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22章 叔嫂逢五鬼

第22章 叔嫂逢五鬼


怎么说呢。

        黛玉有捷才,  宝钗算起来也称得上一句见多识广,她们在贾家的时候就发生过“因为彼此过分优秀所以看对方有一点不那么顺眼”的小情绪,但那也是在贾家的事情了,  当走出那一片仿佛活在封建社会里的小天地,曾经的一切也就非常自然的烟消云散,  这时相见,倒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但再是他乡遇故知,面前这个……这个……

        “既然这样……”沉默了许久,黛玉无奈道,  “咱们都是新手,  任务能换个人么?”

        宝钗抿唇,也是苦笑:“据我所知,应该是不能的。”

        然后彼此之间就是沉默了。

        又过了许久,  宝钗长长吐了一口气,  试探道:“对于怎么解决此事,林丫头有想法吗?”

        “姐姐有我就有。”黛玉微笑回答。

        然后,  又是沉默。

        两两对视,  都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弱小,  可怜,和无助。

        又是许久,  黛玉小小声开口:“应该……不算太难吧。毕竟咱俩都是a,任务评级只是d。”

        “理论上是的。”宝钗现在有一种近乎于破罐子破摔的坦荡,  “我接这个任务时就想过,实在不行就用精神力扫一遍,  再不对的也对了。实在不对咱们就回来承认错误,让学院派有经验的人去。”

        计定。

        两人认命地站起身来,一同出门——即便不太想面对,  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凤嫂子和宝玉还躺着呢:)

        ——————

        与此同时,贾家。

        贾家因为凤凰蛋贾宝玉与管家的琏二奶奶躺平了的事,一片混乱。

        ……当然了,没这事儿的时候贾家一般也蛮混乱的。

        就宝玉与凤姐陡然不对劲当日,贾家已经经历过了“胆大的婆娘把人抱住抬回房”——“七大姑八大姨出了一通稀里糊涂的主意都不见效”——“实在不好照顾,索性把叔嫂二人集中送到了王夫人居住的别墅料理”——“抱着可能解决不了问题的希望,通报了自从贾代善过世之后再也不曾主动联系过的学院,求一个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一线生机”——“开始哭!”的全流程。

        黛玉和宝钗飙公务车到达贾家的时候,从外面都能感受到贾家别墅群那一阵一阵的愁云惨雾。

        贾家的门卫认得这二位小姐,也没盘问什么,只忙不迭把人接进来。

        到了贾政与王夫人所住别墅之时,耳中先入耳了一句暴怒的:“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

        黛玉和宝钗俱都哆嗦了一下,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

        就那声音的凄厉程度,引她们进门的小丫头也哆嗦了一下,但到底保留了服务业人员的专业素养,至少没有在外人面前丢人,强行面不改色把她们二人往里引。

        然后,就从“他死了,我只和你们要命”发展到了“调唆着逼他写字念书”再到“逼死了,你们遂了心!”,一路操作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其中夹杂着的哭声连黛玉和宝钗听了都不是滋味,可想而知房间里的贾家人都是什么心情。

        在暴怒的声音之后,就有相对沉稳的男声上来委婉相劝,说起来,这种家族内部成员的互相撕逼,下头的保姆佣人就不要插嘴来添乱了,偏没有,这个时候又有人拱了一句“棺材已经做好了”的火。

        又是一通让人头皮发麻的吵闹。

        一时间,黛玉和宝钗都有一点不愿意走进去面对现实的懦弱。

        但到底还是要面对的……

        两人对视一眼,黛玉是先去了军校又转军部(过程中还流落过荒星)最后才到达学院,屋子没收拾呢就出来做任务了,宝钗的准备倒是充分些。

        当然,这个充分……指的是宝钗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先见之明,从空间纽中取出了一个非常古老的木鱼,咚咚咚敲了三下。

        这于贾家诸人的视角里,虽然内里还是一通混乱,但那木鱼声却几乎是响在了每个人耳朵里,清晰异常。

        神秘得不行。

        三下之后,宝钗把木鱼收起来,不过片刻,凤姐和宝玉的床前,一应哭哭啼啼闹腾不休的女眷都回过头来,房间门没关,一应人等没有丝毫障碍地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宝钗与黛玉二人。

        众人哪里想得到是她们俩,当场都呆住了。

        宝钗和黛玉这才在一个相对没那么聒噪的环境下,走进了房间。

        众人很快反应了过来,常规的只以为她们俩得了消息,又因为之前和宝玉表哥表弟表姐表妹的处的不错,这才回来看宝玉最后一面,旁人倒都还好,主要是贾母,这一块心肝儿肉已经躺床上眼看着就要不活了的时候,另一块虽然不比之前那一块那么心肝但同样也是心肝的存在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贾母虽然已经情绪爆发了好几轮,但又一次被触动情肠,哪里还忍得住。

        当场就将黛玉一把揽入怀中,心肝儿肉地开始哭着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呀!我的宝玉不中用了呀!还不如让我这么个老骨头跟着他去了呜呜呜呜……

        坦白讲,这对黛玉来说,委实不是第一次了。

        但每一次都怪让人吃不消的。

        不过这一次黛玉并不想跟着老祖宗一通哭了——哭什么哭,自家父母那是真的殉国了死透了救不回来了,谁想起来不难过,可现在床上的人可还有救呢。

        她反手抱着贾母,温柔地伸手给老人家顺着后背,知道老人家在情绪激动时是听不清楚人说话的,于是选择了悄然探出精神力,安抚着老人家的情绪,同时还温和地在老人的精神海轻声开口:“外祖母,我是回来救宝玉的。”

        就这一句,贾母的哭声顿了下来。

        她松开了黛玉,一脸惊疑地看着黛玉,仿佛从来不认识这个外孙女,但当她的脑子终于消化了黛玉说的那一句话,又猛然想起了年轻时和贾代善一起见识过的那些事情……

        她惊疑地开口:“你们……不是从军部来的,是……是学院,你已经……已经吃过了那颗药了?也得到入学资格了?”活得久了,她显然是知道一些年轻人不知道的事情的。

        黛玉点头。

        老人脸上顿时闪过了很复杂的神色。

        但这时不是她沉吟的时候,她老人家不说话,王夫人身边的薛姨妈已经按捺不住地拉着宝钗问你们怎么这时候回来,宝钗也是回答一句“救宝玉”,薛姨妈尚还尤可,王夫人眼中顿时爆发出了异常明亮的光彩。

        “宝丫头……”王夫人已经无法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绪了,“宝玉……宝玉这是怎么了?”

        “姨父派人去给那边说了一声。”宝钗仍是一如既往的得体大方,但她大方完了之后给了一个讳莫如深的笑,人多眼杂,她也没有直接提学院的存在,“那边稳妥起见,让我和黛玉来看看。”

        “那边?”这个词儿王夫人听不懂,但贾政秒懂了啊,宝玉现在是他的独子,他哪有不担心的,眼中立刻就迸出了光彩,顺着宝钗的话就问,“现在那边是什么意思?”

        宝钗笑了笑:“当然是让我们来解决问题了。”她笑着示意了一下围着宝玉里三层外三层的各种太太奶奶保姆佣人——该散开散开点吧,人都挤不进去了还看病呢。

        一帮人赶紧给宝钗闪了一条通道出来,随后贾政还指挥了一帮就在这添乱的保姆佣人都退下去——权贵圈里众所周知,学院干活的时候是不太喜欢旁边熙熙攘攘的。

        而这时,黛玉也终于从贾母怀里脱身,同样也走到了床边。

        黛玉和宝钗都是人精,自然不可能在干活的时候露出什么“我啥也不会啊”的神色,但看上去再是镇定从容,现在也难免心里打鼓。

        但,一切的打鼓,终结于看清了凤姐和宝玉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有气没气,身上有没有超自然力量的波动。

        不夸张的讲,她俩才看一眼心里就都有了谱→_→

        死不了(ˉ▽ ̄~)  ~~

        说起来,黛玉和宝玉的玉还有过一段“还好玉没事,不然你让我如何自处”的缘分,宝钗也手把手玩过宝玉那块玉,但彼时两人都没能看出来这块玉有点什么特别的效用,但自从学院那枚类似于“开蒙”的药物下去,现在再看宝玉的玉……

        啧。

        晃眼得很,可见是个宝贝。

        但晃眼中还带着一股一股的污浊气,是那种学院最基础的神秘学读本都会提及的出尘的宝物在声色货利之中打滚久了就会带上的红尘气。

        而宝玉与凤姐二人,在她们二人的视角里,已经是那种浑身黑气萦绕,眼看着魂灵都要被黑气吞没的模样,之所以现在还有点活人气,只是因为玉确实是好东西,在浓重红尘气息的浸染之下,还散发出一丝一丝的清气在保住二人。

        这种局面,但凡有一点神秘学上的造诣,都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宝钗和黛玉对视一眼,顷刻间以精神触手角逐出了剪刀石头布的输赢,划拳划输了的黛玉伸手,轻轻点在了那块通灵宝玉之上,这于贾家诸人眼里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但在神秘的领域,那块通灵宝玉已经是灵光大放,从宝玉身上波及到了凤姐身上,顷刻之间,两人脸色已经恢复红润,呼吸平稳。

        “好了。”黛玉长长舒了一口气出来,“他们身体被折腾了这么一回,累坏了,好好休息着。应该……躺个三五天的就能恢复如初了。”

        王夫人忙问:“他们这么养着,有什么忌讳没有?”

        “别让人打扰了他们就行。”黛玉本想说没什么忌讳,但宝钗先一步开口,“尤其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最好您亲自守着吧,谁也别让进。”这话说完,宝钗还满带笑意地看了黛玉一眼。

        这绝对不是调侃黛玉会关心宝玉乃至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的意思——如今的宝钗可不会开这种玩笑,她也知道如今的黛玉绝对不会因此多想甚至害羞。

        黛玉果然并无羞恼之意,亦是美目流转,看了看窗外,又瞧瞧煞有介事的宝钗,立刻就明白了宝钗说的“乱七八糟的人”指的是谁,遂转头问贾母:“外祖母,我刚才看一圈了,大表姐不是都回家了吗,宝哥哥都病了,她不在?”

        “她在大观园养着胎呢。”贾母见无事,也松了一口气,一手拉了黛玉一手要去招呼宝钗,精通吃喝玩乐如她连今晚上宴会上什么菜都想好了,“我们不让她过来,怕她也躺倒了,那麻烦更大了。”

        黛玉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又看了一眼窗外,眉目一凝,精神力陡然放出便缩回,这个动作自然没有引起贾家人注意,她们只听到黛玉恍然大悟的:“这样啊~”

        而与此同时,刚才黛玉看窗外的那个角度,远远的大观园中,在大观园最高处,凸碧山庄敞厅平台上,拿了个望远镜,附上精神力往这边张望的元春在黛玉精神力一放一缩的瞬间,陡然脊背一寒,双目凝固。

        她仿佛见到了什么极大恐怖之物,脸色立刻白得不成样子。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6072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