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20章 皇室的谋划

第20章 皇室的谋划


黛玉的卧房内,  水溶站在原地,  如同掸灰尘一样轻轻抖了抖身上的礼服,随后水珠比灰尘还乖巧地滑落下来,十秒钟时间门不到,他就浑身干燥,  文质彬彬,  除了他皮鞋下面还有着一汪浅浅的水大概记录着刚才发生了什么之外,一切都很和平。

        他把自己收拾妥当之后,  才将目光投向了床上的黛玉。

        然后,瞬间门失去了呼吸。

        那不是黛玉,  或者至少不是个人——

        那是一株不知应该如何形容的植物,  似兰非兰,以黛玉的床为中心,肆意往四处伸展着它的枝叶花蕊,若是单就如此,倒还不至于让本身也不是啥普通人的四王之一如何诧异懵逼,主要是……那庞大枝叶之上,肉眼可见那蠕动着给植物提供能量的奇异红色血管,那血管也不是啥正经血管,在很多转折关节处都生长了奇奇怪怪大大小小的瘤状物,瘤状物更不是啥正经瘤状物了,上面光芒流转,  隐隐约约像是一只只红色的眼珠。

        黛玉?

        没有黛玉,  床上除了这株诡异到让人头皮发麻的植物,什么也没有,但被褥是乱的。

        就在水溶呆滞的时候,盘踞在床上的植物仿佛感觉到了他,  随即有一片普普通通的叶片卷了过来,带着叶片之上那看上去仿佛没有什么恶意,却诡异骇人,光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的血色肉瘤。

        水溶几乎是立刻就有了决定——在叶片接触到他之前,他先行一步化回了一滩水,虽则如此,这滩水却没有立刻变成那个清澈见底的模样,也就给了叶片触碰到水的机会,然后叶片中那些红色的血丝扩散到水里,刺入了水中尚未来得及消失的实体。

        然后,在水溶的视角里,就是他的器官被刺激了。

        他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有粗壮的血丝丝毫不客气地刺入自己的每一个器官,然后就仿佛一枚种子种到了土里,什么根系什么枝芽都在一瞬间门爆发开来,无论是根系还是枝芽都开始疯狂从他身上汲取养分。

        他成了一个被人予取予求的培养皿,无论在上面种个什么菌种,反正最终都是他吃亏。

        这样的认知让水溶慌张不已,但他现在脑瓜子嗡嗡的,中枢神经无论发出什么指令都不能被身体的其他部位接收到,正在只能闭目等死的绝望情境时,他听到了一声轻笑。

        清灵,飘逸,仿佛春日里第一股破开了寒冰的清泉,有着比在人昏昏欲睡时在太阳穴上涂清凉油还要刺激的效用,水溶终于有那么一瞬间门脑子清醒且恢复了自主权,于是做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自爆。

        刹那间门,一滩浅浅的水仿佛被投了颗炸弹一般爆炸开来,所有还没有来得及变得清澈的器官血管和那滩水一块炸开,血红色的液滴流了满地,这样的威力让那一株似兰非兰的植物都没有办法正面硬接,只能微微侧开了它的叶片和花枝,就趁现在,最核心的那几滴水借着自爆的效果冲到了门口,从门缝里灰溜溜地飞快缩了出去。

        于是,房间门之内,所有叶片慢吞吞挪动着去吸收每一滴炸开的血水,没一会儿,整个房间门就恢复了最原始的那个状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北静王府那边,就没有这么岁月静好了。

        水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伸手从床头柜上捞了大容量的水杯,对着水杯毫无风度地一顿狂吨之后,那要满溢出潜意识的恐惧才缓缓被压了下去。

        ……虽然他把水杯放回去的手仍然战战兢兢。

        但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已经稳了很多——稳稳地搁在自己心口,揉了好半天才将那爆表的心跳压了回去,到了这个时候,黑暗中才响起了一个老者的声音:“如何?”

        “不愧是天生的a级。”水溶的声音还带着那种劫后余生的恐怖,“我的一缕意识差一点就被留在那里了。”他低低叙述了一遍自己混进去之后发生的一切。

        但老者好像不太能共情他的恐惧,听起来甚至还有点嫌弃年轻人实力不够:“东西呢?”

        “没有找到。”水溶回答。

        ——我哪里有机会找啊!我看到那株植物我差点直接吓死!能有分魂回来汇报情况都是我当机立断的结果了!

        然后,就是让人头皮发麻的沉默和黑暗。

        许久,老者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觉得,东西是在她身上,还是在贾家那边?”声音顿了顿,带上了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林黛玉再天生a级也还只是个小女孩,以林如海的性格来推算,倒也不是没可能交给那位贾雨村,再由贾雨村带给贾政……”

        水溶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事实上他少年未及弱冠,被迫继承王位,实打实还没掌握多久神秘学,更没有完全走进权力中枢,他连林如海都没见过,更遑论什么以林如海的性格来推算啥啥啥的。

        但,有另外一个温和稳重的男声接了这个嘴:“贾元春已经去贾家查了。”

        “结果呢?”

        “她说感受不到贾家有什么神秘学宝物波动的痕迹,该不会是弄错了吧。”温和稳重的男声回答,“她给我发消息,说……要不,试探贾家一二?”

        “怎么个试探法?”

        “她没明说,估计也不好明说。”温和稳重的男声开口,“但如果按照我的想法……他们家不是对那位含玉而生的小少爷爱如珍宝吗。”

        “爱如珍宝又如何?”

        “让他病。”男声道,“药石无救,只能依靠神秘学宝物祛除邪祟的病,如果贾家有宝贝,不可能不拿出来救人。”

        苍老的声音冷冷哼了一声:“她亲弟弟,她倒舍得。”

        “左右不会伤了她亲弟弟性命,有什么舍不得。”年轻男声笑道,“她求我,说是看在她将义忠大皇兄的私生女及当年大皇兄交给私生女一并带走的神秘学宝物下落告知我们,现在还在无比辛苦地怀孩子的份上,希望我们能保下她弟弟性命,也不要伤她贾家的荣华富贵。”

        苍老的声音冷笑:“她也敢提。”

        年轻男声也跟着低低笑了两声,却没回答什么,直将沉默贯彻到底。

        北静王都不知道那叨逼叨叨逼叨半天的父子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不一会儿,帝都星东边便渐渐显现出了鱼肚白,黛玉那边也从熟睡中缓缓醒了过来。

        黛玉对晚上发生的那一场战争仿佛一无所知,她醒的很早,舒舒服服起床吃过早餐,再与妙玉汇合,上了学院派来接她俩的公务车,一路呼啸往学院去。

        那是一处山清水秀,仿佛度假山庄的华夏古风别院。

        走入别院,左拐右拐经历了许多游廊,迈过了一处审美非常到位的垂花门,跨过垂花门的时候,黛玉有眼前一花的感觉,再等适应过来,已经换了一片天地。

        入目的是一座庄园,最中间门是一片巨大的机甲训练场,训练场周边建了各种标准到几乎没有设计感的建筑,建筑外面放的是同样没有标志度的石头,上面写着“行政处”,“图书馆”,“收藏室”,“教学楼”之类毫不风雅的名称,有穿着各门各派神职人员衣服的人在各种楼宇之间门匆忙的来来去去。

        就……充满了一种宗教人士在星际社会终于达成了神明层面上的民族大和谐的奇妙蒸汽朋克感,有趣程度大概类似于光头和尚在街头给青袍道士算塔罗牌。

        黛玉有点想笑,忍住了。

        但眼光跳出这个毫无设计感(也因此避免了所有派系和文化争斗)的庄园之外,这片空间门还笼罩了大大小小许多座山峰,每座山峰的绿化做的都非常好,而在树木掩映之间门,能看到中式的飞檐翘角,能看到西式的穹顶教堂,特立独行一点的还有山谷里漂浮着一层浅绿色的瘴气,山崖上还有洞府模样的存在……

        能想象出来的各门各派宗教人员可能偏好的居所风格,此地应有尽有。

        想来这才是学院成员们居住的地方,那些标准的建筑只是用来办事的。

        黛玉在这里的身份不是无依无靠需要外祖母养育的孤女,她是正正经经被军部和学院合伙邀请加入的强者,自然无所谓什么事事留心时时在意生怕被别人耻笑,她只大大方方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妙玉也任她打量。

        待她收了目光,妙玉才笑道:“你年纪太小,应该还没有上过大学,那我们从学制说起吧——虽然学院也在教育部做了一个军事大学的神秘学分校的备案,还拥有博士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给你发一份录取通知书,四年后发学士学位,七年后发硕士学位,十一年后发博士学位,想要军事学还是哲学的学位都可以,但……先说啊,学院是不上课的,也没有学分要求和期末考试。”

        黛玉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个大大的教学楼。

        那————————么大一个教学楼你告诉我你们没有上课没有考试没有学分?

        “那是用来讲道和论道的。”妙玉解释道,“考虑到可能讲着论着打起来,这才修的大了点。”

        讲道——在神秘学上修炼有成的大佬给萌新们开讲座,论道——在神秘学上水平差不多的大家在一起交流神秘力量的使用技巧,但无论是讲道还是论道其实都不构成一个课程体系,也没可能就这些基本内容来开展期末考试或者要求写年度论文。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无论是哪一个体系的神秘学都是非常私人的体验,彼此之间门的经验只能用来交流借鉴而绝不可能全然照搬,也就造成了这奇特的“到时间门我们就发毕业证,其他的就不要指望了”的混毕业证式教育方式。

        “总得有个地方学基础知识吧。”黛玉问。

        “虽然不上课,但不耽误学院给你办学籍,你会拥有一张学生证,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帝国的任何一所大学——包括五大军校上课,理工农医政法军商学哪一行都随便你,一切管理都按着你去的那个学校的规章制度来。另外,虽然学院不安排课程和考试,但是如果有大佬愿意收你做学生,你也愿意做这个学生,这个师徒关系学院也不会干涉。除此之外……”妙玉示意了一下图书馆,“神秘学方面,就只能靠自学了。”

        放羊放到这种程度,黛玉都被这豪放的作风给整懵逼了:“我怎么知道我该学什么呢?”

        “学院会给你发各个流派的入门教材,你自己看着学,哪一种能引动你身体里的神秘学因子你就主修哪一门,都感兴趣也可以都学,其余知识都可以在图书馆中获得。另外,还可以以任务为导向——我们以你要在这学到博士来算,十一年里,你的生活形容起来应该是一种半工半读的状态。”妙玉示意了一下行政处那敞开的大门,“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战的时候,学院是不怎么约束成员的,三五个月完成一个任务,就会视任务难度不同获得不同的贡献点,每个月扣三十点,只要够扣就不用着急做任务,任务之外其余时间门都归自己。解决任务时面对了什么,需要什么手段才能解决,解决了之后意识到自己欠缺哪一方面的知识,回来自己补就行了。”

        这就不得不涉及一个问题了……

        黛玉抿一抿嘴:“如果自我驱动力没有那么强,自学的效率不太高……”譬如我那个一天只喜欢玩胭脂的表哥……

        “完成任务可没有那么容易。”妙玉失笑,“比如,精神力评级在a的你,接任务是从d级开始,接三个d级,之后你就接不了d级任务了,只能是c级,之后是b级,a级。难度是递增的,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自我驱动力不强,耽于玩乐,指不定就在哪一个任务里没命了。当然,等你能力达到了你父母那种程度的a+,什么a级任务在你这儿都手到擒来,那你是选择耽于玩乐,还是想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了。”

        说白了,小命为导向,精神力评级为标准,你爱上进不上进。

        但说到这里,妙玉又笑了笑:“说是如此说……但你倒也不用太愁眉苦脸,我想,你也不是那种耽于玩乐正事不干还要辱骂那些干正事的人沽名钓誉一群碌蠹的人吧。”

        我确实有在内涵谁

        但我不说,你自己体会

        黛玉:“……”

        就是说,我是不是和你越熟,你在我面前皮得越自然?

        “这种时候就不要谈那些题外话了。”黛玉无奈地把话题往回扯,“妙玉姐姐还有什么需要带我见识见识的吗?”

        “还得去行政楼一趟。”妙玉道,“做个登记,真人激活一下学院给你开的各种账号顺便绑定你的光脑,当然,如果你不算太疲惫登记完就想休息的话,我可以顺便给你看一看都需要做些什么任务。”

        黛玉当然没有反对意见了:“那就走吧。”

        行政楼一楼就是学院的办事大厅,那里同样是个不代表任何宗教倾向的装修风格——认真看来还有点银行营业大厅的样子,但因为人少,也就没衍生出什么取号排队之类的需求,妙玉一眼看到一个空着的窗口,带着黛玉走过去,在黛玉交出证件给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登记的时候,妙玉点开了自己的光脑,给黛玉看一系列d级任务。

        妙玉也没忘了给黛玉解释:“按学院规定,前三个月是适应期,没有一定要做的任务,你的账户会有初始的90个贡献点。但如果你心里好奇现在就做的话也没关系,初始贡献点还是你的,你可以用来在学院商城里买东西,也可以就这么放着等每天扣一个贡献点。我多说一句,一般来讲……如果你遇到了瓶颈需要长期清清静静琢磨你自己的神秘学的话,你自己多做几个任务攒够可以扣除的贡献点就随便你了,贡献点是上不封顶的,时间门自由,你自己把握。”

        黛玉点头示意了解,左右也是要等着工作人员登记,她就用妙玉的光脑看那些任务大概都有什么。

        固然,按照黛玉的本意,她并没有现在就马不停蹄去干活的想法——她现在一方面舟车劳顿,一方面对神秘学的了解仅限于父母无意之间门透露的那一点家学,因为还没有见识过真正超自然力量的争斗,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实力属实是心里没数,稳妥起见,当然是先调整出最好的状态,熟悉过了力量体系,大概知道自己能面对多大难度的事情,再完成任务会更为稳妥。

        但……划着划着,她的眼眸定格了下来。

        任务内容:【驱邪】帝都星原八大元帅贾演家中孙媳王熙凤、孙子贾宝玉因不明原因头疼发疯,寻死觅活,疑似中邪。贾家向学院提出请求,希望有专业人员过去查看。

        任务难度:d级。

        紧急程度:平急。

        需要人数:1/2。

        贡献点:100。

        黛玉陡然长长地“嘶”了一声。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3962803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