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42章 湘云螃蟹宴

第42章 湘云螃蟹宴


就为这事儿,宝玉挨了一顿毒打。

        皮开肉绽直接昏死过去只能躺治疗的那种。

        这件事吧……不能说宝玉不冤枉——他确确实实认识那位姓蒋的明星,还和人家一见如故,又交换了贴身的东西,其中亲密程度远超一众蒋明星认识的其余王孙公子。

        但也不能说宝玉活该——作为帝都星有名有姓的纨绔公子哥,在和其他公子哥吃喝玩乐的时候,少不得会结识那么三五七八个当红明星,其中和个别明星关系不错再互相赠送点小礼物啥的……对任何公子哥来说都很正常啊。

        反正结果就是他被打了,躺下了,忠顺王的助理满意兮兮的走了,贾家哭成一团了,贾政又开始脑仁疼地想念他那个会读书还乖巧的大儿子了……然后元春终于收到了皇室新的消息。

        准确来说是皇室又放出来的一枚药丸。

        不用说什么,看到药丸元春就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她这次学乖了,非但没有任何告知贾母并请教一下要不要喂宝玉的想法,甚至连贾政和王夫人都不想告诉,自己带着药就到了她那大观园别墅里供宝玉居住的怡红院。

        怡红院那边……固然如今没有了宝钗亲自带药前来开解,也没有黛玉拿着手绢边哭边劝“你以后可都改了吧”,但袭人晴雯麝月秋纹也仍然为了宝玉悲痛得不行,一边悲痛一边还要照顾着治疗仓里的小祖宗会不会要这个要那个,看到了大小姐捧着已经有些显怀的肚子过来,又是一顿忙乱。

        元春摆摆手让一众女佣都不必忙,都下去呆着,她要和宝玉好好叙一叙姐弟之情。

        以大小姐如今在贾家的身份地位,袭人一干人等当然不敢违抗,大小姐让走便走,贴心地带上了门还站得贼远,一副生怕大小姐误会她们在偷听的样子。

        元春并不在意这些,为皇室服务多年,她早就不相信这些表现出的“不偷听”了,只操纵着精神力以她和宝玉为核心构建了一个隔音的空间,才低头去看宝玉。

        宝玉和元春的关系嘛……亲姐弟,又从小在贾母身边长大,关系当然是好,但也因为元春比宝玉大了不少,那长姐如母的款儿拿捏的是一点不差,那关系和大多数姐弟一样,一旦姐姐垮了脸,对弟弟来说就是血脉压制。

        而姐姐放出来的是个精神力护罩。

        宝玉没见过这个玩意儿,但看着元春那凝重的眼神,他自己先怕了三分,小声唤了一句:“大姐姐……”

        元春对着宝玉,一时间想了好多。

        她在皇室做了多年事务官,再是左右逢迎时刻小心,多多少少总难免有那么几个政敌,忠顺王便是其中一个,如今自己这波把药错给了父亲情妇所生的探春,于那帮政敌眼中当然是可以笑上三年的乌龙,新老两位皇帝当然心有不满,忠顺王的助理过来,直接给贾政施压……贾政不知道,元春还能不知道么?贾政配被皇室施压?

        新老两位皇帝怕是连贾政是谁都忘了!不然自家老爹能在国家建设公司干个分公司总经理一干那么多年?

        做给自己看罢了。

        但……也行吧。

        元春做上事务官的前几年,虽有心拉拔贾家人,可她自己都是无根浮萍,兢兢业业干工作稳固地位还来不及,哪有什么胆量捞好处,后几年虽然多多少少有了那么点权力,可她天天在顶级政客之间闪转腾挪,再回头一看自己老爹……拉倒吧,就他还政治斗争呢,做个总经理得了:)

        你就看今日忠顺王的助理来敲打的事情,他最多也就是到“气抖冷,我儿子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这么纨绔了吗”的程度,基本也别指望他能再深入一步想什么了。

        可自己不得不想。

        权力场本来就是个不进则退的地方。

        元春长长叹了一口气,再看看从小就有一股聪明劲儿,曾经被家族寄予厚望,自己去忙了几年工作反而开始蠢萌的弟弟,斟酌了一下说辞,开口:“你如今大了,还被父亲这么教训,看你这样我也心疼,你如果今后不想再被父亲这么痛打,我倒是有个主意。”

        宝玉到现在都忘不了贾政的雷霆之怒,怂唧唧的开口:“姐姐说的是什么主意?”

        “探春走的那条路。”元春开口,非常直接地把那枚药放到了治疗仓旁边的柜子上,“想清楚了就把药吃下去,从此做出你的一番事业来,父亲才会把你当大人看,不然你在他眼里永远是个孩子,他当然是想怎么管教你,就怎么管教你。”

        然后宝玉脸就垮了。

        固然,面前是他那位高权重堪称整个贾家希望的亲姐姐,而他刚刚被他老爹一顿好打半身不遂,他再低情商都不可能做出宝钗劝他时“拿起脚来走了”或者湘云劝他时“姑娘请别的屋里坐坐”的操作,但他脸上那个对着亲姐姐的笑容还是消失了,还在治疗仓有限的空间内扭过头去,那幼童听了自己不爱听的话又不能反驳所以只能“我不理你了!”的孩子气。

        自从做了事务官就缺席了弟弟教育的元春:“……”

        唉,就是,在我没有看到的地方,我那聪明灵秀的弟弟竟被祖母的溺爱和父亲的错误教育方式惯成这个德行了吗?

        难怪父亲要打他啊

        但皇室事务官嘛,工作时间内什么品种的纨绔没见过,宝玉这个脾气在她这儿还挂不上号,她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情绪憋了回去,也不和宝玉谈什么“贾家不能这样下去,总要有人做这个顶梁柱”之类的话题(想也知道会被怼“再怎么样也少不了我的吃喝玩乐”),她只直击重点地开口:“好吧,不提你讨厌的经济学问,我说点别的。”

        宝·心理年龄绝对没超过三岁·玉暗搓搓地瞟了元春一个小眼神。然后嘟嘟囔囔地:“我不想去臭烘烘得军部,我想学艺术,学化妆,学……”

        诚然,弟弟是个漂亮弟弟,男生女相的那种萌萌软软,这种怂怂的表情做起来可可爱爱。

        但元春还是觉得伤眼睛。

        ——他十六岁了!薛宝钗十六岁的时候知道“为了改善薛家情况,我想不想要不要去军部都得去”,林黛玉十五岁的时候知道“我想去做英雄”,就连自家探春十五岁的时候也知道“我要出去做一番事业”,可你现在一把年纪了还在卖这种萌?!你这是想学艺术吗?你是在艺术上有什么莫扎特贝多芬之类的造诣吗!你这是馋人家艺术学院的漂亮妹妹多!你要是去见到一群抠脚大汉分分钟哭着喊着要回家!

        但……莫生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不能生气。

        元春咬了咬牙,沉声道:“如果顺利的话,你也不用去军校,只去那个神秘学院,这样你就可以去和宝钗黛玉湘云她们作伴了。”

        立竿见影啊!

        宝玉当场那个眼睛就亮成了天上的星辰!

        元春揉了揉额角,续上最后一击:“还有,你也别以为学院是什么非逼着你仕途经济不可的地方——军校还有什么学分训练的要求,学院就纯靠自我学习自行提高,只要三五个月去做一次任务就行,类似于你和凤丫头病了,宝钗和黛玉来给你们除一除超自然力量污染的那种任务。如果你进了内院,那更是随便你混日子连kpi考核都没有。要不要吃药,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了,没心情再看这个糟心玩意儿,元春转身护着肚子就走了。

        大小姐离开时表情不太友善,这让在外头远远等着的袭人等人心头狂跳,目送大小姐离开之后火速回到了宝玉身边,但问宝玉“大小姐都说啥了”宝玉又不说,只闭着眼睛臭着脸。

        他下不了现在就吃药的决定,但他也不愿意放弃那个去和宝钗黛玉湘云探春厮混的机会。

        好烦啊!

        那一群女孩子家家的都在想什么!在家里玩不好吗?陪着他不好吗?女孩子要什么事业!你们经济学问的样子简直污浊如男人!

        可宝玉还是想看她们,想和她们一起玩。

        直接气哭!

        看这架势,我们神瑛侍者决定要不要吃药,倒是还需要一段时间,咱们暂时还是不看贾家了,看看学院这边姐姐妹妹的聚会现场比较要紧——

        学院是一个财大气粗,给学生发的补贴放外面都是高薪的地方,豪横到连湘云这么个按理说办个诗社请姐姐妹妹们搓一顿都会颇费踌躇(不愿意对婶婶开口要钱)的姑娘,都在她在学院挑的枕霞阁上按时令置了一桌子螃蟹,请了刚刚带她飞了一整个任务的黛玉宝钗和好巧哦大家在学院相遇了的探春来玩。

        这也差不多也是姐姐妹妹最后一次聚会了——螃蟹都熟了,暑假也要过完了,想要拿学籍去军校学点战斗技能也好,想要走文职所以去哪个综合大学混个文凭也罢,都可以提上日程了。

        “我是要去军校的。”席上,探春并不讳言,“在家里确实基本什么都没学到,学院给我试了个b级机甲我还开不走,学院虽然没责怪什么,只说我什么时候能把机甲开动再去领取就行,实在开不动的话也可以领取一些不需要开机甲的任务,但我来学院不是为了混日子的。”

        湘云和探春是一个意思,爽朗道:“我也差不多吧,家里虽然有训练机,但很多年没换新的了,那天我上学院的机甲都觉得哪哪哪都和家里的不太对,还是去系统地学一学……”

        她俩做这个决定并不让人意外——贾家的教育风格那不必说了,湘云跟着黛玉宝钗出了一次任务,短板暴露得妥妥的,将来要干的可是玩命的活计,不系统各方面都学一学,指不定得交代在哪里呢。

        黛玉遂看向宝钗:“宝姐姐呢?”

        “我也要去军校。”宝钗笑道,“机甲我会开,但属实谈不上精通,靠着戴头盔勉强驱使而已,想像你那么熟练……大概还差些基本功的打磨。我去军校也不光学开机甲,如果学有余力的话我还想学一学机甲制造。你呢?我们可以一起?”就像我最开始邀请你时说的,住一个屋子,甚至做把后背交给彼此的搭档。

        黛玉却摇头,她早有了决断:“我不去了,机甲我会开,我父亲在世时也教过我机甲设计和制造,而战阵指挥之类的也不是在军校学习就能学会的,去军校对我来说不会有什么太多技能上的提升。”

        “所以姐姐就不读书了吗?”湘云问得非常天真,“专心学神秘学?”可是这是个欲速则不达的玩意儿,讲心境讲境遇讲机缘,越闭门学习越进境缓慢……

        “不。”黛玉笑道,“我想好了,我直接去前线。”:,,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23756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