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35章 留联系方式

第35章 留联系方式


天知道杨先生已经多久没有这种奇奇怪怪的心跳失常了。

        天知道黛玉已经多久没有这样浓郁的害羞之情了。

        反正结果就是,  杨先生压制着他那有些不同寻常的心跳,黛玉也告诉自己深呼吸别丢脸然后稳住了那上脸的红霞,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话。

        但两人谁也没有松开牵着的手——问就是以黛玉如今的水平还没办法靠自己站在云上,  绝对不是什么舍不得。

        咳咳!

        祥云托着两人平稳下坠,越往下黛玉心头则越是惊疑——黛玉最开始看到那朵花的时候,只觉得这趟任务应该就止步于解决这朵花,  但现在越过了花朵,  一路往下,遇上奇形怪状且气息恐怖的生物无数,且……以黛玉对空间的感知能力,这波怕是下降了好几百千米都有,再以她对地球地貌的了解……这还是不是地球上都是需要打个问号的事情。

        然后她对杨先生实力的评估那是up了又up,  震惊了又震惊。

        因为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  蠕虫还是触手,眼晕或者不眼晕,巨大或者不巨大,  都是杨先生一挥手的事儿——挥的还是没有牵着黛玉的那只手,  牵着的那只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干燥洁净,带着一股子令人安心的感觉。

        一路往下。

        过了最开始那几千米深的裂缝,  不知从何处开始那狭窄的裂缝就开始越来越宽,  落地时甚至有那种放眼望去还一眼不到头的感觉,  下来时妖魔鬼怪无数,  到地方时却是一条虫一棵草都没有的荒凉,  那一片仿佛从未有过生灵的土地上,于最中心处,有一个放眼望去得有上万平方米的巨大祭坛。

        祭坛四四方方,是一整块超乎人类所能想象的天然玉石,  玉石上雕刻了繁复的纹路,上头还有淡淡的超自然力量流转,哪怕年深日久,依然可以想象此地才落成时的景象。

        黛玉跟着杨先生自上方缓缓下落,待看清楚这个祭坛的轮廓,基本能靠精神力探知超自然力量流转的痕迹,便深深地皱了眉,小声道:“杨先生?”

        “恩?”杨先生回头。

        “这里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吧。”黛玉示意了一下下方的祭坛,“我觉得那一大块玉石不完整……”

        杨先生挑眉:“你能不能看出具体是哪里不完整?”

        黛玉“唔”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如果感觉错了,先生不要笑我。”

        “当然不会。”杨先生含笑保证。

        黛玉这才闭上眼眸,精神力以她为中心扩散而出,细细感应着下面那巨大祭坛所有超自然力量流淌的路线,渐渐在她脑海里形成一个动图,她也在以自己仅在学院中突击了一个月的神秘学知识在努力分析到底是哪里不对。

        过了足足得有一刻钟时间,她才脸色略显苍白地睁开眼,微有犹豫地指了祭坛的一个角落——并非物理意义上的中心,在这年深日久已经多处崩毁的祭坛上甚至可以说丝毫不起眼,但黛玉就是觉得那个位置的力量流转不太对劲,带得整个祭坛都不太正常。

        杨先生有些惊奇,他想了想,问:“那你能看出来这块玉石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黛玉皱了皱眉:“我不知道,只能隐约感觉到玉石下面应该是有一个很恐怖的东西,玉石如果压不住它的话,它可能就要出来了,但更多的我就看不出来了。”

        在没有系统的学过“道”的情形下,能有如此见识,那必须是天才中的天才。

        比当年的他也不遑多让的那种

        杨先生心头赞不绝口,对黛玉的态度再和缓两分,夸奖道:“已经很不错了。”

        他没有再多询问什么,带着黛玉稳稳当当落在了她所指的那一处不对劲处,而后从他那宽大的道袍里掏出了一枚一看就非常古老的玉简出来,递给黛玉:“来,能看懂多少便看懂多少。”

        黛玉接过玉简,摊开玉简发现一个字也没有,又一次傻了眼。

        杨先生看着黛玉竟然是“摊开”的玉简,其傻眼程度绝不在黛玉之下。

        ……谁告诉你这么用了!

        他一脸无奈,默默地把玉简拿回来,卷回原样,轻轻贴在黛玉额头上,解释道:“放开你的神……精神力。”

        黛玉这会儿也来不及去思考杨先生原本想说的“神x”是什么精神力的替代词儿了,那种拿着宝贝不知道怎么用的尴尬让她忙不迭接过玉简,探出精神力,融入了玉简之中本身就有的庞大意识,然后,感受到了一个庞大的阵法。

        和她刚刚观察半天的祭台好像是同款,但比之于祭台之地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风霜岁月,导致的范围和威力早早不可同日而语,玉简里的那个阵法才是真正可以称之为毁天灭地,变化万千。

        这和花瓣的知识灌注不同,是真的“能读懂多少就是多少”,不会因为脑容量或者精神海太脆弱而带来什么后遗症或者坏影响。

        大概判断了玉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黛玉再没了防备之心,甚至为了更全身心地感悟玉简里的东西,只找了个不会妨碍杨先生的角落,坐下,放松身体,只余大脑运转,飞快将表面的阵图先拓印入脑海,这才站起来,实地查看此地布置,与脑海里的阵图相互印证,有需要时再精神力探入玉简看细节,她在这方面还真有些天赋,收获不小。

        小姑娘自己找乐子去了,杨先生也不打扰她,只在黛玉刚刚指着说有问题的那一处研究了好一会儿,找到了确切的位置,随即站起身来,大袖一挥,满地的碎石便纷纷让开,露出了一个颇有些深度的坑洞。

        坑洞深处,空空如也。

        这丝毫未出杨先生意料——此地阵法之所以能异变,那必然得是压阵的几个宝贝待久了不甘寂寞偷偷跑了,如今只是确认一下宝贝不在了而已,能找回来就安回去,找不回来……他身上的宝贝也不少,随便拿个什么都可以,问题不大。

        但最好还是原件。

        这么想着,杨先生直接掐一个道诀,有五色灵光汇聚到他手中,他的神识也扩散而开,力图追寻一番当时此地祭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不济也要搞清楚他的师长放于此地的宝贝到底去了哪里。

        然后……

        黛玉的空间纽里,那本被她用精神力包裹了好几层的《道德经》突然颤动了一小下。

        正在观察此地阵法的黛玉陡然心头一跳,赶紧联通自己在空间纽中的精神力以做封印。

        然后,《道德经》没有什么异动,只是黛玉听到了杨先生低低的一声嘀咕:“我记得这里有一本书。”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书,刚才那聚精会神的,黛玉也没注意到杨先生都做了什么,但听到了这样一句话,黛玉鬼使神差的,悄咪咪伸手捂住了自己空间纽。

        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不能这样,如果这本书真原本是杨先生的话,当然应该物归原主。

        ……就是有点不太舍得,毕竟《道德经》明摆着是个宝贝。

        正在黛玉心虚之时,也不知杨先生在想什么,反正是嘀咕了这一声之后他便没有了下文,只低头在一个小小的袋子里翻找着什么东西,聚精会神的样子。

        由着黛玉心理斗争。

        但黛玉到底是个好孩子,她终于是乖乖从空间纽里掏出了那本《道德经》,有点磨磨蹭蹭但到底还是走到了杨先生身边,轻声开口:“杨先生是在找这个吗?”

        黛玉心虚着,目光一半落在书上,一半眼观鼻鼻观心,完全没有看到她那位杨先生那戏谑的表情。

        杨先生倒没有强求一定要这忍痛割爱的小姑娘和自己对视,直接回答:“是。”

        “那……”黛玉到底是个没有吃过霸王餐的乖宝宝,只得把书往杨先生的方向递了递,“杨先生,书还给你。”

        明明她舍不得。

        实在是可怜又可爱。

        杨先生摇头失笑,却出乎黛玉意料地一伸手,将那本书反往黛玉那边推了推:“我是在找这个东西,但如果你舍不得的话,我也不强求。”

        “啊?”黛玉惊诧地抬头,又期期艾艾地指了指杨先生刚刚刨出来的那个坑,“可是……可是这本书原本应该是镇压这里的宝贝……这次的灵异事件频发估计和这本书被拿走了也有一定关系……”

        “真的舍得?”杨先生不听那些,只含笑问。

        “舍得!”黛玉咬咬牙。

        行吧,杨先生到底是拿了那本书,又从他腰间那个小袋子里拿出了一个玉盒出来,将那本书珍而重之放在玉盒之内,而后一挥手,玉盒连带书本便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坑中,他再随手一挥衣袖,方才挖洞时的各种碎石也往深坑中去,眨眼间便填平了深坑,末了,杨先生再加了一道土属性法术,不知那些石头之间发生了怎样的勾连,总之灵光闪动之后,原本挖过坑的痕迹便彻底消失,一整片祭坛仍然是完完整整的“天然”玉石模样。

        再之后,杨先生再没什么动作,只淡淡地盯着刚刚埋了书籍的那个角落,此时灵气流淌,阵法复原,不过三五分钟的功夫,整个祭坛便发出一声欢快的嗡鸣,随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胳膊粗细的光柱冲天而起,瞬间涤清了此地四处散溢的魔气。

        到此,任务完成。

        杨先生掸了掸身上的浮尘,回头看向小黛玉,手掌微微拂过他腰间的袋子,便又取出了另一本《道德经》出来,递给黛玉:“来,这个你拿着。”

        黛玉:???

        “我拿你一本书,总要还你一本。”杨先生笑道,“我观你的功法,你拿到的是《碧游经》吧。”

        黛玉:!!!

        这……这都能看出来?

        能看出来,杨先生一脸的理所当然:“如果是《碧游经》的话,这本《道德经》会比之前的那本更适合你。”

        黛玉不太明白,心说都是经书,写的都是一样的东西,哪里有什么适合不适合,也正因为心生好奇,她低头准备翻开书看看,是不是表面是《道德经》内里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但,杨先生却伸手阻止了她的动作:“等上去再看吧,在这儿连灵气都没有,你万一再顿悟一回,不入魔也入魔了。”

        以黛玉如今的见识,其实不知道什么顿悟什么入魔的,但不看就不看,她谢过杨先生,之后才把《道德经》收起来。

        杨先生满意地点点头,脚下自然生出祥云来,笑道:“魔气涤荡干净,过几天灵气蔓延到上头去,这里的巨大裂缝也会消失。但裂缝弥合的时间足够长,你回去应该是没问题的,路上也应当再没什么东西能威胁你,你可驾驶你的微型机甲上去,注意安全。我走了。”

        黛玉其实没太反应过来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带了一点懵逼地点头:“好。”

        祥云托着杨先生往上飞去,即便是在这种深渊之内也足见仙风道骨,黛玉欣赏了片刻这样的仙气飘飘,然后福至心灵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蓦然张口:“杨先生留步!”

        “恩?”自以为功德圆满可以全身而退的杨先生诧异回头。

        “就……就是说……”黛玉赶紧用光脑调出自己的联系方式二维码,“能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33820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