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23章 天地之浩大

第23章 天地之浩大


以普通人的目力之极限,  是不可能从凸碧山庄一路看到王夫人居住的别墅的。

        但超自然力量可以。

        以普通人最敏锐的感受,也不可能知道黛玉在手指轻点通灵宝玉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但超自然力量也可以——

        在元春的视角,能看见那株被皇室形容为“强大,  神秘,恐怖”的兰科植物慢条斯理伸出了一片细长的叶片,轻柔地搭在了她弟弟的通灵宝玉之上。

        叶片上有血红色的脉络,当叶片搭到了通灵宝玉之上,  那脉络仿佛丝毫不费力地突破了次元限制,  探入通灵宝玉之内。

        通灵宝玉本来是暗淡的,暗淡到了元春这么一个得皇室赏识,  得以赐药步入超自然世界,到如今已近十年的神秘学老人看过了无数遍这玩意儿,都没觉得它有什么神秘表现。

        可是兰科植物一碰,哎哟喂了不得了!

        ——不过片刻,  通灵宝玉就显现出了十二万分的宝光来,  飞快将宝玉连带凤姐身上缠绕的黑气都清除干净,  但他们二人都只是普通人,黑气虽然退散,  身体还是受了伤害,  基本没可能立刻醒过来。如果没有通灵宝玉,伤筋动骨一百天地休养下来才有可能恢复元气,但既然有通灵宝玉,应该没几天就能恢复如初。

        不过这不重要,本来元春也没想让弟弟和堂弟媳妇有事,  不过是探探自家娘家的底,试试看姑父到底有没有把那宝贝送到贾家而已,即便学院不来人,  等凤姐和宝玉真到了弥留之际,元春自己也是要出手救人性命的。

        关键,自己是什么时候显露的行藏,被那两个小丫头意识到了?

        并且,林家表妹那一眼啊……我的天!

        这固然不带什么烟火气息,也谈不上什么憎恨警告的,但她身后那一株巨大而恐怖的兰科植物则不然——植物的叶片却微微颤动,随后,在那叶片的最深处,兰科植物能抽出花茎的地方,一阵扭动之后,从中滚出了一颗猩红的,带着粘液的恐怖眼珠,穿越千山万水,向身在凸碧山庄的元春投来了同样不带什么烟火气息的一眼。

        黛玉作为一个活人,她的眼神无论带了什么情绪,终究不至于给人的精神造成什么创伤,但神明的眼神则不然。

        神明嘛,哪怕祂看你的眼神充满慈爱,可落在普通人眼睛里那都是不可名状,都是人类无法描述的疯狂。

        但还好,只看了非常短暂的一眼。

        一眼之后,兰科植物也不知是什么心情,兴致缺缺地翻了个漂亮的白眼,然后懒懒散散地缩回了重重叶片之内。

        元春,喘息不已。

        这样短暂的时间,又只是个隔空的眼神,自然不会给元春造成什么缺胳膊断腿的伤害,但……

        但这对她的弱小心灵是多么大的创伤啊!

        她惊魂未定,甚至下意识地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感受着肚子里那个全新且强大的生命让渡给她的超自然力量,这才感受到了些许底气。

        她摸完了肚子摸胸口,感受着自己胸腔里的心脏跳动频率逐渐恢复正常,这才托着那已经有点规模的肚子,慢慢出了凸碧山庄,去自己的别墅,一通操作屏蔽了所有超自然力量的感应,用光脑走加密通道打通了皇室的通讯。

        另外一边。

        外孙女回来了这种事,对于贾母这样一个爱热闹的老人家来说,肯定是要开个宴会的。

        但是呢,凤姐是很好用还会逗趣的孙媳妇,宝玉是老祖宗心尖尖上的凤凰蛋,他们俩躺倒了,老祖宗是实打实伤心过一阵的,现在他俩好了,于是老祖宗所有困劲儿累劲儿都上来了,拉着黛玉捎带着宝钗没诉上一会儿离愁别绪老人家就开始上下眼皮打架,黛玉和宝钗便非常善解人意地告了退。

        宝钗自要去找她自己的母亲哥哥讲一讲体己话,黛玉那边也有紫鹃过来带表小姐去休息,去的是黛玉在贾母居住的别墅里单独留出来的卧室,但因为有日子没人居住了,即便有家务机器人打扫,房间到底没有之前黛玉居住时那样的人气。

        黛玉倒不在意这些,向紫鹃问了两句她走之后贾府如何,就打发紫鹃忙她自己的事情去了,自己坐在卧室阳台的桌边,从空间纽中拿出了学院厚厚的基础知识手册,开始学习——

        说来还有两分哭笑不得,药磕过了,学院也加入了,新手任务都做完了,可除了父母那点不算神秘学教育的教育,连带杨先生指点过的那不成体系的一点使用技巧,黛玉还是对神秘学一无所知。

        实在心虚得很。

        好在书上都有,可以现学。

        黛玉是个正经学神,甭管是经史子集还是爱情故事,再或者是这种操作指南,只要一打开都能很容易就能投入进去,书上偶尔会介绍一些常见的小窍门,她也就将书摊在膝盖上,按着书上的说法掐上那么一两个法诀试图灌入精神力,一时间倒是也自得其乐。

        “干什么呢!”正在黛玉看书看得正是得趣时,肩头陡然被人轻轻一拍。

        黛玉惊了一下,转过头来:“宝钗姐姐不和姨妈与表哥聊了?”

        “没什么好聊的。”宝钗丝毫不见外地在黛玉对面坐下,道,“左不过听他们埋怨我怎么这么狠心想尽办法都要抛下他们选了这条路,埋怨着埋怨着又自己松了口,说什么事已至此,让我做什么事都要小心之类,我乖乖听一会儿,让他们发泄发泄情绪就完了,我要一直坐那儿,他们能从白天念叨叨晚上,那才是真的挑起家庭矛盾呢。”

        万能的宝姐姐也有这种家人跟不上自己思路的烦恼,黛玉都忍不住低低笑了笑:“你哪是会因为这个生气的人。”

        宝钗自嘲地笑笑,也知道自己说的是气话,摇摇头便把这事儿放下了,只重新整肃了神色,身上微微一震,有防止窥探的精神力在黛玉房间里散开,而后她才说:“我倒不是来和你抱怨我妈妈哥哥的,来找你,是想和你谈谈,你对贾家那位大姐姐怎么看?”

        黛玉歪头,一片天真:“什么怎么看。”

        “你在我面前还装傻。”宝钗靠着靠背,声音已经带了一点点冷意,“我不信你不觉得奇怪,以今天我们远远看的那一眼,她即便身怀六甲,一样有本事解决宝玉和凤嫂子的问题,可她没有出手,为什么?”

        黛玉看着宝钗,许久,缓缓地笑了出来。

        她的声音非常轻:“这有很多种可能啊……”

        但她们俩谁都没有莽撞地去质问元春。

        当晚的宴会上,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元春也没有提黛玉那个险些让她动了胎气的眼神。

        然后,宾主尽欢。

        ……至少是看起来宾主尽欢。

        席散之后,宝钗自去薛姨妈暂住贾家的别墅找母亲哥哥,黛玉跟着贾母去以前的房间休息,和往常黛玉还住在贾府的时候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贾母老辣的眼光里,只觉得林丫头不一样了。

        她从容了很多。

        之前吧,作为外祖母,贾母固然想让黛玉待在贾府像在家里一般,为此对黛玉也算万般怜爱,寝食起居和贾家最得宠的宝贝凤凰蛋都是一个规格,但……不是家就是不是家,虽然黛玉从来没有在老人家面前表示过什么,但老人家就是能看出来她紧张。

        那是一种“我是来做客”的紧张,你如何对她,都很难改变那种“生怕他人耻笑了去”的定位,乃至于不肯多行一步,不肯多做一事,虽然她在你面前也笑也开心也撒娇,却始终有一种隔了一层的感觉。

        但现在没有了。

        她似乎不在意这些了,那份喝个茶都要看看贾家喝茶是个什么规矩然后默默把自己的习惯改过来的小心谨慎仿佛从未存在,她的脾胃受不了才吃饭就喝茶就不喝,也没有再随便来个人就“忙起身见礼”,更没有前脚“才读完《量子物理》”后脚就“只是粗粗识得几个字”,她大大方方展示着她的才华和能力,她优雅地和自己最优秀的大孙女周旋,说着贾母都听不懂的□□势和星兽防卫。

        不经意间,原来小外孙女竟是这样的强大。

        晚间,贾母带着黛玉回自己别墅的时候,看着仍然非常美好的外孙女的侧颜,脑海里闪过了许许多多的思绪。

        末了,原本贾母想的是和玉儿难得一见,今晚上就让玉儿和自己睡,祖孙俩好好说一说体己话,但……想了又想,贾母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笑着凑过去亲一亲小外孙女的面颊,随后便让紫鹃带她去休息。

        黛玉确实是从容的——那种我不需要再在贾家讨生活,也不需要再怕任何人耻笑我或者看轻我,我就是回来看看外祖母,外祖母要安排我怎么睡都没关系的从容,她笑着也亲了亲外祖母的脸颊,跟着紫鹃去了她的房间。

        当然,贾母并没有睡着。

        她反反复复地回想起一些往事,什么贾敏想去军校于是和自己之间反反复复的斗智斗勇,贾敏拐回了文武兼修优秀异常的林如海时那眉眼之间的得意甚至说是嘚瑟,还有她作为看女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少数派丈母娘对林如海有过的种种刁难最终都被林如海一一化解,化解的过程中那风度那从容简直……中老年妇女都拒绝不了的潇洒。

        还有,完美继承了林如海和贾敏的长处,风流超逸的小外孙女。

        想起她失去了父母被军部送到贾府来时那瑟瑟缩缩的一小团,想起她惊弓之鸟一样在外祖母家也非常谨慎生怕做错了什么,想起紫鹃给自己汇报的因为周家媳妇行事不当她当面嫌弃了一句“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想起因为薛家那个叫宝钗的丫头到贾家住,因为过于完美而让黛玉有危机感,想酸又不敢太酸的样子,终究小女儿心性。

        还有,如今的强大与从容。

        是不是什么军校什么学院都有些神奇的魔力,能让本应该娇怯,温柔,羞涩的女孩变成现在的样子。

        让贾母有些畏惧,又莫名羡慕。

        辗转难眠。

        “老太太。”在贾母第n次翻身睡不着的时候,帘子外面响起了贾母用得最顺手的私人生活助理鸳鸯的声音,“睡不着么?”

        贾母在帐子里“嗯”了一声。

        然后鸳鸯把帘子掀开,带上了一点年轻女孩才有的调皮:“让我猜猜,老太太想什么呢?”

        贾母和这位私人助理关系一直非常不错,闻言笑了笑,没搭话。

        鸳鸯很自然地把老太太扶起来,又在她腰后垫了足够松软的垫子,还给老人递上一杯温度适宜,加了一点点助眠剂的水,才笑道:“我记得老太太有说过,林小姐已经无家可归了,再在外面找个婆家什么的,要是被欺负了,贾家想出面都不太容易,还不如做个基因匹配,如果子孙患遗传病的概率不高的话,可以让她就嫁在贾家,嫁给咱们宝玉,孩子嘛,靠基因工程生就行,不怕近亲结婚的。”

        贾母接过那杯水,低头抿了一口,似是自嘲:“现在我可不敢这么想喽。”

        孤女林黛玉嫁给八大元帅的后代,哪怕黛玉父母曾经在军部有着那样的赫赫声威,到底人家已经是孤女了,其中阻力……除了贾政和王夫人应该会对“娶父母都没了的黛玉?不给宝玉娶个其他贵族家的姑娘联姻?!”有意见之外,贾母自己都犹豫颇多,生怕为了外孙女委屈了大孙子,又怕大孙子委屈了外孙女,只好决定好好让他们俩培养一下感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长大,认定了彼此再说。

        可没有机会了。

        外孙女有自己的打算,她现在看到了贵族门阀之外的那片广阔天空,她还成为了学院的一员……贾源和贾代善甚至都不是学院成员而只是曾经在学院进修,正式成员只要能正常发展,将来到底会是什么地位那用后脑勺都想的明白。

        现在再看,倒是宝玉配不上黛玉了。

        鸳鸯跟在贾母身边很久了,家政人员,服务对象抬个手都能看出人家是要拉屎还是要喝水的人精,用脚趾头都猜得到贾母在想什么:“老太太,其实……咱们宝玉天生自带那样一个宝贝,如果狠下心磨砺磨砺,再想办法也给他塞林姑娘和宝姑娘所在的地方去……”

        贾母笑了笑,端着那杯温水,看着水上的波纹,始终没搭腔。

        也不知在想什么。

        当夜,辗转难眠的何止贾母。

        丈夫素来就知道去找那个姓赵的情妇,王夫人都懒得等贾政回来,早早洗漱躺下,然后在大别墅里一样烙着煎饼,思考着是宝钗好还是黛玉好,她当然是更加偏好宝钗的,但今天并没有看到宝钗的本事,反而是黛玉出手救人,就让她心里有一些动摇;

        自从怀孕,为了保胎,一直孤枕而眠的元春在黑暗中托着个肚子靠着好几个枕头,琢磨着黛玉和那株兰科植物到底什么关系,又掌握了那株兰科植物多大的力量,她能在神秘学上走这么远会不会是因为林如海和贾敏已经把皇室想要的宝贝给了她;

        宝钗在薛姨妈住的别墅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大大方方谈着“当时妈非要来依傍姨母居住,孤独不孤独的都是其次,主要是薛家势颓,总得靠着强大的姻亲才能守住现有的产业,而我和宝玉年龄相仿,我嫁了宝玉,那就是亲上加亲,更能拉近贾薛两家的关系,再有,哥哥平时行事混账得很,妈不好管,托姨父也好,舅父也好,总之男性长辈终究好管教些……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的分量已经足够了,咱们薛家不用再找谁庇护了,咱们为什么不干脆搬出去,我给哥哥安排一个寄宿制学校,管得严点,我看他还不学好……”

        都很忙。

        大概睡得安心的只有黛玉了→_→

        ……好吧,也不太安稳。

        自从打开了神秘学大门之后,黛玉确实成功摆脱了夜夜回忆依云星被星兽攻占惨状的噩梦,后来从杨先生那里学到了一个保养身体的口诀,将口诀练习惯之后,不仅能睡整觉了,在睡梦之中还能支使着精神力自我运转增长,简直睡觉神器。

        今夜亦然。

        但是在那暗沉的梦境之中,黛玉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束光。

        她顺着光源走过去,没多久,面前是一个不大的房间。

        房间里站着一个面目模糊的中年女人,右手拿着一只……应该是符笔,左手拿着外形仿佛是莲花的一枚花瓣,但通体漆黑,是那种仿佛能把世间万物都吸纳入体的色号,右手的符笔在花瓣上轻轻一点,明明饱蘸朱砂,却没有在花瓣上留下任何痕迹,点了之后中年女人便在早已准备的符纸上一顿稀里哗啦的操作,画出了十个青脸白发一看就不太好惹的鬼,栩栩如生。

        画完之后,中年女人拿了把大剪刀把那十个鬼剪了下来,随便裹吧裹巴揉成一团,嘀嘀咕咕了几句“莫怪莫怪”,接着便走出了房门,也不知道去干了什么,反正花瓣留在了桌上。

        黛玉就凑过去,仔细端详那枚一看就不太吉利的黑色花瓣,光拿眼睛看是不好使的,她甚至上手触摸了一下,想感受一番花瓣的质感,但几乎是一瞬间,花瓣上面那细细的脉络仿佛突然活了过来,如同无数细小的触手一般朝着黛玉的手指袭了过来。

        刹那间,无数信息流疯狂涌入黛玉身体,梦境中的房间桌子都在疯狂崩塌。

        “嘶!!!”

        黛玉陡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直直看着面前的黑暗,脑海里是那被无数信息流冲击,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记住的震荡感。她虽然不知道那个奇奇怪怪的女人画了十个小鬼去做什么,但她好像想起来那枚花瓣在哪里出现过了。

        妈妈的梳妆台上。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58414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