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39章 人族定海针

第39章 人族定海针


黛玉踏上莲花的那一瞬间,  船上地上,军部学院,仿佛整片天地都静默了——

        地面上的地球驻军们是正正经经的科学教育出的人才,  基本没接触过玄学手段的那种,看到了这样的动作,一个个脸上的表情之精彩,  自不必言。

        而云晴柔瞅了瞅那衣带当风仙气飘飘的小姑娘,再看了看刚才一本笃定说“没事”完了一点招呼摆渡阶梯车过去的意思都没有的宝钗,  她原本心头对这两位年轻专员的能耐已经无限高看,  如今再高三分。

        湘云更是直接,  她到现在为止对自己和黛玉宝钗的自我认知都只是“她们不就是比我早了一个月吗”,  但是她自从发现自己比不上那两位之后就一直在看学院赠送的玄学教材了,可是她扪心自问,  给她一个月的时间……哪怕两个月,她能达到黛玉这个程度吗?

        这个认知让她心里发凉,开始偷偷打量宝钗,琢磨着宝姐姐既然能说“没事”,是不是意味着她对林姐姐的实力了若指掌,甚至也能做出同等操作?

        至于宝钗……她沉默到底,  眸光淡淡,愈显深不可测。

        但地上这帮人不知道,即便把他们心头的震撼加在一起,也比不过走在黛玉之前,  步步踏空的宗星驰。

        他用仿佛神仙中人的方式下飞船本就是为了震慑——震慑可能身怀重宝,不确定会不会怀上异心的黛玉,确保她不会生出什么携宝潜逃的行为;震慑可能就在周边的他族密探,让他们知道人族出手的也是正经强者,  确保他们不会生出什么杀人夺宝的想法。

        既是这个目的,他用的当然是自己最装逼的姿态——其实无论是在空中一步一顿,从容优雅,还是迅疾如风,快出残影,“biu”一下就从十几米高的位置稳稳落地,在普通人眼里都是一样的厉害和无法想象,但如果是为了震慑住非常内行的黛玉和可能存在的他族密探,那就只能是一步一顿做陶醉状。

        因为biu一下其实只需要特殊的身法加上一点小小的运用灵力法力魔力斗气之类的小技巧,但一步一顿却需要极其精微的对超自然力量的控制和对自己体重的了解——

        力量用多了,人脚底下就会和长刺了一样贼啦刺激,如果踩的是气流的话没准还会像窜天猴一样冲上云霄;

        力量用少了,承不住人的重量就会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

        两脚之间的平衡不对劲了,就走不出潇洒悠游的态度;

        力量持续的过程中如果不能保证力量均匀,就是走着走着脚底下突然被塞一块石头的效果,闹出什么丑态都是正常的。

        就这个难度,在那个几乎不参与外界风风雨雨,专心自我修炼的内院,能用这种方式出场的人最多就是二十个,而这已经是全人类的精英,支持人类立足于银河系占据了这样大一片地方的中坚力量。

        可是这位叫林黛玉的外院专员轻描淡写地就跟上了!她和自己唯一的不同就是自己操纵的是空气,她操纵的是空气中的木属性,可无论操纵的是什么,她跟上了是事实!

        但外院给内院发来的报告说的她明明是一个半月之前才到的军部,被学院发现也才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而已!

        这这这……这是什么见鬼的潜力!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根本不能得罪的潜在大佬!【哔】了个【哔】的神秘学大佬大多数情况记性可好得不得了还会为了心性完满恩仇必报不留因果,把她抹杀在成长之前是不可能了毕竟那位前辈还要见她,那么我要怎么优雅地把已经输了的印象分赢回来?

        想着这些问题,宗星驰那大佬人设简直分分钟崩毁→_→

        上那十几米虚无阶梯的时候,宗星驰心头闪过的念头连起来几乎可以绕地球三圈,甚至原本那为了装逼刻意潇洒悠游起来的步伐都没有最开始那么飘逸了。

        上得飞船,得以转身,对于宗星驰来说仿佛过去了好几辈子那么长,他是做了一遍又一遍的心理建设,告诉自己无数回人世艰难总要面对,大佬面前低头不丢人,这才转过头来,以一种“【脏话】干了就是干了!关公门前耍大刀也是干了!现在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的心情,面对了黛玉。

        黛玉还被宗星驰那视死如归的模样吓了一跳呢:???

        怎么,刚才难道凶巴巴全程一共就说了三句话,连个摆渡阶梯车都不让开过来,硬要耍这冯虚御风之帅的人不是你?现在你在我面前倒开始小可怜了起来?

        黛玉的一脸莫名让宗星驰心头更多了三分“完了完了她是不是记仇了”的绝望,他犹豫了又犹豫,脸上挤了个好热情的笑,强行弥补:“刚才是为了震慑住可能存在的外族之人,不是针对林小姐,林小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黛玉:emmmmm……

        怎么讲呢。

        周嫂子送个首饰都要被嫌弃一句“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的林怼怼林小姐,在这位内院使者一共就说了三句话就强人所难要她上飞船的时候,她已经在寻找一个怼人的机会了,可是这会儿我还没出力呢你就滑跪了?道歉了?

        林怼怼生平,第一次生出了我好气但我又没办法在你都道歉了的情况下怼人的无奈。

        道歉没有得到谅解,宗星驰心里更慌了,他抿了抿唇,强笑着带黛玉去了飞船最上层,原本准备给个下马威的普通房间自然是用不得了,他给黛玉打开了一套豪华包间。

        黛玉想怼人没怼到,有点憋屈,宗星驰的行为没太多可指摘之处,她便也只能足够礼貌也足够疏离地谢过,随后又说:“在裂缝深处完成了任务,又因收到了内院的消息原地待命了很久,现在我有点累了,就不多陪宗先生了。”

        这实在是应有之义,宗星驰也不能非把人拉在门口陪自己唠嗑,只好道:“这样的话,林小姐好好休息吧。”

        黛玉颔首,以礼貌计,应该是宗星驰离开之后她再关上房门,但宗星驰又在原地磨磨蹭蹭了一会,咬咬牙才道:“因为情况特殊,林小姐门前会开启红外监控,但神秘学人物总是手段非凡,所以也会有两位专员守在林小姐门口。希望林小姐能理解。”

        “好。”黛玉点头,这次终于找到机会发表她的十级阴阳语了,“既是软禁,安全起见,内院要不要再给我戴个电子镣铐或者生物枷锁什么的?哦对了,不用房间里也装个监控?”

        “不用不用……”宗星驰蓦地一阵心跳加速,勉强解释道,“总部没有任何将林小姐定罪的意思,林小姐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犯罪嫌疑人,只是实在是情况特殊才要加强警卫而已。”然后仿佛怕黛玉又整出什么神了巴奇的话来让他尴尬,麻溜儿地溜之乎也。

        黛玉微不可查地低低哼了一声,但想一想自己和这位宗专员计较也怪没意思的,摇摇头便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不等那个红外监控生效和两位专员到位,直接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的日子,小祖宗总算没再搞出什么让宗星驰血压飙升的操作——黛玉大家闺秀一般房门都没踏出半步,也没有试图与任何人联系,连食物和营养液都是守在外头的专员敲门送进去由家务机器人接着的,她甚至都没有关自己光脑的定位和摄像功能,于是宗星驰就在飞船的控制室里,看着她躺在套房客厅阳台的躺椅上,开着灯,捧着那一本《华夏道术基础》,看一会儿书,对着为了保密所以看不见外面星图的飞船玻璃发一会儿呆,看累了也懒得挪去卧室休息,就瘫在那个躺椅上,使唤家务机器人给她拿了一床薄毯。

        省事得让人感动!

        飞船在宇宙中飞行了七十二个小时,就到达了内院——为保密计,其实从帝国任何一个地方开飞船到内院都是七十二个小时,飞船上所有的特殊材料玻璃也都不透光,神秘学层面上也会开启护罩屏蔽所有人的精神力,谁也不知道内院到底是在哪个星球上,飞船落地的时候甚至连“进入大气层”,“刹船”,“着陆”这种常规飞船落地的操作都没有,在黛玉房间外警戒的专员便敲响了房门,请她出去。

        这次便不是那个连摆渡阶梯车都不开过来非让人徒步上十几米的恶劣操作了,但还是一大帮人簇拥着黛玉下了飞船,飞船下有好十几辆飞车组成的一整个车队在候着,黛玉被安排在了中间却又不是特别中间的车辆上,一上去才发现是车辆那种前后隔断款,左右两边的帘子都拉得非常严实,座椅上还有一道非常淡但看得出来的红光。

        熟悉的红外感应,应该是不希望她贸然拉帘子窥视外界环境的意思。

        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应该还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看也不用看,光脑信号肯定是没有了,黛玉为免瓜田李下引人怀疑,便没有什么试图确认位置的动作,安静地坐在车上闭目养神,车辆开动,七拐八弯了大概得有一个小时,整得如今身体素质都好了不少的黛玉甚至有些头晕,方才有人拉开了飞车车门请她下车。

        黛玉下车,这才发现那一整个车队早就不知去往何处,此地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并且落足之地仿佛是一个不接天不落地的巨大岛屿,面前是一扇上面刻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符号的青色巨门,往下是万丈深渊,回身是浓浓白雾,巨门边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穿着道袍梳着道髻,那装束直接把时代往前提了好几千年。

        这就是内院。

        在飞船上呆的那三天里,黛玉其实想象过无数遍内院的模样。

        但现在这么个仿佛顶天立地的青铜大门也实在是过分超出一个正常的星际人类能拥有的想象力了!

        “林小姐?”那位穿着道袍的女子见黛玉许久没有动作,主要是没有跟着他们走入青铜大门,便忍不住提醒道,“进来啊。”

        黛玉回过神来,回以抱歉一笑:“抱歉,刚刚走神了。”再不多说什么,低头微提裙摆,跟着那道装打扮的一男一女行入青铜大门。

        踏入大门的一瞬间,便是一大股庞大的清灵之气迎面而来,落足之地给人的感觉是那种棉花糖一般的轻软,黛玉还未看清门后都是什么风景,便觉堕入了一个同款棉花糖的怀抱,而后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耳边是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的低笑:“林小姐不必紧张,掉不下去的。”

        黛玉其实不紧张。

        区区腾云驾雾

        我都踩过杨先生的祥云了我还紧张什么呀

        甚至黛玉还对比起了两次腾云驾雾的感觉……确实是杨先生的那朵云要更仙气一点,是黛玉基本确定如果杨先生松手,自己是一定会摔下去的那种虚无缥缈之感,但现在她能感觉到自己落足之地是“实”的,能借力的程度比杨先生的那朵祥云多了许多,伸手试图兜一揽子云彩来看看成分,感受着云雾从自己指尖滑过的感觉,脑海里竟然还多了一点明悟。

        关于“论如何调动灵气腾云驾雾”的明悟。

        这样的感觉新奇极了,黛玉眉目都带了笑,想再去感应一下这如有实质的云朵,却听到耳边带了一点讶异的女声:“林小姐不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黛玉含笑侧头。

        那位做坤道打扮的女孩表情稍微僵硬了一下,强笑道:“到底您是做了什么,才得到了内院这么高等级的关注,甚至要被苏前辈亲自接见,您都没有半点担心?”

        黛玉失笑,忍不住皮了一下:“如果我把这句话理解成您在打听任务细节,按照通知我是能将您当场击毙的。”

        女孩当场心跳一滞:!!!

        然后,她身边的男孩拉了拉女孩的袖子,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瞎试探,女孩咬咬牙,到底是没再说什么。

        黛玉笑了笑,原本不打算打听什么的,现在却来了一点兴趣:“但是呢,如果真要说我一点也不好奇,也不尽然。”

        “林小姐可以好奇。”男孩看上去似乎要比女孩沉得住气些,将女孩护在身后,与黛玉对视,“但是林小姐想要打听的内容希望也不要达到我能将您当场击毙的程度才好。”

        “那当然。”黛玉以坦然的目光回望,“我就好奇一个事情。”

        男孩:“您说。”

        黛玉:“二位口中的苏前辈到底是谁。”

        这话出来,原本已经有点剑拔弩张意味的气氛立刻变得一言难尽了起来,黛玉甚至能隐隐看到二人头上几乎同步冒出来的问号。

        这让黛玉有点把不准了。

        她抿唇,努力让自己显得正常一点:“这个问题……不能问吗?”我寻思这八竿子也和我这个任务的细节没有任何关联吧?

        “没……没有不能问。”这个问题甚至有一种神奇的,让黛玉刚刚怼过的女孩都有点生不起气的魔力,那女孩满脸一言难尽地开口,“只是林小姐竟然不知道苏前辈么?”

        黛玉眨眨眼,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我……应该知道吗?”

        然后看那一男一女的表情就是个“非常应该啊!”&“这不是常识问题吗!”

        那黛玉只能无奈了,一摊手:“实不相瞒,我进入神秘学时间实在是不太长,一个月而已,到目前为止也就完成过两个任务,确实还没怎么了解过神秘学上的大人物,让二位见笑了。”

        二位并没有见笑,他俩主要是有点懵逼,异口同声发问:“一个月?”然后好像意识到自己不太礼貌,女孩赶紧描补,“林小姐进入神秘领域才一个月,就能有……有当时内院在地球接您时那步步生莲的能力了?”

        对这样的怀疑和隐形的羡慕,从小就被各种人表扬成习惯的黛玉业务非常熟练地回以一个尽在不言中的羞涩笑意。

        “冒犯了。”实力无疑是最好的震慑,原本还多多少少有些自傲的一对男女现在的心态又发生了巨变,再开口时的客气程度毫无疑问又上了一个阶梯,“您问的苏前辈呢……一句话说吧,他可以算是人类的定海神针。”

        “定海神针?”黛玉惊诧于这个词的分量。

        “恩。”男孩子肯定点头,随即便开始细细给黛玉说大致的情况。

        这种路途上的讲述注定了不会详细到哪里去,但也足够黛玉心内震撼不已,直到那一团云雾将她们三人裹挟到了一个处处云雾缭绕,哪哪奇花异草的仙乡福地时,都还没能完全抑制住自己的心跳。

        她面前是一座飞檐翘角,古朴高远的宫殿,来不及欣赏这华夏古建筑之美,宫殿台阶上便出现了一名道者,要说青铜大门那儿守门的两位黛玉还有心调侃一二(反正打得过),面前这一位……她忍不住微微低头,精神力扫过了浑身上下的装束。

        咳,有点控制不太住的紧张。

        但她的紧张落在那位从台阶上走下来的道者的眼里……少女上衣下裳,底子就风流婉转,但到底连日奔波,多多少少有些风尘仆仆,但她就那么轻微的一低头,也没见得如何整理仪容仪表,就是精神力在身上轻轻一荡,做了些再微小不过的整理,再抬起头时,便是衣着清爽,眉目宛然,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模样。

        这份功底让年轻道者眼前一亮,他忍不住细看了一下面前的姑娘,能看到一个若隐若现的兰花虚影,他皱皱眉,露出了个若有所思的神色,但最终是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只迈下玉阶,待和黛玉平级时才停步,随后抱拳拱手,对黛玉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道礼:“林小姐终于到了,贫道贺归虚。”

        “仙长好。”黛玉亦是家学渊源,自不会露了怯,袅袅婷婷同样回了一个古老的万福。

        “家师已等待多时了。”归虚道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礼数周全地将黛玉往那高远的道宫迎,此外也没忘了回头看一眼,连吩咐都不需要,引黛玉一路过来的那一男一女直接欠身行过礼之后往回走,黛玉这时已顾不上他们了,提着裙角上得玉阶,在迈入道宫之前,还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给自己打气般。

        贺归虚停步在了道宫门口,待黛玉进门之后,亲自从外面关上了道宫的大门。

        不出黛玉所料,这内殿是个一点也不现代化的地方。

        但黛玉万万想不到,这内殿是什么家具也没放,就在墙壁上挂了一个“道”字,在“道”字前头还大概几十米摆了一个蒲团,再隔了几十米,又是一个蒲团。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说好的苏明彰前辈呢?

        可大殿空空,黛玉并没有什么人能问,才自心生奇怪,却在心头响起一声:“坐。”

        能在这地方传音的必然是说了算的人,黛玉抿唇,谨慎地用盘腿修炼的姿势坐在了明显是客位的那个靠门的蒲团上。

        等坐下,再抬手,面前便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一个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老人,能出现在这个地方那只能是主人,黛玉并非不讲礼仪之人,就要起身行礼,但老人却非常淡定地一摆手,黛玉便觉双肩多了两股让她安心坐在蒲团上的力道,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苏明彰已经说:“我比你长上许多年岁,便托大叫你一声黛玉罢。”

        “前辈随意。”黛玉摆出了最挑不出刺来的社交微笑。

        “这一路上你辛苦了。”苏明彰开口,也不见他挥手掐诀,但黛玉和他面前都多了一个小几,小几上有泛着清香的茶,苏明彰端起茶杯拨弄着茶叶,随和道,“估计也吓坏了。”

        已经准备好被这位定海神针询问甚至是讯问的黛玉明显呆滞了一分钟:“啊?”

        苏明彰含笑道:“需要排查的专员太多了,加上还要震慑和提防可能存在的外族,所以内院在具体操作的时候,行动也好,态度也罢,总难免有不周到或者让你感到不舒服的地方,但这估计是人类将来立足银河系,彻底让各异族不敢踏入人类领域半步的最好机会,所以,即便你可能受了些委屈,也希望你能理解。”

        黛玉嘛……老实说她最多就是受了点那个宗星驰脚踏虚空的下马威,但她也很快就还了回去,要说多委屈不满倒也确实不在于,她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前辈到底想问什么?”

        苏明彰没有着急回答,反而在他手指上那个做成了戒指的空间纽上一抹,直接拿出来了一张玉质书页:“我想,你先看看这个,我们再来谈一谈。”

        黛玉双手接过。

        正是那个写满了宝贝的书页!

        黛玉低头看了第一眼,空间纽里那朵玉花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那是个真正的宝贝,随便一动弹对黛玉缠绕它的精神力来说都是恐怖的攻击,黛玉的状态为之紊乱了一秒。

        虽然黛玉本身的精神力足够强大,镇压下这样的异样并不算什么难事,但是她这分钟可是位于真正的大佬面前,哪怕是一次呼吸不对,都不知那位大佬能读出多少信息来。

        果然,苏明彰淡淡开口:“真的是造化玉碟。”

        想藏都没机会!一见面就暴露了!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25576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