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31章 仙家的功法

第31章 仙家的功法


就是说……

        这么一瞬间,  对着湘云,薛林二人都有了一点在贾家小住时面对贾宝玉的错觉。

        大概就是那种“你还是得好好读书为将来打算”然后被他“拿起脚来走了”,或者“家里也太花费了,  不省俭些必定后手不接”然后得了一句“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的那种“咱好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无奈。

        但……想一想也对。

        黛玉父母都是军部和学院都不能等闲视之的大佬,宝钗母亲虽不给力但父亲也是掌握了薛家商业帝国还和军部与学院都交往过密的存在,  虽然父母多有忙碌,  但对子女的教育却并不算缺失,加上她们本身就足够聪明颖悟,即便没真参与过军部或者学院的秘密任务,  陡然接手也能飞快适应。

        湘云却是自小没了父母,  叔叔婶婶对她虽然有教育有关心但怎么也不比父母,何况在她成长过程中还有无数次被接到贾家胡闹,  哪怕是宝钗都听湘云埋怨过“史家到底穷成什么样了!贾家还仆佣如云呢,  史家竟连仆佣都不请了,  除了家务机器人能干的家务之外其余部分都要自己动手?好特么累啊!”

        就这情况,  她史家的叔叔婶婶哪敢给她讲军部的任务危险程度?——不讲,她没准还能被叔叔婶婶忽悠,按着叔叔婶婶给她规划的路线,  正常考大学上军校,  毕业了之后高低弄个军职,  至少过上独立女性的不求人的生活。

        讲了……她万一找她的小闺蜜嗷嗷吐槽“凭什么贾家的小姐们在家里过着金尊玉贵的生活而我要去军部玩命啊呜呜呜”,万一再被理解成“果然不是亲生的,  他们能舍得亲生女儿这么辛苦?”然后传扬出去坏了史家叔叔婶婶的名声,那成什么了?

        还不如把孩子送军部去,  国家代我教孩子,反正国家对军人都一视同仁无所谓什么“亲生父母”什么“偏不偏心”,孩子在军部也不可能找正经军人吐槽“叔叔婶婶虐待我才送我从军,  我自己才不稀罕和那帮大老粗一块玩命呢”,简直完美杜绝一切后患,反正叔叔婶婶没来得及教她的,军部的前辈会教的。

        所以……

        现在作为“军部前辈”,被那素未谋面的史家叔叔婶婶坑上一遍的黛玉和宝钗……愁死人了。

        她俩在两位军部地头蛇那憋着笑的表情中,非常尴尬地红了脸,脑海里正在嘁哩喀喳地思考“让这件事显得不那么尴尬”的路径,但再是素有急智,从来就是天之骄子的她们也没经历过这种程度的丢脸,正是脑袋一片空白之际,军部地头蛇到底社会经验比较足。

        ——弗雷德中将直接把湘云抱了起来,给了宝钗和湘云一个“啥都别说了我明白”的眼神,然后轻轻松松将湘云弄到了她的房间,还亲切地问过薛林二人要不要找个医生来看看史小姐。

        黛玉&宝钗:不了,谢谢,丢不起那人\(≧≦)/

        不能这么说

        于是只好,不了,谢谢,连战斗都没参加的湘云最多就是被吓着了,没必要请医生,休息休息就好了。

        弗雷德与云晴柔倒也没坚持,因出了这么刺激的事情,湘云是已经倒下了不用管了,薛林二人出手解决了那个宗教协会的人估计也有些疲累,便要告辞。

        薛林二人并无挽留的意思,但也不肯失了待客之道,送弗雷德与云晴柔到了门口。

        告别时,弗雷德因始终没机会在宴会上问出关键来,现在难免有些不放心,上飞车之前,忍不住问薛林二人:“两位小姐能不能给我们交一个实话?”

        “什么实话?”宝钗问。

        “这次的事情。”弗雷德道,“两位小姐到底有没有解决的把握?”

        这个宝钗不好不和黛玉商量一下便直接回答,还是选择回头看了黛玉一眼,黛玉笑了笑,说:“如果我们能解决,直接解决之后会把任务报告抄送一份到您邮箱。如果我们解决不了,我们也会给学院打报告说事情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能力范围,让学院派更强大的专员来,解决之后任务报告一样会发您邮箱。”

        反正,既然事情已经捅到了学院去,如今看来也确实是超自然力量带来的问题,那就和当地驻军没多少关系了,左右都是学院的内部流程,你们等一个结果就完了。

        “那……大概需要多久呢?”弗雷德追问。

        黛玉又和宝钗眼神交流了一次,说:“我们尽量控制在七天之内吧。”

        然后宝钗含笑续了一句:“但任务这种事我们也不能保证没有什么意外,如果真有额外的事情发生了,多耗些时间也是有的。”

        但那也是“意外情况”了,弗雷德表示理解,他想要的其实也只是个学院会把这件事兜到底的承诺,如今黛玉与宝钗给了,他便放下心来,与云晴柔一并乘上飞车离开。

        黛玉与宝钗送客归来,先去认真查看过湘云的情况,治疗仪扫过好几遍确认大毛病根本没有,精神力也扫过好几遍明确是简单粗暴的被吓着了没别的问题,这才给湘云来上了好几通来自道家的安魂咒。

        确认湘云本就平稳的呼吸估计能顺延到明天早上十点→_→

        然后她俩才走出湘云的房间,给小妹妹带上门,但没有各自回房,而是从空间纽里掏出一堆神秘学用具,来来回回将她们居住封印了七八层,甚至还掏出了信号屏蔽仪扫了几圈,确认过无论是科学端还是玄学端都没有半点被窥视的可能,她们俩才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漱熄灯睡觉?

        那是外人视角。

        她们确实洗漱了,也确实换了睡衣,舒舒服服地躺平到了被子里还关上了灯呼吸开始平稳被子开始升温,但同时,黛玉的房间里悄然探出了一条在夜色掩映之下丝毫不露痕迹的兰花叶片,宝钗的房间里则简单多了,一块内里仿佛封印了一丝火焰的冰晶无声地从二楼跳了下去,稳稳当当落到了兰花叶片上面。

        兰花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两片叶片的夹角稳住了冰晶,随即在一片植物的掩映里,悄然翻出墙去,在已经变成旅游星于是人口密度大不如前的地球深夜的森林里一顿操作,几有日行千里之效,最终停留在了一处掩映在深山中的宫观。

        以如今厉害人物不是被学院就是被学院的敌对势力收编的客观情况,这种以“给旅人一个心灵的安静归处”的旅游圣地其实一般是不会有什么神秘学力量的笼罩,但这个宫观……不知道是历史悠久的原因,确实有点意思。

        并且那个“意思”还不是来源于正殿,反而是……一般来讲在寺庙宫观里应当是属于角角落落的神职人员居住的位置?

        冰晶哆嗦了两下,在超自然领域震动出了一个信号。

        兰花接收到了,用同样的手段回了一个信号,再之后,它便带着冰晶从宫观中木属性气氛最浓厚的位置悄悄混了进去,目标非常明确地去往那一般来讲是属于“观主”或者“主持”的居所。

        那是一处独立的小院,种了满院子的藤萝,如今正是花开时节,满院馨香,又是古色古香的形制,从哪个角度都充满了世外高人应该有的逼格和气息,忽悠成分拉满。

        满院子的植物给兰花提供了优越的荫蔽,冰晶在夜幕中悄没声地抖了抖,落了一地冰渣的同时,一阵精神力涟漪荡漾开来,悄然屏蔽了所有神秘学上的感应,兰花也抖了抖,这次不是荡开,而是拧成了精神触手,悄然探入卧室。

        许久,精神触手撤出房间,冰块与兰花在紫藤萝的阴影处恢复原形,宝钗开口:“如何?”

        说话间,她已经做了如同那天在马道婆房间里遇到一群牛鬼蛇神的准备,甚至手都已经摁在了空间纽上。

        但黛玉的回答是“很干净”。

        宝钗都蒙了,黛玉也觉得奇怪极了,一伸手一阵风吹开了房间门,那简朴的标准修道人士的房间映入眼帘——没有什么奇怪的眼珠子,没有铺了满地的毛发和血液,就是一床一灯一桌一椅,屋子里悬了个“道”字,书桌上摆了道德经以及木鱼和念珠。

        就这……

        因为不太清楚此地的监控安放情况,她俩不太想走出紫藤萝荫蔽的阴影,只默默探出了监控探头绝对不可能看到的精神触手,细细查过屋子里摆着的一切,一床一灯一桌一椅都很正常,连那个“道”字都不带什么超自然力量,道德经亦然。

        只是道德经那个字体……蛮好看的诶!

        黛玉精神力慢慢探出来,缓缓将《道德经》覆盖起来,这在监控视角里就是那本《道德经》仿佛被什么力量浸染,一点一点消失。

        黛玉操纵着自己的精神触手慢慢把那本《道德经》拿到手里,这个动作得了宝钗侧目:“你拿这个干嘛?”没感觉到半点这东西的奇异之处啊。

        “我也说不清楚……先拿着吧,万一以后有用呢。”黛玉道。

        宝钗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再看向那个房间:“钟先生临死前都要让我们来探一探他的房间,不管是好意还是恶意,是真有东西还是陷阱,总之不应该这么平静啊?”

        除非……

        两人目光交汇,异口同声:“有人来过了?”

        可是能来个什么人呢?

        黛玉与宝钗面面相觑,她们目前为止了解到的情报有限,靠猜测是没有前途的,不用纠结什么,宝钗直接护着黛玉摇身一变,在满院的繁盛植物中悄然变回了兰科植物的模样,植物地上部分倒是一切正常,只是放出精神力略一感应,便能发现它的根茎已然悄悄散开,跟着根茎一块散开的是浩瀚的精神力。

        再不一会儿,四面八方便有星星点点不属于黛玉的精神力凝聚了过来。

        霎时间,兰花的每一条叶片都在分外奇异地摆动,分析着那些气息的来处,探寻着气息的主人做过的事情,很快就分辨出了她们要找的目标人物,还将他剩下的所有气息都汇聚到了兰花最中央,按理说是能抽出花剑的位置。

        到这时,意识早已与兰花融为一体的黛玉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扩散开的精神力收回来,重新凝成一支触手,那动作那气势有些类似于西方油画中的上帝创造亚当,但实际上,当她的精神力真正触碰到她收集到的那位宗教领袖·钟青元先生残存的精神力时,被灌入了一大堆意识的反而是她。

        信息流虽然不大,但并非自己记忆的信息流冲击让她一个a级都忍不住精神一阵震颤,好一会儿她的精神才彻底舒缓下来,但事情显然不能如此结束——在宝钗的视角里,那株兰科植物很快就收敛起自己的所有枝叶和根系,慢慢把自己缩成一团,那些枝条慢慢包裹住了处于最中心的外来精神力,不过片刻,那团精神力便再也支撑不住,有记忆缓缓流淌而出。

        而黛玉看到了钟青元。

        他在地球的黑市购买了一枚黑色花瓣——黑市是一个比之于地球时代华夏国的潘家园还真假难辨的地方,在没有门路的情况下能从中购买到的物件儿百分之九十九是假货,这种情形下钟青元本不应该对一枚看上去和正经宗教一点关系没有的花瓣,偏偏他那次去逛街时一时心动买了一本书。

        就是那本《道德经》,这在华夏道家而言并不是什么道不轻传的经书,钟青元自己都收藏有好几套不同注解和版本,之所以还买,无非是因为心喜这本书上展现的书法。

        而《道德经》有异动。

        那种能判断出来就是针对那枚花瓣的异动。

        钟青元心头那个狂喜,心说年少时看玄幻小说时还对里面主角随随便便逛地摊都能逛出绝世珍宝的桥段嗤之以鼻,如今人半截儿入土了,没曾想还能有此奇遇。

        他想都没想过这会是个坑。

        众所周知,拿什么坑都不会拿道德经啊→_→道德经是华夏道家的基础,夸张点可以说是道门功法的来源,如今是不是末法时代那不好说,但只要剩下半点“修道”的可能,《道德经》上就不可能被任何奇奇怪怪的人物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手脚。

        于是愉快地揣了经书拿了花瓣回住处,一回来就生怕被谁发现一样小心关了门拉了窗帘,在房间里对着《道德经》和花瓣就是一顿研究。

        啥玩意儿都研究不出来,气得差点把书和花瓣一块烧了,心灰意冷把花瓣丢到了书籍上面,倒头就睡,却半夜惊醒——被异象惊醒的。

        钟青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道德经》之上,那枚花瓣反重力地漂浮着,散发着仿佛能把一切光芒吸进去的黑色灵光,周身围绕着有细若蛛丝的点点黑芒,黑芒争先恐后朝着花瓣涌来,让花瓣看上去愈加深邃迷人,仿佛什么光线都能吞噬进去。

        钟青元求了一辈子道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看到这样的情景直接就蒙了,既不知道如何助长黑光灌入,也不确定要不要制止这个进程,只能呆滞地看着花瓣吸收,时间流过,渐从夜半三更变成曙光破晓,但于钟青元而言,虽然身体上已经在嗷嗷叫干嘛呀一把年纪还熬夜,但精神上却是不明觉厉和兴奋至极。

        一个晚上到底没有白等,在那花瓣终于吸收足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黑芒之后,终于缓缓地开始收敛了起来,到了最后,花瓣上面便仿佛是开了光脑投影一般直接就是一篇光幕,光幕之上直接就是一个一个古体字,但凡钟青元不是个研究华夏古文化的选手都认不出来。

        钟青元这辈子看过科学端的无数优越的光影表现,但这纯纯来自玄学端的力量还是让他目瞪口呆,乃至于忍不住伸手想去触摸一下,屋子里就他一个,摸不摸的也不会有谁嫌弃他乡巴佬,于是他也就摸了。

        一摸就摸出事了——那悬浮的光字仿佛瞬间就有了灵魂,比之前青芒着急进入花瓣还要恐慌地冲入是钟青元脑海。钟青元的精神力连d级都不是,面对这种连黛玉和宝钗这种a级大佬都得抖三抖的信息流,当然只有被冲垮的份儿。

        结果就是光字疯狂灌入,他的精神不受控制地一阵一阵抽搐,很快身上就有了多处裂痕,每一处裂痕深处都仿佛有一只眼珠若隐若现,钟青元很快便浑身浴血,再不片刻,便直接倒在床边。

        黛玉的秘术只能看钟青元视角,实在无法知晓他昏迷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等他再一次醒来时,他身上那些恐怖的变化仿佛从未出现,他自己的精神也是前所未有的好,但还没来得及回忆一下晕倒之前的奇遇,已经收到消息说学院要派专员过来解决最近地球频发的灵异事件,人已经快到了,邀请他去陪一陪学院的专员们。

        钟青元没有拒绝,或者说……因为作为“人”的钟青元不可能拒绝,所以现在那位钟青元也不能拒绝。

        再后来的事情,便不必赘述了。

        看过了此地残余的钟青元的所有信息,长在地上的兰科植物舒舒服服伸展了一番它的枝叶,随即再变回原样,折腾这一通让黛玉脸色微有苍白。

        宝钗非常理解黛玉的虚弱,等她缓了两口气才问及到底看到了什么。

        对盟友没什么好隐瞒的,黛玉把整个故事都给宝钗说了,末了难免有些感慨:“我在记忆碎片里看不出花瓣里冲入他脑海的信息流是正道是魔道,但总之肯定和神秘学有关。虽然后来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知晓,但基本可以判断,钟青元的真正死法是他的大脑接受不了他追求了一辈子的神秘学中蕴含的知识,撑爆了。”

        宝钗忍不住“嘶”了一声,立刻便懂了黛玉的心情。

        实在……

        求了一辈子神秘,末了真见到了神秘,却被神秘学知识活活撑死……虽说正经虔诚的修道者都有点“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自觉,但真的朝闻夕死,也却是让观者感慨。

        回头再看了看那身为宗教领袖却依旧简朴的房间,两人长长叹息一口气,默默收拾了心情,此地再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物事,便双双悄然离开了这一处宫观,回了下榻的山庄。

        此时天还未亮,但两人早已过了困劲儿,加上才从钟青元处得到了她们手中花瓣的另一个用途,哪里有什么困意,便索性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客厅,宝钗放出了精神力警戒,黛玉默默掏出了自己的花瓣。

        钟青元对花瓣的研究限于手段,只能看看外形翻翻古籍再用点现代化工具看看是否内里中空而已,这些办法对玄学端的产物来说基本无效,但在黛玉手里,事情便简单了许多。

        黛玉直接把花瓣捧起,以双手为媒介,但这次不再是将花瓣包裹掩盖花瓣带来的一切神秘学波动,而是直接把精神力往里灌。

        平时黛玉根本想不到这样的花瓣使用方法,但现在真拿精神力硬灌了,花瓣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意思,甚至……不知是不是错觉,黛玉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仿佛是渴了几个世纪终于得了一口水喝的“咕咚”。

        喝水之声难辨真假,但玉花之中那种对于精神力的渴望是真真切切被黛玉感知到了。

        a级大佬不缺精神力,确认过注入精神力好使,黛玉就将那花瓣一托,让其在自己眉心之前三寸处悬浮,随即闭上眼眸开始往外开始磅礴地输出精神力,花瓣不愧是仙家之物,即便黛玉的精神力汹涌如潮,它也是照单全收,直到黛玉脑海里都开始传来一阵一阵因为匮乏精神力带来的头疼和眩晕,它才有了一点收敛的想法。

        但,仅是“收敛”。

        黛玉总觉得如果她的精神力再上一个台阶,花瓣也能把她所有储存的精神力照单全收。

        不过不重要了,反正有了这样一通操作,原本青色的花瓣现在是金光大放,金光之上便如同黛玉在钟青元记忆中见到的一样悬浮了细细密密小蝌蚪一般的光字。

        她的花瓣里也有仙家功法!

        黛玉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她抿唇强压下了心头的激动,来不及去想这世上到底有多少花瓣,这仙家功法又是传承自何门何派,总之现在那小蝌蚪一般的光字仿佛与黛玉的呼吸形成了某种共鸣,让黛玉见之心喜,忍不住伸出手来,想去触摸那些文字。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41760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