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甲鬼才林黛玉[红楼] > 第3章 妹妹上军校

第3章 妹妹上军校


在黛玉点亮了红色指示灯的那一瞬间,朱雀帝国军总部教育厅负责人师长安师中将的光脑立刻接收了一条不受各种“静音”,“勿扰”,“禁止弹窗”影响的消息,发出了非常明显的一声“叮”。

        能用这样的形式发出来的消息自然引起了师中将的注意,这种发送消息的方式在绝大多数时候不会是啥好消息,他头疼的掏出了自己的光脑,做了看到“某某星座某某星球又双叒叕被星兽攻击了,又双叒叕全军覆没了,你们军校赶紧再出一波人来前线增援”噩耗的心理准备,并已经开始思考着哪一所军校还没被提前强行毕业过军校生,而新一代学生们是掐精英去帮忙,或者再让精英们发育一阵,让中等学生去顶一顶,但……

        等一等。

        这消息好像不是说哪个星球崩溃了?

        【急急急!】星历8795年3月22日,身份证编号xxxxxxxxxxxxxx2540的林黛玉女士,经帝都星第五测试点测试确认精神力强度为a级,请速派人前去招生。

        师中将:???

        师中将:!!!

        林黛玉……何许人也?

        中将先生分分钟开始在自己记忆里搜索什么时候见过这号人物,按道理说这件事本不难操作,毕竟就朱雀帝国筛查高中生大学生的频率,就强大精神力能遗传所以优秀的年轻人50都是世家出身的客观情况,就他这么个教育厅负责人的职务,年轻人群体中有多少精神力表现优秀的尖子生对他来说其实非常信手拈来……

        可结果是真没找出来:)

        ——大佬一通查找猛如虎,“黛玉”这两个字是没什么出处了,“林”嘛……前帝国a+级机甲设计师并特殊部门行动专员姓林,名如海,牺牲在依云星,据说当时第二军团前往依云星搜救幸存者,还找到了林中将的独生小女儿。

        作为同事,因为特殊部门比较神秘的缘故,师中将对林中将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只听说林中将的小女儿体弱多病,从来没有什么精神力强大的说法。并且林家又不像贾家那种四处漏风啥私事都往外传的筛子家族,低调得很,林先生的小女儿叫不叫“黛玉”这个……

        emmmmm……

        算了,想不到就问问人。

        师中将麻利地给第二军团长奥秘诺夫中将发了一条消息询问,奥秘诺夫也很快回了一条消息。

        回了一段短视频——

        废墟上,瘦小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女孩缩在搜救军人的怀里,脏兮兮的小奶猫一样让人心疼,她被安置进了治疗仓,刹那间治疗仓里滴声四起,血糖血压心跳胆固醇胆红素尿酸肌酐精神强度一切指标都不正常,搜救仓立刻高速运转,而她陷在搜救仓的营养液里,像等待王子将她吻醒的公主。

        二十层垫絮下的一颗豌豆都能感受到并因此睡不着的那种娇弱。

        “我记得她,她是叫黛玉。”奥秘诺夫还附带了文字,“但我的上帝,你再说一遍,她的精神力是a?”

        那明明是风稍微强烈点都能直接吹坏了的一盏美人灯啊。

        “如果你那边方便,麻烦帮我查一下她的身份证编号吧。”师中将回消息,“虽然可以联系民政查,但是你也知道,一方面民政局那些家伙并不好打交道,一方面告诉民政就是告诉了□□,咱们都不希望她被帝国军校挖走。”

        那倒是。

        奥秘诺夫并没有多犹豫,转头就去查了依云星的搜救报告,不必细看,直接搜索“林”,再往下看,就把那一串身份证数字给师中将发了过去,附带一句“无论是不是都回句话好吗老伙计”。

        然后。

        师中将:“真的是她!”

        奥秘诺夫当时在喝咖啡的手都一个哆嗦:“?!”

        他缓了半天,一脸便秘地给老伙计发消息:“你摸着你的左胸对上帝发誓,她有一点点像能a的样子吗?”

        实事求是师中将:“我的老伙计,我发不发誓她都是a,咱们与其在这儿纠结你的上帝还不如你立刻把她的地址发给我,她还有亲人在世吗?或者你们是直接把人送了孤儿院?”

        奥秘诺夫直接回了“帝都星贾家”五个字。

        师中将疑惑了一下:“八大元帅之二的贾家?”

        “对。”奥秘诺夫回答,“八大元帅之二的贾家,贾源那一支,她的母亲贾敏是贾源元帅的小孙女,贾代善元帅的小女儿。”

        师中将秒秒钟下了线,也顾不上时间和场合,赶紧接通了距帝都星最近的第三军校校长的私人三维通讯。

        而这一切,黛玉是不知道了。

        她戴着头盔,按着要求外放精神力,等了好久,她都有些不耐烦了,忍不住开口:“请问,可以摘下来了吗?”

        被那红色警示灯整得一脸懵逼的工作人员赶紧回过神来:“可以了可以了!”

        她伸手断了电,帮黛玉把头盔摘了下来,黛玉固然还是那样一副清瘦柔弱的样子,但工作人员已经没有了半点偏见,极其殷勤地问黛玉要了个人邮箱,把检测报告连带一大堆数据发了过去,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好几分恭敬:“您的测试结果是a级,按道理说可以挑选五大军校中的任何一所,相关资料和检测报告已经一并发给您了,您可以好好考虑一下。除了帝都军校,离咱们帝都星最近的军校是第三军校,从假期回家的方便性考虑,第三军校是非常好的选择。”

        “好。”黛玉低头查收了一下材料,也不问为啥我不能直接在帝都星上帝都军校,只道,“谢谢,我会认真考虑的。”

        “您客气!”工作人员就差给黛玉原地敬个军礼了,“您慢走!”

        黛玉被这突如其来的恭敬整得浑身难受。

        她打飞车离开,去了她随便挑的那个商场,给外祖母两位舅母一堆姐姐妹妹买了小礼物,做足了出来散散心的表现,这才坐上飞车回了贾家。

        这并没有引起贾家任何人的注意。

        毕竟他们正在忙着去艺术学校招聘女孩子来贾家常驻并组成大小姐专用艺术团、和教会接洽把二十名修女派过来常住,听闻帝都星来了一位名为妙玉的教职人员颇通神秘学所以他们准备把人请过来以供大小姐兴趣来了论论宗教,还有什么窗户的糊法,金银器皿的摆放,珍稀动物的购买,各种植物的栽种……

        人仰马翻!

        一切齐备之后没几日,皇室便批了大小姐的辞职报告。

        准备工作都能闹成这样,搁大小姐回家当日那更是一通鸡飞狗跳,大小姐在皇室九九六多年,可谓鞠躬尽瘁宵衣旰食,连个节假日都没有的以宿舍为家,如今终于熬出头了辞职回家,自然少不得和家里的奶奶妈妈姐姐妹妹来上一番抱头痛哭,诉尽各种离愁别绪,再顺便来上一通“皇家真他娘的不是人啊”的感慨。

        到得晚间,贾家开宴。

        宴会地点选在那被命名为“大观园”庄园最众星拱月的大别墅内的大观楼处,那里修了足够繁华奢靡的宴会厅,光说那宴会厅下垂的几盏华丽至极的吊灯都散发着一股星币的芬芳。

        宴会厅上摆了许多张宴会用长条桌,上面摆放着各种于星际社会而言已经非常罕见的纯天然食材烹制出来的食物,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非常诱人。

        宴会厅旁有专门的乐队演奏席,贾家专门从艺术学院聘来的十二位艺术生正在拿着乐器吹奏悠扬而放松的乐曲。

        贾家还一直坚持着不爱用人工智能,要用就用正经人工的骄傲和传统,此时那训练有素的仆人们穿着统一的制服,端着盛放高脚酒杯的托盘,穿梭在一位位宾客之间,那老牌贵族的底蕴展露无疑。

        今日是大小姐的主场,她穿着最华丽的裙子,以未来皇后的身份接受着来自四王八公贾史王薛各位有身份女士的示好,虽然腰肢尚算纤细,但偶尔伸手摸一摸小腹,都能引起眼睛尖锐如刀的女眷们的注意和下一轮的旁敲侧击。

        但这和黛玉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太必要的话,她其实没有太多往大小姐跟前凑的心情。

        她理解贾家新一代男人无一出挑只能靠女孩支撑家族的难处,如果大小姐只有“靠男人”这一条路走的话她其实也能理解大小姐那为了家族利益委身老男人的无奈,但……这个时代明明可以有其他的选择啊。

        大小姐都混成皇帝事务官了,不抓紧争取政治地位,神特么上了皇帝的床怀了皇帝的孩子现在还想做帝国的皇后然后靠这个支撑家族?

        不合适吧_(:3」∠)_

        所以她避开了热闹,现在在露台上吹风,偶尔低头看看光脑,又关掉。五大军校的材料她其实已经都过了一遍,但到底选哪一个她还没有想清楚……

        “妹妹想什么呢?”正在黛玉又一次无意识打开光脑看上头军校的资料琢磨到底怎么选时,她听到了一个温柔的男声。

        是宝玉。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好美貌一青春少年,又是一直关系还算亲密友爱的表兄,黛玉便勾了勾嘴角,低头关闭了光脑的隐私模式,友好道:“我在想,将来去读哪一所大学。”

        这个宝玉早就想好了,他们表兄妹处得这么好当然是选一个学校,专业嘛,咱们这样的老牌贵族世家当然是要么读哲学要么读艺术,反正怎么高雅怎么来,以及他其实还想修一个叫做美妆的双学位……

        但一低头,发现黛玉打开的界面是军校介绍。

        宝玉当场脱口而出:“妹妹看这个做什么?”

        “我在想五大军校我去读哪一所。”黛玉不明就里,“其实除了皇家军校之外,其他四大军校大同小异,无非是毕业了之后去哪个军区服役的区别而已,我对军校倒是没有什么偏好,但我有点想去第二军区……”因为我爸爸在第二军区管辖的依云星过世,我对那里多多少少还有一点情怀……

        但宝玉没有等黛玉说完,已经是非常诧异地开口:“妹妹想去军校读书?”

        “对呀。”黛玉很认真地点头。

        “可是军校大多是男人去读诶,一个个浊臭逼人的……”宝玉一脸的不赞同,“女孩子在军校求学,再是勇悍,怎似男人?想也知道那会是如何娇怯难举的模样,这样去对阵星兽,难道不是只有马革裹尸的份儿?”

        “你那都是什么年代的想法了,现在主要靠技术作战,男男女女都可以选择保卫国家,没有那许多性别歧视。”黛玉轻声道,“再说了,马革裹尸就马革裹尸,为了保家卫国牺牲了,不丢人。”

        宝玉一拍掌:“妹妹这样想就不对了!”

        “如何就不对了?”

        宝玉急道:“古华夏有句话是文死谏,武死战,但在我看来,还不如不死的好!”

        “这是怎么说的?”

        “文死谏就不说了,咱们这年头不讲究这个。说武死战,妹妹想啊,那必定有刀兵他方战,猛拼一死,军人是得了个汗马之名,一死了之,又将国家放在何地?”

        黛玉皱眉,正常人听到这一番话都得来一句:“哪里是军人自己愿意死呢,无可奈何战至最后一刻而已。”

        “那也只是仗着血气之勇的行为啊。”宝玉的痴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道,“论其本质,不还是实力不够,疏谋少略,自己无能,这才没了性命,这是哪门子的无可奈何!”

        说到这里,他起了谈兴,那叫一个神采飞扬:“照我说,这二死说的是死名死节.但其实就是沽名钓誉,还不如不死……最好的死法,其实不如我就死在此时,能得妹妹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

        贾宝玉,小嘴叭叭的。

        黛玉站在露台,靠着栏杆,支着脑袋,看着宝玉上下翻飞的小嘴,心里就……

        好烦。

        你都那么诋毁我爸爸了,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死了我会为你掉眼泪?


  (https://www.biqugeu.net/97232_97232560/402890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