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26章 共同的敌人

第26章 共同的敌人


这下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黛玉脸色变了又变,  许久才低声道:“你来的时候可遇上了什么人?有没有被人发现?”

        宝钗淡定异常地抿了一口茶,给了一句:“我想的并不比你少。”

        你能想到学院会因为我们这次特立独行的行为而暗中观察我们,  我也能想到,  所以从回来开始直到现在,我们俩安分守己了一个月,就是为了让学院放心。

        当然,一个月来我也没白待着,  至少学院送给我们最初级的那一兜子书我都看完了,  该学的也学会了,  甚至还进行了自己的一些小改动,  观察过了学院巡逻的频率,这才选择了在防卫力量相对薄弱的上午来拜访你。

        宝钗做事能周全到什么地步黛玉心里是有数的,她也不在这件事上多纠缠,只问:“你这花瓣是哪里来的?”

        “不如你猜猜看?”宝钗眨眨眼,  笑道。

        黛玉:那你要这么说……

        学院没送给我,  当然也不可能送给你。

        “不是那个赠你冷香丸的和尚。”黛玉一笑,“应该就是已故的薛家姨父留给宝姐姐的了,对么?”

        “是我爸爸。”宝钗回答,  “但……动作不对。”

        什么动作?

        ——留。

        黛玉不解了:“倘若不是特地当做传家宝留给你,以薛家财货之多,  你们盘点遗产的时候,难道还能特别注意到这枚……对于没有在神秘学上开窍的人来说平平无奇的花瓣么?或者……你步入神秘学之后才多久,每天学基础知识还来不及,怎么有空去盘点财产?”

        “所以你在神秘学上开窍之前见过这花瓣——多半是在林姑父林姑母身边。”宝钗挑眉,  “才知道对没开窍的人来说,花瓣平平无奇,对不对。”

        黛玉当场:“……”

        嘿你套我话是吧!

        看着黛玉有生气的预兆,  宝钗麻溜儿恢复了那个靠谱宝姐姐的状态,正色道:“好了好了不闹了,我见到这样的花瓣……一共两枚,一黑一青。”

        “两枚?!一黑一青?!”

        “两枚。一黑一青。”

        ——薛宝钗的父亲,曾经薛家真正的顶梁柱,偌大商业帝国的掌控者,帝国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以一己之力带给整个薛家珍珠如土金如铁优渥生活的真大佬。

        即便是这样的人物,当时为了把这花瓣弄到手,也花了近半的家财。

        此话不好宣之于口,但黛玉还是用眼神疯狂暗示了一下——你爸他怎么想的,他明显不是神秘学人物,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花瓣连个漂亮首饰都算不上……

        宝钗看懂了,宝钗一摊手:“你以为他愿意么。”

        还不是有更大的大佬要求!

        ——商人,没有掌控政治权力的商人,自古以来都是需要找到一个靠山才能安安心心做生意,而薛家之所以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离不开靠山足够强大的原因。薛家求得靠山庇护,当然也就需要在一些时候出面为靠山解决一些事情。

        比如在那一次地下拍卖会中为靠山把这花瓣拍卖到手。

        “你这么早就接触你家的生意了么?”黛玉问,“知道得这样细节?”

        宝钗回答:“我父亲本来看重我就多于看重我哥哥,从小各种家族资源也是倾向于我。但拍卖会的事情倒和看重谁没多大关系,甚至可以说……倘若没有我,我父亲还进不去那次拍卖会。”

        “这话从何说起?”

        “我精神力强。”

        ——地下拍卖会之所以“地下”,当然是因为里面拍卖的东西都不太见得光,而越是这种不见光的地方,越需要硬实力,比如神秘学的力量,比如强大的精神力。

        单纯的钱可不好使。

        何况即便靠着单纯的钱拿到了宝贝,不见光的拍卖会嘛,会后的杀人夺宝基本是保留曲目,如果没有显露出来的足够强大的实力,前脚斥巨资购物,后脚可就是赔命了。

        “我父亲的精神力甚至连打开光脑都够费劲。”宝钗道,“他去这样的拍卖会容易露怯——即便是带家中供奉的精神力强大的保镖,也管不住保镖见猎心喜,还不如抱着我去。”

        这样,父亲看上去身上一点精神力没有,但闺女却是五六岁大小精神海深不见底,正常人看到这个组合是会觉得父亲草包生出了个变异闺女,还是会觉得父亲深不见底善于隐藏,闺女虎父无犬女但到底不比其父?

        黛玉父母很强,她并没有这个烦恼,但她还是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只问:“拍卖会上,一次性拍卖两枚花瓣?”

        “一枚。黑色的。”宝钗道,“拿到花瓣之后,没等到压轴拍卖品出来,我父亲就带我离开了那个星球。但在空间虫洞穿梭的时候,虫洞前方显示空间动荡,我们给私人飞船减速等待空间动荡过去,在飞船中坚持了120个小时之后空间动荡才过去,我们启动飞船往前开,发现在那动荡之处多了一枚花瓣,这次是青色的。”

        这还能不赶紧拿下?

        黛玉想了想,问:“你们没有两枚都交给你们那位……靠山么?”

        宝钗给了黛玉一个丝毫不大家闺秀的斜瞥:“换了你,你会给么?”

        黛玉微笑。

        不会:)

        为了靠山去拍卖会花钱买黑色花瓣,那是靠山知道了黑色花瓣存在,这要是不交出去没办法和靠山交代。

        可青色花瓣……你不说出去谁知道啊!

        是,薛家是有靠山,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谁也没有靠自己靠谱,现在机会都摆在你薛家面前了,你还老实巴交把你那个靠山都非常重视的同款不同色的花瓣交出去?自己留下来研究研究都不敢?

        然后做你那靠山一辈子的附庸呗?

        那是愚蠢!

        “所以,这青色花瓣就是你父亲留给你的呀。”黛玉不解了,“我有什么没猜对么?”

        宝钗笑容带了一点酸涩:“我说不算留给我,是因为我父亲把黑色花瓣交给靠山之后,在回来的路上,遭了星兽袭击,剩下一口气等我家的人赶到,没和我母亲我哥哥说什么,只留下我,给我说,让我还是老老实实把这枚不详的花瓣交给我家那位靠山。”

        “怎么改主意了?”

        “他说。”宝钗沉声道,“冥冥之中他有一种感觉,星兽袭击说是意外事件,但总有一种冲着他来的意思。他这辈子其实大多数时候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商人,唯一一次和超自然力量打交道就是这两枚花瓣了,他怕我重蹈他的覆辙,也因为这枚花瓣死在了超自然力量之间的角力中。”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父亲对家族对事业原本还有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但人之将死,看着除了慈和啥也没有的老婆,除了傻逼啥也没有的儿子,聪明灵慧但很难一拖二还压住薛家那好几房虎视眈眈族人的女儿,什么情怀都不作数了,只希望他们能好好活下去。

        “所以,把花瓣交给那位靠山。”宝钗开口,“换靠山庇护我们母子三人,避免我们三人被内外各种压力倾轧成意外。这是父亲能给我们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父爱如山,大抵如是。

        但现在看来……

        “那是你父亲的遗愿了,可你还是没交出去。”黛玉道,“在想什么呢?”

        “女儿亦有凌云志。”宝钗坦然地看着黛玉,“我想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我亦想查清楚这花瓣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致使父亲丧命,我还想知道,到底我父亲是死于天灾,还是……人祸。如果是人祸,那个人是谁。”

        这话出口,黛玉心跳也少了两下。

        但她面上并没有表现什么,只道:“后来你拿着这枚花瓣,没有遇上什么奇奇怪怪的星兽袭击或者灵异事件吗?”

        “我那时并没有途径接触超自然力量,只能凭想象琢磨如果父亲的死因和这花瓣确实有关,可他又确实按照靠山的要求已经交出了一枚花瓣,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才导致了他丧命。”宝钗道,“思前想后,我觉得可能是某种奇异的气场。”

        “气场?”

        “嗯。”宝钗开口,“既然猜到了有这个可能,我又在星网上查了些奇奇怪怪的论文,逛了不少半真半假的论坛,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引出我的精神力,把花瓣缠了一圈一圈又一圈。至今倒是没遇上什么暴力攻击。”

        黛玉沉默了一下,幽幽道:“所以就是有非暴力的攻击呗。”

        “那倒没有。”宝钗失笑,“但我的那个病就一日比一日重了。”

        “哪个病?”

        “需要吃冷香丸才能好的那个病,其实小时候只喘嗽一些,倒不觉得什么,只是拿了花瓣之后的那次,我险些命都折腾没了。”宝钗说起来还有些后怕,“到底是不是花瓣奇异气场的影响……我就说不清楚了。不过好在虽然险,但那和尚出现的及时,又很巧配齐了药,吃了药之后也还好,身体各项机能也没有明显下降,我就没舍得把这枚花瓣扔出去,权当拿冷香丸养着它罢了。”

        黛玉直接爆发了一个意蕴悠长的:“啊???”

        “我的故事说完了。”宝钗诚恳道,“我现在要问你,你看到这花瓣的时候,是一枚,还是一对?”

        黛玉尴尬了一下。

        ……我的故事并不曲折,毕竟我爹妈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没告诉我。

        宝钗眨眨眼,这个问题尴尬的话,她转了个问题:“我或者换一个问法……你父母是有给你留下花瓣么?”

        黛玉还是很尴尬。

        就……她苦笑:“我不知道。”

        父母留给她的东西太多了,并且他们离开得都黛玉过分印象深刻,她……其实一直都逃避去面对,除了不得不掏机甲战斗之外,她一直都没有细查。

        “快去翻翻。”宝钗开口,“我父亲是个普通人害怕招惹是非就算了,林中将夫妇那么强大的存在,我怎么想都不觉得他们会直接把东西都交出去,不把宝贝留给你。”

        “稍等。”黛玉咬牙,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宝钗喝了快一个小时的茶,黛玉才脸色苍白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如何?”宝钗问道。

        黛玉手一挥,一个玉盒被放在了桌上,一打开,便是同样被精神力缠了一圈又一圈的青色花瓣。

        到这里,两人的同盟关系就算真正的确立了。

        “黛玉。”宝钗斟酌了许久,才沉声开口,“既如此的话,你的父亲母亲和我的父亲的真正死因……咱们可能得一起查了。”

        “可以啊。”黛玉丝毫没有回绝的意思,“但是我还有一事,请宝姐姐解惑。”

        “你说?”

        “宝姐姐一直说什么靠山靠山的。”黛玉道,“不妨宝姐姐把那位驱使薛家姨父去拍卖会争夺这枚花瓣的靠山到底是谁一并告诉我?不然我还是很难安心。”

        “这没什么不好说的。”宝钗笑得坦然,“我觉得你很容易就能猜到。”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41760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