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46章 找回那场子

第46章 找回那场子


黛玉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用脚趾头想那也不可能是什么坏事——平时夜晚打坐时那爱答不理的灵气今日仿佛疯了一般朝着自己的身体灌注,所有窍穴都仿佛是在沙漠中走了三个月没见一滴水的旅人,对着周身那活泼的灵气就是一顿狂吨,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灵气还是自家身体都没有任何要失控的迹象,整得黛玉好像也有点无所事事,只看着全身细胞都非常自然地开启着自动化。

        许久。

        再是在沙漠里饥渴到了极致的旅人对水的渴望也是有限度的,当黛玉浑身上下再没有一处不充满着灵气,她便能相对自如地调用那些灵气,尝试容纳于丹田,进一步压缩,灵气的压缩造成的光影效果五光十色,在光芒灿烂的最中间,有一枚丹丸悄然形成,从零到一最难,当一形成之后,壮大反而成了非常简单的事情。

        但黛玉这分钟根本注意不到丹丸——她的意识仅仅支撑到了丹丸形成,随即便是一个恍惚,再凝目则是不着地也不接天的空茫,她透过重重云层往上看,能看到威严高妙的殿堂,能看到影影绰绰的一个人形。

        人形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于是也微微垂首,透过重重云层往下看。

        只一眼。

        对了那么一个眼神,一瞬间黛玉脑海里就是陡然“轰”地一下,海量的信息比旧光脑拷到新光脑时的数据流还要夸张地流入她的大脑,她的层次甚至都没有办法理解这到底是一种怎样恐怖的信息灌输方式,她裸露的皮肤上甚至开始显现出玄奥之极的道纹,其中明明灭灭,意蕴万千。

        这样的信息流按理说是能将黛玉直接撑爆再无后话,黛玉也在眨眼之间就感受到了脑海的疼痛,但这样的疼痛才持续了没有三秒,那洪流一般的信息流便在脑海里找到了可以宣泄之处,于是它们滔滔流向黛玉的潜意识海洋,这样的变化不过片刻,黛玉的脑海便偃旗息鼓,无事发生,就留下了一句仿佛吟唱一般的,充满智慧的叹息:“你有因果未了。”

        “我有因果未了?”黛玉喃喃,还没有明白这指的是什么,就已经是眼前一黑,软软地倒了下来。

        昏迷之中,黛玉迷迷糊糊地又一次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在一条五光十色的灵河之畔,根系扎在灵土之内,摇摇曳曳地受着阳光雨露滋养,自然而然就能用充沛之极的灵气修炼,虽然是一株植物,好像也没受什么奇奇怪怪的委屈。

        浑浑噩噩修炼不知多少时日,灵智渐开,效率倍增,然而一日,前一秒还在仰着头被阳光温柔地吹拂,后一秒就是一个劈头盖脸的“哗啦!”

        灵·黛玉·草:???

        她努力地摇曳了一下自己的枝枝叶叶,甩掉了“满头满脸”的水,懵逼兮兮地看到自己面前站立了一个唇红齿白分外可爱的道童。

        道童看到这棵草还能无风摆动身体,还能给自己一种“她在看我”的感觉,自知这是开了灵智,离修成人体应该也就是差那么些岁月的灵草,于是更加欣喜。

        他咋表达的欣喜呢?

        灌水!灌水!!灌水!!!

        黛玉:“……”

        就……就是说……我可以说脏话吗?

        但,作为一根植物,摊上一个早上给你倒杯茶晚上给你倒杯水一天按三顿饭给你浇水的神经病什么的,你骂不骂脏话都得接受现实呀。

        然后就……感谢天感谢地,感谢这条灵河灵气充沛,感谢天地雨露给面子,年深日久之下,她终于是脱去草胎木质,化作人形。

        化作人形的第一天就有一个非常陌生的漂亮仙女出现在了黛玉面前,开口就是:“既这么说来,绛珠妹妹于那神瑛侍者倒还有一段灌溉之情未偿的,这种大因果一般是蛮影响修行,刚好,这次神瑛侍者要去人世间体会一番,趁此机会,绛珠妹妹倒可以了结了这段因果。”

        黛玉:???

        我……这……啊?!

        听你这意思怎么是我欠了那神瑛侍者呢?他天天给我浇水把我浇烂根了的事情我还没找他麻烦……

        但她控制不了梦境中那个刚化作人形,纤纤弱质的小仙女。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小仙女在还没搞懂啥是因果的情况下,被看上去热心的大姐姐强按头了,小仙女一点头这因果还能有错?结果就是黛玉眼睁睁看着一条理论上应当缥缈虚无,在她这个神奇的视角里却凝厚得恍若实质的因果线,稳稳当当地黏在了小仙女身上。

        不夸张的讲,黛玉能感受到小仙女原本还算红润的面容都苍白了。

        然后她还听到小仙女弱质纤纤地回了一句:“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

        黛玉:……这……也可以吗?

        震撼全家一整年jpg

        姑娘你清醒一点你现在的状态不对劲!你说的是还眼泪实际是还因果但这玩意儿……这玩意儿即便是我这个初入神秘学的新手都知道可能就得摊上还精血还法力还道途了,这一趟还完了你难道还能有命……你即便有命在你估计也没什么前程了!

        但,黛玉在这个空间里是说不了什么话的,她只能看到那位看上去非常热心的暖大姐一挥衣袖,给小仙女递了一杯水,小仙女仰头饮尽,接着黛玉便感受到了一阵天旋地转,醒过来时,人在荒星,坐的石椅,靠着石桌,一后背冷汗,满心的复杂。

        所以,如无意外,那位强大得一个眼眸下来我就险些精神海爆炸的强者说的“我有因果未了”,未了的因果就是我在幻境之中看到的我作为一棵草被一个傻fufu的道童浇到化成人形,然后我好端端一株长在灵河边上的灵草会欠了谁的“灌溉之恩”,接着我这辈子要还某个人“一生的眼泪”,恩???

        就是匪夷所思你知道么!

        我不理解,我得找到那个什么奇奇怪怪神瑛侍者问他理不理解。

        但这事目前只能思考到这里了,那位“神瑛侍者”也绝对不是说找到就找到的,黛玉暂时把那满心的“这世上还有这种操作”的心思按了下来,开始检视起自己身体经过此次灵气灌注之后的变化——简单来讲,就是小腹道家所称的“丹田”处,多了一枚滴溜溜旋转的丹丸。

        然后……她的《碧游经》奠基篇好像就修到了尽头。

        不过这事儿倒是不值得黛玉操心,她直接一摸空间纽,取出了那枚花瓣,如同上次一般注入自己才修得的法力,花瓣也是一如既往地光芒大放,黛玉于是非常淡定地等一个走完了程序开始现出功法,但一阵金光闪动,折腾半天却没有上次那般细细密密的讲述如何修炼的功法,只得一行金字体——

        汝既已得大道,何需他求?

        黛玉:我……?

        我什么时候得的大道?

        ——毫无疑问,在丹田凝练那枚丹丸时,她在非地非天之处抬头一望,得的那一眼。

        所以……

        黛玉思考片刻,盘腿坐下,并运转功法,腹内弹丸旋转,身上灵气流动,不过片刻,原本平静的精神海就起来了阵阵涟漪,也没有见到那藏入自己精神海的知识如何泄洪般地又冲将出来,反而是润物细无声的,自己的精神海里缓缓浮现出一个神秘道纹。

        这“道纹”并不是黛玉所了解的任何一种字体,但仿佛本身就带有非常奇妙的力量,她将精神力拧做细细的丝线,轻触那个符号,然后,便有可以修炼的知识缓缓自然显露在她脑海之中,再细细体悟,能发现知识还能拆解,后面还有小注,所有修炼同款功法的前辈的经验在黛玉脑海里都活灵活现,和花瓣灌注的效果全然不同。

        黛玉直接就惊喜住了!

        她真是用尽了自己一身的毅力才让自己脱离了“修炼状态”——她随便看看就算了,外界还有杨先生在护法呢,总不能让人家等太久。

        黛玉睁开眼睛,礼貌开口:“让杨先生久等了。”

        然而,杨先生人虽在这里,也是那么一个彬彬有礼看着黛玉的模样,明明是满心满眼都只有黛玉的造型,却不知何故没有回应黛玉。

        黛玉心里开始不太有谱,小心翼翼地伸手:“杨先生?”

        然后,她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原本还是个人类模样的杨先生在自己的一触之下,变成了一缕青烟。

        但黛玉脑海里却多了一句传音:“小丫头回军部吧,路上注意安全。我去看看你说的那位苏明彰。”

        黛玉低低地“嘶”了一声。

        就……非常奇妙的,听杨先生传音的语气,黛玉总觉得杨先生是因为之前苏前辈对自己有一定哄骗和施压的成分,于是他准备给帮自己把场子找回来。

        ……应该是错觉。

        但是更神奇的是,虽然苏前辈逼格拉满,人类守护神的角色干了不知多少年,但黛玉总觉得……杨先生对上苏明彰,杨先生绝对是占上风的那一位。

        黛玉:我大概是疯了:):,,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1066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