了一地星兽的尸体。我想着不能浪费,索性把尸体都带回来了。”——众所周知,机甲是神学和科学的集合体,星兽的尖牙利齿鳞片血液都能用来加强机甲威力,越高级的星兽效果越好。

        奥秘诺夫拿过空间纽来,原本没对这里面的东西报有什么希望,但看到里头那一具又一具残留气息都非常浩瀚,个别的波动还非常超乎想象的星兽,沉默了。

        ……这些东西武装一个团都够了!

        我也想捡这么一回宝贝!

        奥秘诺夫用了好大毅力才把自己的精神力从空间纽里□□,轻咳一声之后才道:“其他时候也就算了,现在确实是大战在即,这批材料对军部来说确实比较必要,我就不多客气了,先收下来应付当前的星兽潮。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些材料都会折合成星币或者贡献点,回头按照你需要的方式支付。”

        “那都是小事,我把东西拿出来就是希望军部能收下的。”黛玉笑了笑,任务交接完了她也不多留了,“我先回去了,如果星兽潮时有需要我效力之处,您再通知我。”

        “好。”奥秘诺夫知道黛玉是一回来就到这儿了,在外奔波那么多天肯定疲累,也不多留,“黛玉你好好休息,星兽潮一旦开始,常规星兽不用你操心,但顶级星兽还是需要你来拦一拦的。另外,皇室那边终于拍板也会派玄学强者前来,回头我安排你们见一见。”

        黛玉微一颔首,随即便出了奥秘诺夫办公室门。

        接下来的日子,于黛玉而言,过得非常平静——她没有接任何的行政事务,既不需要批公文也不需要断案子,早起时拿了杨先生赠的那把剑练上一套,晚间则琢磨《碧游经》运转上几个周天,心情好则四处看看备战时是什么状态,不乐意时便在房间里看两本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潇洒悠游得一批。

        但整个第二入口就潇洒不起来了——一口又一口的大口径热熔离子炮充满了第二入口“城墙”上的每一个枪眼儿;一艘又一艘的军舰开了过来,下来了一队一队看上去神完气足的战士;各种珍稀材料被翻出来堆满后勤备用仓库。

        而从第二入口城墙往外望去,星兽已经越来越多,乌央乌央一片,它们以长在身体各种位置的,或者嗜血或者猩红或者残忍的眼神盯着第二入口,仿佛是已然饥渴了三五个月的人看着烤的喷香的火鸡。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黛玉收到了一条消息,请她到第二入口的城墙上去,说皇室派的神秘学强者刚到,战前训练是没机会了,见个面介绍一下彼此都擅长什么就可以开打了。

        皇室托大,最后一刻才派人过来的行为……黛玉毫不意外地低低一笑,起身出门。

        这是黛玉第一次光明正大·近距离地接触正经战场,心情自然激动,但,当她看清楚了奥秘诺夫介绍的那位所谓“皇室的强者”时,那份“我站上了我爸妈曾经站上的位置”的激动立刻变成了一声哂笑。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

        那现在问题就来了,“你”是谁?

        ——北静王水溶。:,,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10662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