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宝钗的破茧

宝钗的破茧


那是一个很奇妙的感觉。

        药物入口即化,比黛玉之前吃下去那枚星兽烤肉还要欢快地进入胃囊,却没有烤肉的能量那般温和(和好吃),它在黛玉胃囊里消化,很快就兴致勃勃开始搞事,能量直如那天扒在飞船上却稳如泰山的大章鱼的触手,带着粘腻的吸盘,从胃囊通往五脏六腑的血管出发,飞快占领了黛玉的身体。

        再接着,就是浓郁到刺激的能量瞬间充满了黛玉身上的每一处,这样的刺激让黛玉当场倒吸一口凉气,生理性眼泪夺眶而出,还忍不住吃痛出声,面前的菲利克斯和妙玉的身影立刻模糊了起来,她甚至失去了支撑身体坐着的力量,整个人直接陷在了柔软的枕头里,大脑里爆发了一声对她而言简直如同地震的“轰”,她当场眼前一黑,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感知能力。

        她没有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清醒——清醒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之下发生着奇奇怪怪的变化,听着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奇妙呓语,还有病房里一大片一大片红的绿的蓝的黄的种种不同颜色和闪烁的光影

        但那些颜色和光影黛玉实在是没敢看多久,因为才向它投入目光,就立刻感觉到了有信息流疯狂灌注入她的大脑,听到的呓语声也不知为什么带上了更多的躁动和疯狂之感,区区三五秒的时间,就让她一个a级都有控制不住的晕眩疯狂的趋势。

        她匆忙把目光移开那些花花绿绿,听见的呓语也因此轻了下来,她这才能细细观看和体悟自己身体上发生的种种变化,和原来看不见,现在却明白非常的,弥漫在空气中的奇妙灵气。

        它们在灌入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浑身上下,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在舒服的呻吟。

        可我为什么能看见一整个我自己呢?

        为着这个听起来有点神经病的问题,黛玉甚至思考了好几分钟时间,然后终于明白了一点什么,随即她才试图操纵着意识体缓缓下坠,直到重新与身体重合,又仿佛新生一般习惯了好一会儿自己的身体,这才睁开了生理学层面的眼睛。

        但第一时间,她的视角里仍然是各种光影闪烁不停,根本无法视物,不过和刚才相比,光影纯粹了起来,也没再听到奇奇怪怪的呓语,再没有了那种恐怖的知识灌注的感觉。

        黛玉并没有因为看不见而惊慌,只在一次又一次地集中精神力,调整身体状况,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眨眼,在那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之中,光影才渐渐归位。

        不知过了多久,在黛玉的无数次调整之中,那些红黄蓝绿才终于组合成了黛玉熟悉和可以理解的形状,又适应了一会儿,她才终于看到了满脸担忧的菲利克斯连带莫名有一种(从不怀疑黛玉能感受到灵气)胸有成竹意味的妙玉。

        黛玉张嘴,想说点什么,这时候才发现喉咙早已干得不行,菲利克斯不解其意,倒是妙玉很懂地给她端了一杯水:“里面混了营养液,但不多,对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是刚好适用。”

        “谢谢。”黛玉勉强答谢后接过,带了一点点甜味的水入口,她才终于感受到了自己活着的气息。

        然后,黛玉轻轻“咦”了一声。

        妙玉了然一笑,微笑地等黛玉反应过来,甚至侧头给了菲利克斯一个“暂时不要打扰她”的暗示。

        菲利克斯闭嘴,妙玉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这给了黛玉进一步体会不同的机会,至于到底是什么不同……

        黛玉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原本天生的a级精神力一直给黛玉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什么过目不忘,什么一学就会,什么不戴通感头盔直接操纵机甲,手速如飞地在有上千个仪表盘无数个按钮旋钮各种钮的操作台上运作……不夸张的讲,以黛玉微操机甲的巅峰,完全可以操纵着a级别机甲跳吉巴罗之舞还同时复刻出吉巴罗身上那复杂得不行的各种链子金珠还不被绊倒且保证链子不打结。

        但一颗药下去,黛玉那原本已经让林如海和贾敏啧啧称奇的精神力再暴涨了一个台阶,倘若不是之前杨先生那口烤肉加强了黛玉的身体,现在她直接被精神力撑爆都不是没可能。

        这还没完,主要是在黛玉逐渐习惯了这强大的精神力,面前的红黄蓝绿也终于变成了她熟悉的模样,却不止步于她熟悉的模样——她看到了菲利克斯和妙玉所穿衣物上面最细微的织痕,听到了病房之外隔着好几堵墙的军部训练场的里有军官拉开枪支保险栓的机械声,甚至闭上眼睛放弃视觉听觉而直接靠那玄之又玄的“感觉”,军部的人造基地之外,最近那颗恒星上正在酝酿的一场太阳风暴,对她来说都无比清晰明了。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尽在掌握之中,实在让人迷醉。

        黛玉沉迷了快三分钟的时间,才缓缓睁开眼,收束精神力,再看着面前等待她清醒过来的菲利克斯与妙玉二人。

        菲利克斯仍是不知底里,但妙玉确实狠狠震撼于黛玉这么快就不再沉迷于那“神”的感觉,但她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对着黛玉露出了个分外友好的笑容:“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和林小姐谈一谈了。”

        黛玉抿了抿唇,才要说点什么,妙玉却又笑着伸出食指停在唇边。

        黛玉疑惑地“嗯?”了一下,妙玉却先把目光投向了菲利克斯,声音温和:“元帅先生?”

        元帅先生明显不是第一次配合教职人员干这种事了,非常能领会意思地微微颔首,随即就对黛玉笑说:“我先出去一会儿,就在门外,林小姐放心与妙玉小姐谈吧。”

        黛玉都愕然了。

        这可是元帅!军部最高领袖,一言可决生死,她爸爸妈妈再天之骄子军衔都比菲利克斯低两级。

        可是妙玉到底要和她谈什么极端机密的事情,竟至于一句暗示的话语之后他就得回避?

        但,保密操作并不止于此。

        ——在菲利克斯离开病房之后,黛玉甚至还感受到了妙玉身体微微的一个颤动,随即仿佛有看不见的波纹微微荡漾而开,再接着,整片空间就都是妙玉放开的精神力。

        庞大得即便是黛玉都有些吃惊。

        但对于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域,“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且装作若无其事暗中观察”对黛玉来说几乎是被动技能,于是她看上去不动声色,并没有没问出什么话来,只安静地看着妙玉操作,甚至悄悄偷学了一点点关于精神力的操控办法。

        十分钟后,妙玉外放的精神力彻底稳固下来,她在终于能确认绝不会有什么东西能在自己的重重监视下偷听到她们谈话的内容,这才消停下来。

        消停归消停,妙玉却一时半刻没有说什么,黛玉更是沉得住气,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大眼瞪小眼着,许久,妙玉才绷不住开口:“你就这么冷静,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黛玉失笑,但她也没有说什么“不是你要和我谈谈吗”之类的废话,只思考片刻,慢慢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说:“妙玉姐姐即将给我说的事情,我父母知道么?如果知道的话,知道多少?”

        万万没想到黛玉会选择这个切入点,妙玉脸上的表情直接僵硬了一下。

        “或者我这么问。”黛玉开口,“刚才我吃下去的那枚药丸,我父母吃过么?如果吃过的话,效果和我是否一致?再扩大了说,八大元帅,哦,还有我那位外公元帅,他们知道么?吃过么?效用如何?”

        妙玉脸上那从容的笑意消失了,她沉默着思考了很久,才说:“都没有你那么好。”

        黛玉虽然是问出这个问题的人,但得了妙玉这样的回答,难免也惊住了。

        ——都吃过,都有效果,但都没有你好。

        这让黛玉消化了好一会儿心头的震撼,又低声说:“那……我算是前无古人的强喽?”

        妙玉斩钉截铁:“不算。”

        “不对吧……”黛玉诧异了,“不是说八大元帅外公父母都没我的效果好……”

        “他们的效果都没你好,但当代至少还有两个人效果和你差不多。”

        “谁?”

        “我。”妙玉指了指自己,又笑,“至于另外一个,我想你可以猜一猜。”

        黛玉低低“嘶”了一声。

        能猜,那至少代表了这人黛玉见过,不然从何猜起。

        见过的话……依云上里黛玉见过的大多数人都不在了,依云星之前其余星球见过的那就不用提了,至于依云星之后……

        黛玉不用思考太久,心头已经算是有了答案:“薛家的宝钗姐姐?她是怎么拿到的药?”

        妙玉点头,声音都带了些钦佩:“她实在是有魄力也有勇气,在地下拍卖场一掷千金买得此药,一口下去之后精神力暴涨,亏得我那时在贾家赶到得快,不然万一有个什么心怀恶意……甚至都不用怀恶意,随便一个立场混沌中立的超自然生物对她感了兴趣,她都免不了经历一通九死一生。”

        黛玉沉默了。

        宝姐姐……平时蛮稳重的,但根子里到底是商人,需要赌一把的时候这魄力也是……让人赞叹!

        就是有点让人后怕……

        妙玉也不管黛玉的心情,经过了黛玉一开口就是灵魂之问,她也不再搞什么“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幺蛾子了,说完了宝钗,她直接开口就是一句急转弯:“咱们说正事,林小姐,在你的观念里,星兽对人类的威胁有多大?是最大吗?”

        黛玉:“这……”

        这不能成为一个问题啊——众所周知,在人类无论是哪个帝国还是联邦的宣传口径里,星兽都是人类立足于银河系最大的麻烦,每年爆发出无数大大小小的人类和星兽之间的战役,战争的严酷程度直接无限堆高了军部在每个帝国和联邦中的话语权。

        但话说回来,当一个人郑重其事地讨论一件众所周知的事情的时候,尤其讨论这事儿时菲利克斯这么一个军部绝对的高层都要回避,那问题的答案明显不会是民众了解到的那个“众所周知”……

        黛玉干脆不瞎猜了,直接说:“洗耳恭听。”

        妙玉一笑:“有一个说法,自从人类从远古的太阳系走了出来,科学就已经走到了边界。”

        “而科学的尽头是神学?”黛玉喃喃把这句在各大论坛之内流传甚广,但大多数民众都以为是民科瞎说的话续了下来。

        “对。”妙玉微笑,“但是可能和你在各种论坛上了解的内容不一样,我接下来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非常颠覆你的认知。”

        黛玉还是那句话:“洗耳恭听。”

        妙玉便开始说了:“虽然历史上有无数次人类认为科学的大厦已经建成,上面只漂浮着几朵无关紧要的乌云,但后来基本都被打脸——后续的研究直接表明那几朵乌云才是科学应该发展的方向。但自从人类突破第三宇宙速度走出太阳系之后,科学是真的停止了发展,粒子深处确实再没有了可以进一步挖掘的潜力。支持人类在太阳系之外找到了宜居的地区,甚至建立了如今大大小小的帝国和联邦的,是科学和神学的结合。”

        事实上,虽然如今对普通民众的宣传口径是“星际社会是科技进步的社会”,但无论是如今能突破人类科学技术能想象的极致,在瞬息之间突破千万光年的距离完成信息传送的星网,还是那些支持人类完成星际旅行的虫洞,甚至于机甲武器铭刻的奇异符文,都离不开神学——或者说玄学的影子。

        甚至说,越是高级的设备,则越是依靠玄学——abcd评级也是偏重于科学无法解释的精神力,只有足够强大的精神力才能驱使得动相应品级的武器,反之则是拿都拿不起来,甚至触碰时就会被精神力反噬。

        “所以。”妙玉微笑,“林小姐,我之所以来见你,是想给你介绍一条神的途径。”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4015799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