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41章 拿宝玉来!

第41章 拿宝玉来!


黛玉脑海里转过这些念头不过一霎便有了结论,但关于“我要如何优雅地告诉你我不能叫你老师,并且好像也不太方便让你知道碧游”这件事……

        黛玉美眸一转,旋即苦笑道:“前辈爱惜收徒,原不应辞,只是如今情况特殊,遑论列入前辈门墙,即便是前辈要赐下宝物材料……倘若过分珍稀,晚辈都是不敢收的,更不要说什么军衔地位了。”

        “哦?”苏明彰来了兴趣,“这话怎么说?”

        “前辈才与晚辈说的,要么藏着,要么有足够的实力不怕人知道。”黛玉回道,“倘若造化玉碟真是前辈所说的地位,必然各族振奋,一边在自己族中排查确认,一边也关注其他各族是否有异动。前辈见我,是因我刚好落单在执行任务,前辈赐些普通材料,晚辈尚且能解释为任务中奇遇所得,可前辈特地照顾我的家人,还将晚辈收入门墙,或是给了异常珍贵的材料,这落入他族眼中,是能被理解成前辈爱惜晚辈,一见惊艳,收入门墙,还是能被理解成晚辈真的在任务中有所得,见前辈之后将造化玉碟献上,前辈给予一些补偿?”

        诚然,黛玉的资质谁看了都要称一声惊艳。

        但是在这种特殊时候,再惊艳的资质都没有避嫌重要。

        小姑娘侃侃而谈,有理有据,以苏明彰那四百年的阅人无数,都忍不住挑眉:“你很清醒。”

        “没办法不清醒。”黛玉坦言道,“晚辈才从深渊上来,在地球上等待的时候,在飞船上等待的时候,那种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生怕晚辈做出什么让他们为难的行为,于是人人皆敌的感觉,晚辈这辈子也不想再体验一回了。”

        “可是。”苏明彰靠着身前的小几,故意露出了苦恼的神色,“我总不能白拿你的东西吧……真要拿一堆普通材料搪塞你,我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

        于是,黛玉直接从空间纽中掏出了一个笔记本来——真·笔记本,不能通电的那种,一看就不属于这种时代,然后她小女孩本质尽显,眼睛亮亮地看着苏明彰。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明彰问道。

        “虽然进入神秘学领域还没有多久,但我在神秘学上还是遇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黛玉道,“我都记下来了,原本想着以后见识增长慢慢解决的,今天可巧见到了前辈,索性请教一二,不知可否?”

        苏明彰看着一派天真的黛玉,不由失笑。

        ——小丫头,你知道你这个大概算什么吗?

        这明明白白的幼儿园小孩在做十以内的加减法的作业时出现了问题然后消耗人情来找大学教授给你解题→_→

        但……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他并没有拒绝黛玉:“好啊。”

        于是黛玉就开始了。

        然后,苏明彰的表情就越来越凝重,渐渐从最开始时的自然随意变成严肃正经,每个问题都是一通深思熟虑之后才回答,并且“应该”,“大概”,“在我看来”,“理论上说”这些词儿用得越来越多。

        但黛玉仍是所得颇丰。

        她在道宫之内与苏明彰谈了得有个小时,不知是此地有没有什么神秘学上的特异,她并没有感觉到饥饿与疲累,直到合上了她那个因为不便在光脑上记录才掏出来的古老笔记本,走出道宫的那一瞬间,才感受到了时间的流逝。

        “林小姐这边请。”黛玉才一出道宫,贺归虚便迎了上来,道宫临悬崖而建,悬崖边上等候着一辆青玉质的反重力乌篷船,“这船会带林小姐到您进来时的青铜大门处,此地的所见所谓,希望林小姐能保密。”

        “好。”黛玉微微颔首,贺归虚并无相送之意,她便自己踏上了回程的乌篷船。

        船只在云海中穿行,黛玉坐在船前,感受着浓雾白云如流水般自周身滑过,原本紧绷的后背微不可查地松弛了下来,想一想在道宫之中自己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的行为,后怕不已。

        她庆幸苏明彰问的是造化玉碟——此物即便是个“目录”第一的宝贝,但后面毕竟还打了个括号写了残缺,并且杨先生还一脸淡定的说什么“此地收获你自己留着”,那就代表杨先生是看不上这个宝贝的。

        但杨先生却很看得起《碧游经》——那句“你我的长辈会不高兴”就是力证,杨先生是真正神龙不见尾的神秘学大佬,自己却是才进入门槛没多久的小甜心,能让他将自己与他并列的东西想也知道是什么分量。

        如此,能交出一个自己不过心里一动就留下来将之掘出的造化玉碟(残缺)便能成功从苏明彰处脱身,既不用暴露《碧游经》,也没有将杨先生供出来,已经是非常完美的结局了。

        回来的路线和去时没什么区别,乌篷船将黛玉送到了青铜大门处,乘飞车到了码头,又坐飞船回地球,地球方再给黛玉订了回学院的船票,奔波将近一周,黛玉才回到学院。

        为了“一个好好的a级就这么被内院带走了?!”的消息,学院早已炸作一团,从地球方得知了黛玉竟然被苏明彰前辈安安生生送回来时简直泪流满面,高层们当场带着满心的复杂,亲自到港口去迎接了黛玉,看那个模样甚至当场把她揽在怀里嗷上一嗓子“心肝儿”了。

        黛玉被整得一脸懵逼。

        外院高层:“我们差点以为你被苏前辈留下来了呜呜呜……万一你被留下来了你可就不能参军也不能做任务了呜呜呜……在玄学上修了再厉害的手段将来都是不能随意出手了……总之宝贝你吓死我们了……”

        黛玉:“这……这样吗?”

        是这样。

        内院每隔个二十年都会从各星球选拔优秀的天才,为天才们提供最优越的搞神秘学的气氛,代价就是天才们从此只有在真正意义上的人族灭族危机时才能参战。

        但他们的标准和外院不太一样,外院看精神力是否强大,再给一颗药看看能不能沟通神秘学,但内院好像是要测试一个叫做“灵根”的东西,只要有,那即便精神力只是个d,也可以考虑收录(当然如果是a那肯定最好)。

        “其实吧……”外院的高层也没忘了描补,“如果你真的哪一天成长到了一旦出现在前线,就会引起那些异族强者的注意,乃至于要不计后果围杀于你的地步,如果内院接收,我们哪怕是绑都会把你绑到内院去保护好的,因为到了那个程度,给人类留下可以成长为新的定海神针的人选自然比一颗星球一支军队的存亡得失重要。但是在此之前,内院是什么态度我们不敢说,但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尽量留下来,为这片土地和人民尽量做一些什么。”

        黛玉低低一笑,突然道:“我可以知道别的有资格进入内院的天才是怎么选择的吗?”

        学院的高层们面面相觑,虽然没有泄露其他天才的身份和选择,但还是选择了一个不把黛玉当外人的解释方式:“其实各族之间互相试探一直都存在,人类不希望周边的异族强大起来,周边的异族同样不想看到人类出现过于强大的强者,在这个目的上最经济的做法当然是将天才扼杀在摇篮里,所以内院才会有把有可能成长起来的人都保护起来让他们成长的想法。”

        黛玉想了想,道:“但内院并没有强求收录入所有天才,我不相信内院在人类存亡面前会讲什么尊重人权和选择,所以,他们没和超级中学一样把所有的外院强者都测试一遍灵根再掐走,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有。”外院高层回答,“一方面,温室里的花朵固然安全,但未必能成材,外面的风刀霜剑固然磨人,但挺过去了便是康庄大道。另一方面……真的把所有的天才都集中过去,军部和外院空虚,真要打不过那些除了脑子啥都长的宇宙生物,人类被一个星球一个星球的屠杀过去,人心散了,便不要说什么人类复兴了。”

        黛玉明白了,这时再面对外院高层们那“你到底怎么想”的问题,知道他们心情复杂,便不再提什么“苏明彰本来想收我做学生”之类的话来白白让他们把小心脏提到嗓子眼,只非常坦然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哪怕最大的惊吓被黛玉瞒了下来,经历了这一番大起大落最终尘埃落定,外院高层们谁不是当场松了一口气。

        黛玉淡淡笑了笑:“奔波了好几天,我有点累了,现在我能回去休息了吗?”

        能能能,必须能!

        高层们麻利地宣布会议结束,安排了专车送黛玉回了她阔别已久的潇湘馆,贴心地考虑到黛玉是真累了所以谢绝了黛玉“要不要进去喝杯茶”的邀请,一溜烟离开。

        哪怕主人不在,家务机器人还是兢兢业业地干着家务,并不需要黛玉收拾什么,她安安心心回了卧室,担惊受怕还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天,再是日常失眠的小姑娘都是沾枕就着,等缓过来时,已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虽然缓了过来,黛玉还是不太想动弹,就在床榻上点开光脑,然后私人通讯直接“叮”了一声,一条消息进来——

        “醒了没?若醒了,我带两个妹妹来看你。”发信人是宝钗。

        黛玉挑眉,回了一条:“两个妹妹?除了湘云还有谁?”

        宝钗那边手速很快:“探春。”

        黛玉:哦……探……

        探春???!!!

        恩,探春。

        这是一个“那天我只是单纯地去找我家二哥哥让他出门的时候记得给我带点好玩的小东西,我就不出门了,免得被我那个非亲妈的妈和我奶奶说我一天到晚就爱出去玩,一点也不大家闺秀,完了我二哥哥给我递了杯茶我就喝了,喝完我直接一个天旋地转,倒下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原本在我奶奶的疯狂暗示下填的参加艺术高考的志愿作废了,不想来学院都不行了”的故事。

        是的,皇室送给贾宝玉的药,在宝玉那天睡前接待了一番自家妹妹之后,落到了探春嘴里。

        宝玉到底有没有那个神秘学的缘分没有人知晓,反正探春是有这个缘分的。

        虽然贾家从贾母到贾兰都没闹明白贾府都没落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珍贵药物到处乱丢还被自家丫头捡了便宜的事,但这也没有什么坏处——尤其对于在下坡路上一路狂奔的贾家来说没有坏处,且探春的求学之路比贾敏和黛玉可顺利多了。

        毕竟她并不是那么心尖尖上的人。

        而贾家如今也是真的需要靠山——固然元春算一个,黛玉勉强算半个,但谁嫌靠山多呢。

        所以探春来了。

        至于探春走后,贾家之内是起来了多大的风波,又是如何彻查“怎么回事?!我们家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当年元帅都费了老大劲才得到的药丸?为什么这药会被化在水里再被宝玉稀里糊涂地递给探春?!”,闹出了多大的风波,又撵走了多少佣人……那就不必一一赘言了。

        反正那位叫做茜雪,给宝玉递了那碗茶的女孩是不可能再在贾家待了。

        而原本准备悄悄安排宝玉吃了药然后再来上一通“不去也得去”戏码的贾政和王夫人也在贾母的怒火之下保持了沉默和“我不造啊”,父母都如此,住在大观园里的元春自然更是安静如鸡装作无事发生。

        至于在皇室的内部会议上,这位(自己目前为止仍然坚定地认为自己就是)下任皇后是怎么被新老两位皇帝陛下喷了个狗血喷头……喷的过程过于不雅,也就不予展示了,反正新老两位皇帝喷完了之后问题还是要试图解决的。

        以皇室的实力,当然不至于说给不起又一枚药丸。

        只是在“要不要给”这个问题上,新老俩皇帝同时陷入了踟蹰——他们开始怀疑“通灵宝玉”到底是不是一个宝贝,宝玉到底值不值得他们投资。

        因为众所周知,具有超自然力量的各类物品存在一个“同性相吸”的特性,正常情况下如果宝玉的通灵宝玉真的是什么宝贝,那么在他面前出现了一碗融化了超自然力量的茶时,他绝对会下意识地把那碗水喝掉,绝没有再把水递给别人的道理。

        可他偏偏递给了探春!

        这是否意味着他真就只是个富贵闲人,之前那一通操作实际都是错觉,黛玉能随便持握一下通灵宝玉然后就治病救人那是因为黛玉本身很厉害,和通灵宝玉并没有什么关系?

        皇家的内部会议始终没能就这个问题吵出个多有价值的结果出来,最终,他们还是想再看一看通灵宝玉。

        虽然……

        水溶:我看过的呀!在秦可卿的葬礼上!可那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玉啊没什么特别的!

        你说话不好使

        谁知道你看到哪去了,你去看林黛玉的时候还吃瘪呢(ˉ▽ ̄~)~~

        水溶尚且没那个话语权,元·未来皇后·但现在还没拿到结婚证·春自然更没有资格在新老皇帝的讨论之中表达什么态度,她接收到的只有皇室吵完了之后给她的一个“把通灵宝玉弄出来给我们看看,最好宝玉就在附近,我们用些神秘学手段试一试”的命令。

        元春:“……”

        还能怎么办呢,不还是像老父亲一样把曾经的老板现在的老公伺候好。

        这事儿要搁湘云啦探春啦这种做不了主的姑娘身上那就真难办了,不过好在元春虽然还没出嫁但肚子里已经揣了个孩子,又因为和皇家的关系,在贾家还是有些话语权,她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贾家还是会尽心尽力实现的,她只要说一声肚子里的孩子不太安稳,医生和治疗仓也看不出哪里出了问题,考虑到皇室确实掌握了一些超自然力量,不如去求助一下封建迷信,贾家上上下下也得动起来,往元春指定的随便哪个道观来上一通宗教仪式。

        元春选定的是背后有皇室的清虚观。

        元春托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太好的辞,左右这种祈福的宗教活动也不是一定要本人到场,她当日便没有出门,贾家的老夫人夫人少夫人那一连串儿地出门玩耍,自是少不得一番排场铺陈,而后曾经是贾代善道门替身的张道士又特地提到了“观里的小子们想看小少爷的玉”的要求,贾母不好拒绝,便由得张道士捧了通灵宝玉出去。

        贾家自从出现了宝玉衔玉而生的事之后被看过无数热闹,早已习惯各路人马各种想看,并不以为意,只是远在学院,在黛玉潇湘馆的会客厅内,姐姐妹妹几个才聚起,尚还没来得及细说黛玉总部之行里面一些可以往外说的见闻,黛玉却陡然心口一跳。

        宝钗和黛玉相处日久,知她早已不复在贾家时天两头吃药尚且泪光点点,娇喘微微,仿佛下一秒就要背过气去时的身体状况,她这时扶住了心口,必然是有什么……

        “玉儿?”宝钗关心地开口,“怎么了?”

        黛玉摁了摁心口,恢复了正常,但表情依然很沉静:“有人拿了通灵宝玉。”

        宝钗便顿时同样神色一肃,她们俩一个眼神交换便一切尽在不言中,但此地尚有不明真相的湘云和探春在,且她俩非常清楚“通灵宝玉”指的是什么,当场四只大眼睛都露出了“求细说!”的那种求知欲。

        这也不是什么涉密任务,黛玉笑了笑,便道:“众所周知,我和宝姐姐才到学院,就接了宝哥哥和凤嫂子突然疯了,疑似超自然力量作祟,需要去清理一番的任务。”

        探春与湘云双双点头。

        有了这个前情提要就好办了,黛玉便将整个任务的细节都说了一遍,然后才道:“宝哥哥的玉确实是个宝贝,但玉上头有些晦暗阴影,不过虽然如此,仍是个宝贝,宝哥哥与凤嫂子能坚持等到学院来人,就是托了通灵宝玉之福。”

        “所以林姐姐用了学院教的一些特殊手段。”探春疑惑道,“扫去了玉上头晦暗的阴影?”

        黛玉摇头:“没有,我在玉的基础上加了一缕自己的气息,能引出一点点玉的灵气出来驱散邪祟,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动,现在宝哥哥病好了,玉应该状态也恢复那个晦暗状态,不引人注目了吧。”

        探春不解:“为什么林姐姐不直接一点……”让宝贝重见天日呢?

        黛玉笑叹:“当时那个情况,我也好,宝姐姐也好,如何能轻举妄动?”

        “轻举妄动?”

        “是啊。”黛玉道,“我不知道之前你家有没有请到有点本事的神秘学中人,看没看出来他们俩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通灵宝玉的缘故,但……作为学院的专员,我和宝姐姐不可能连病因和他们缠绵病榻却不死的真实理由都不说出来,否则于有心人眼里,又得多生出一番事端。”

        “如此一来,我们腾挪的空间就非常有限了。”宝钗续道,“我们只看出了通灵宝玉神异,却一不知道那块玉后面有没有站着什么神秘学强者,二不知道原本是宝贝的玉为什么蒙尘,不知道如果把晦暗清理走了之后对他到底是好是坏……到底相识一场,我和黛玉总不能一顿乱来倒给他带来了后患,思来想去,当然只能尽量保持原状,除了治好他们二人之外什么也不做,只多留了一点印记,想看看后续到底会不会有人对通灵宝玉动了心思。”

        湘云听懂了,直率道:“刚才林姐姐就是感受到通灵宝玉被动了?”

        黛玉点头,又叹了一口气:“可惜了,二哥哥生病那会儿我掌握的办法实在不多,只知道通灵宝玉被人动了,却没办法看出来动的人是谁。”

        话说到这份上,黛玉宝钗湘云都自觉暂时是没什么可以深挖下去的点了,各自闭口不言,却是探春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我想,即便现在不知道,很快也知道了。”

        然后便招来了小只几乎同时的注视。

        探春也不慌,只道:“我能进入学院的那枚药,本身就该是宝哥哥的。”

        “啊?”小只齐齐地震惊了。

        探春便细细将自己的经历说了,末了道:“不是我说自己家不好,实在……确实是拿不出这样一颗药来的,这只能是外头的人弄进来的。我能拿到这枚药全因为二哥哥一顺手把茶递给了我,这里面说不清是二哥哥遇难成祥还是通灵宝玉趋利避害,总之这个结果已经造成,反而成全了我想从家里出来立一番事业的梦想。”

        探春在贾家里的处境,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听她此言,自然心头生出分感慨来。

        但问题的重点当然不在探春的遭遇,小只感慨叹息的情绪略一收,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送药到贾家的人看样子是希望宝玉吃了那枚药的,现在可好,归探春了,那常规而言他会做什么?

        再送一枚药!

        那是土豪玩法→_→

        稍微慎重一点的操作是见一见宝玉,见一见通灵宝玉。

        所以宝玉出门了——准确一点说是整个贾家都出门了,声势浩大地占了半条街,去的清虚观,打的平安醮,在这个过程中会遇上什么人发生什么事那说不好,但反正如果这件事有后续,贾府不会只有一枚药,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宝玉就能顺顺利利做他的富贵闲人,也不足以成为姐妹几个的谈资。

        总之,反正药也吃不死,宝玉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剩下的大家就等着看吧。

        四个漂亮妹妹愉快地达成了一致。

        而在贾家那边……皇室到底从通灵宝玉上看出了什么无人知晓,总之整个贾家去了清虚观之后回来,仍然是吵吵闹闹地过日子,元春再没有收到任何来自皇室的消息。

        但贾政收到了。

        ——忠顺王遣他一个助理过来,问贾政你家二儿子啥情况,哪来的胆子和我们忠顺王争夺一个艺名叫琪官的当红明星?现在还把那个明星藏了起来不让我们忠顺王见他?!

        贾政:???!!!

        拿宝玉来(╯‵□′)╯︵┻━┻:,,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2375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