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32章 碧游和玉虚

第32章 碧游和玉虚


就黛玉这动作,  宝钗吓了一大跳。

        哪怕是动作可能重些也顾不得了,她赶紧伸手,打掉了黛玉往那些光字伸的手。

        黛玉给整的一脸懵逼:“???”

        宝钗满脸都是不赞同:“你疯了!”

        黛玉眨巴眨巴眼睛。

        不会吧不会吧,咱们到目前为止都是姐姐妹妹合作愉快,  你自己又不是没有花瓣,  现在难道还能看到我的花瓣然后顿起杀人夺宝之心?

        怎么可能嘛!

        想不到黛玉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反正宝钗是难得地急了:“不是你给我说钟青元触碰到这些文字之后被知识灌注而死的么?!”

        啊,因为这个呀。

        “没事啦宝姐姐。”黛玉淡定了下来,  笑道,“他那个折腾得整个房间都密密麻麻,又是仙家功法,肯定接受不了。但我这个光看动静就小了不知多少,又是我自己激发出来的,我的精神力耗得差不多了它就停止反应了,  应当是按着我的水平显现出来的功法,应当不会对我如何的。”

        这话让宝钗难以放心,主要是看着黛玉刚才那想也不想就伸手要去摸金色文字的莽劲不放心,但如果面前真的是黛玉的机缘的话她也不好阻止,  本着对队友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的想法,  她纠结片刻,  沉声道:“要不,我先试试?”

        黛玉不解:“试什么?”

        “你说钟先生是通过《道德经》激发的花瓣。”宝钗道,“我们也用《道德经》激发一下。”

        这个可以。

        黛玉没有废话,  直接从空间纽中把《道德经》掏了出来递给宝钗,  宝钗同样没有废话,掏出了她那枚花瓣,也施展了一个浮空术将花瓣悬在翻开的《道德经》之上,  而后,宝钗并没有如同钟青元一般等一个机缘,而是非常直接地往花瓣中注入精神力。

        神奇的是,这花瓣完全没有刚才黛玉形容的那种“饥渴感”,宝钗的精神力略略到位,那花瓣便“嗡”的一声,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在花瓣之上显示出来,只看那光字的旋转发光之状便已经让人眼晕,宝钗博闻强识,对这种远古的文字亦感眼熟,当下就按了按狂跳的心口想看清楚那都写着什么,可是排在后面的文字金光大放,根本无法入眼,倒是最开始的那几行字能看得出来写了什么,且喃喃一念,当场念头就是“砰”的一下,心中霎时间多了一重又一重的灵感,就连天地之间那个始终没有办法被科技端的工具探查出来的灵气都显得灵动活泼了不少。

        歘!

        宝钗赶紧把自己的念头收起来——她生性谨慎,才听了钟青元被知识硬生生灌死的故事,怎么敢在完全同款的操作之下感悟什么天地大道。

        收了那奔逸的意识,宝钗已是吓得满头冷汗,但再一检查自己的潜意识,发现虽然有些波动,但确实没什么大问题,这才微微放心。

        她不敢步钟青元后尘去触碰那些文字,只一伸手,将垫在花瓣下面的《道德经》收起,不知是什么原理,那本毫无神秘学波动的《道德经》一撤,原本还大放金光的花瓣也飘飘扬扬落了下来,满屋子的金光也顿时暗淡。

        宝钗伸手接住了飘落的花瓣,将《道德经》还给了黛玉,她自己见识了黛玉激发的金色文字与靠《道德经》激发的文字,明了其中区别,再没有阻止黛玉的意思,由着她伸出手去,轻轻触碰那些金色文字。

        之前为了激发花瓣,黛玉的精神力已经百去九十九,忍着头疼欲裂坚持到现在,宝钗终于不阻止了,她便得以伸出手来,轻轻触碰上那些泛着金光的文字。

        刹那间,光字如同大雨倾泻之后积聚已久即将冲垮大堤的水库,因黛玉的那一根手指而终于寻到了流淌的方向,于是如同泄洪一般朝着黛玉的脑海汹涌而来,霎时间,黛玉非只是脑海中充满了倾泻而来的知识,即便是身体表面也充满了明明灭灭的蝌蚪般的文字。

        但她到底是个a级。

        为了激发花瓣,她已经近乎于抽干了自己庞大的精神海,这直接的效果就是那一堆知识有了可以宣泄之处,这样的知识灌注入空空如也的精神海固然很痛苦,但黛玉的精神海为了容纳自己庞大的精神力,已经达成了一个普通的没有经过修炼的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其坚固程度直接导致了她虽然疼到沙发上缩成一团,但并无崩溃和昏迷的迹象,每一个冲入脑海的字都历历在目。

        许久,知识的冲击结束,脑海里的痛苦告一段落,黛玉浑身被冷汗湿透,但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她挣扎着摆出学院那本《华夏道术基础》中首章就写得明明白白的五心向天的姿势,导引那虚无缥缈的灵气入体,别的地方就算了,主要是已经被冲击得千疮百孔的精神海急需修补。

        清凉的灵气入脑,对于精神海而言,直如干旱到开裂的土地遇上了甘霖浇灌,舒服得黛玉长长叹了一口气出来,她又歇了一会儿,让自己大脑那紧绷的状态舒缓下来,等身体基本无碍了,她才放松了姿势,对宝钗眨了眨眼睛,露出难得灿烂的笑容。

        宝钗:“你吓死我了你还笑!”

        死鬼!(狗头)

        “好姐姐,不要生气嘛。”黛玉不可能感受不到宝钗全程的担心,自然不会介意她说的什么,还非常自然地去拉宝钗的袖子,“反正结果是好的呀,姐姐有空的时候也可以来一回,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的。”

        宝钗对自己本来就是个“姐姐”的定位,妹妹这么撒着娇,她即便前脚还悬着心,后脚也不忍苛责,只拿手指点一点黛玉凑上来的脑门便罢。

        姐妹厮闹完了,宝钗才郑重了神色:“所以你到底得了什么?”

        “功法。”黛玉也严肃了表情,“《碧游经》总纲。”

        碧游……经?

        宝钗的表情扭曲了。

        黛玉知道她在扭曲什么——“碧游”虽然非常好听但并不是一个常用词,黛玉自问也算博闻强识,但就她从小蹭的林如海各类藏书,甭管和神秘学有关没关总之没见过“碧游”这词儿,再往下说,她俩在看完了学院当做新手教材赠送的《华夏道法入门》《扶桑阴阳基础》《南疆蛊术浅析》《天竺佛法概论》《自然魔法浅谈》《仪式魔法导论》……之后明确了她们俩都比较适合华夏道法,于是也下意识地去研读了一些流传下来的道家典籍。

        也!没!提!过!碧!游!啊!

        所以这是哪个流派的野广告?

        但黛玉并不扭曲,黛玉非常肯定地说:“虽然各种典籍里都没提过这个词儿,但是我有一种感觉,这应该是一个……至少曾经是一个伟大的教派。”

        宝钗还是觉得靠不住。

        但黛玉还是劝:“姐姐去试试你那枚花瓣嘛,靠不靠得住你可以自己判断,怎么能看也不看就说不是正经道法呢?再说了,那位钟先生的操作也好,刚刚姐姐的做法也罢,都是靠着激发《道德经》才得的那样密密麻麻的文字,能被《道德经》激发的东西会不是正经道法吗?”

        必须不能啊!

        给《道德经》一点基本的尊重可以吗?道门立教之本!

        宝钗心里一阵的“emmmm”,但是黛玉说的话又确实有理有据无法反驳。

        她犹豫了又犹豫,思考了又思考,固然她做事稳健一件事要想三遍,但鉴于她刚才确实因为花瓣□□法的第一句就立刻开始思维奔逸灵感不断,并且也一副没有什么副作用的样子……

        实在不行我可以不修炼!

        决定了!

        宝钗咬咬牙,重新把花瓣拿出来,全然靠自己的精神力予以激发,这个过程难免经历和黛玉同款的精神力耗尽导致的头疼晕眩,功法灌入脑海导致的一阵一阵被冲击的痛苦,自然也少不了盘膝而坐吸纳“灵气”来稳固自己的精神海。

        但是一阵操作猛如虎之后,宝钗的表情仍然没有黛玉那种“闻了道”的欣喜快乐,仍然凝重得一批。

        这当然引起了黛玉的兴趣,她期待地看着宝钗:“我说的不错吧,虽然‘碧游’名不见经传,但是仙人功法的定义应该是没问题的,确实是微言大义,神秘又强大。”

        宝钗的表情非常的一言难尽:“可我看到的不是碧游经啊。”

        黛玉蒙了:“啊?”

        “我看到的东西名叫《玉虚法》。”宝钗幽幽道,“当然,我也只看到了总纲。”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4176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