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六十章 有问题

第六十章 有问题

  在扶鸾转身离开之后,身后的小摊上的姑娘,嘴角露出一抹的冷笑,她掂量了扶鸾给的碎银,将其随意地收到小兜里,再从小兜里摸出一把算筹,按照横竖和方位小心地演算着什么。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她嘴角上的笑意更浓了。

  “小姑娘,糖炒栗子怎么卖?”

  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筹算,抬头一看,看到了苏文。小姑娘脸上的笑容一僵。

  “三,三钱银子一斤……”

  小姑娘声音磕磕碰碰。

  “这么贵?”

  苏文惊讶了。谢灵蕴身的化名身份还没暴露的时候,卖的糖炒板栗也就二十文钱。按照大梁朝的货币兑换率,一两银子换一百铜钱,小姑娘卖的栗子,竟比谢灵蕴卖的贵了十五倍!

  “糖贵!”

  小姑娘理直气壮。

  “好吧……来两斤。”

  听到价格,苏文已经打退堂鼓,虽然他月入二十两,还有各种福利补贴,但三钱银子一斤的栗子,对他来说,也是奢侈了。

  可看到小姑娘那水汪汪的眼睛,苏文便觉得,奢侈一把吧。而他对物价的了解也不算多,依稀觉得,这个时代,制取糖的手段应该不多,所以糖贵是正常的。至于谢灵蕴为何卖得那么便宜,那是这家伙根本就不差这个钱,人家卖东西是为了挣钱养家糊口,他是为了钓鱼,确定禁忌物天-09号禁忌物的下落。

  “好咧……”

  小姑娘对着苏文报以淳朴的笑容,手脚有些笨拙地给他包板栗。

  看着小姑娘的动作,又看到对方那一双白玉般的纤手,苏文忍不住问道:“小姑娘,第一次做生意啊?”

  “……是。”

  小姑娘应了一声,将包好的糖炒板栗称了称,称上明显已经快三斤了。

  “给。”

  小姑娘也不把板栗从纸包里倒出一些,更是不提要多收钱,便将板栗递了过来:“六钱银子。”

  “给……”

  苏文掏出一块银子,轻轻地放在小摊上。

  “公子……银子给多了。”

  拿起银子,小姑娘皱起了脸,就要给他翻找零钱。

  “你板栗也给多了。”

  苏文可不想占人家便宜。

  “可是……”

  小姑娘有些急。她做生意是为了挣钱吗?当然不是,她是要亏钱,让别人挣了她的!

  “没事,下次我来买你家板栗,你再给多几个我就好了。”

  苏文报以笑容,转身就走。

  “可是……好吧,公子以后要常来啊……”

  小姑娘这话说出,她和苏文都觉得这话有些怪怪的,苏文微微点头,转身走了。

  “嘿……这小姑娘,有问题!”

  苏文没走多远,桃夭的声音传入了他脑海中。

  “我知道……”

  苏文轻声说道。如果不是确定桃夭就依附在他头顶的簪子上,他恐怕直接转身就跑了。

  从内厂出来,他不知为何,忽然就想着买一份板栗,带回去给核桃吃。自从孙野侯给核桃喂过一次糖炒板栗之后,这只胖猫就喜欢上吃栗子,不时要给它剥几颗。孙野侯窝在后山的时候,更是整天给核桃喂各种零食,搞到现在,苏文给他煮的猫饭,碰都不碰,甚至苏文都舍不得多吃的鲜鱼,都懒得动口了。

  “丁春秋”失踪之后,想买到糖炒栗子就只有城隍庙一带,可当苏文来到这里却发现,只剩下了一家在卖,而且卖板栗的还是个面生的小姑娘。

  苏文第一眼看到这小姑娘的时候,就觉得她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小姑娘根本不像是个做小生意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质。看清楚小姑娘的长相和双手之后,苏文更是确定,小姑娘卖糖炒板栗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天。

  她甚至都没弄清楚糖炒栗子的价格。

  三钱银子一斤的板栗……整个武宁城,能买得起的人家可不多。

  苏文咬着牙买两斤,便是看到了这种异常。

  这小姑娘……要么是大富大贵之家的千金小姐,出来体验生活的。但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这时代,女性抛头露脸,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尤其是名门贵族之家,极其看重脸面,是不可能让子女做这种事。

  那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了。

  这小姑娘另有目的。

  小姑娘很可能是个超凡者。甚至小姑娘这个样子……也只是一种伪装。活了五六百岁的桃夭,如果变回人形,可能看起来比这小姑娘还要年轻……至于有没有小姑娘这么漂亮,那倒是值得商榷了。

  “她是个超凡者?”

  苏文小声问桃夭:“大概是序列几的超凡者?”

  “肯定是个超凡。”桃夭给了肯定的回答,但随即说道:“至于是序列几,我不知道……她身上的气机,被遮蔽掉了,有可能是她自身的超凡力量掩盖得好,也可能是她随身有禁忌物,遮蔽了别人对她的感知,如果我不是以这种形态存在,她也能发现我的存在,甚至能够屏蔽我对她超凡力量的感知……最终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

  苏文一阵悚然,赶紧问道:“她也是从灵狱跑出去的吗?”

  这个问题得到了否定的答复,桃夭表示,从没在灵狱感知到小姑娘的气息。最后她感慨道:“武宁城里……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苏文只能报以苦笑:“希望她不会搞事情……”

  但这终究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罢了。身为一名厂卫,苏文很清楚,发现来历不明的超凡者该怎么做。

  整个武宁城里,超凡者的名字都有被登记造册的,是内厂重点监控的对象,但这种监控不算严格,只是会按时造访,确认对方的状态安好,是否存在失控的可能,甚至会提供一些晋升序列的材料,换取对方的信任。在必要的时候,内厂还会召唤这些超凡者为内厂服务,当然是有酬劳的。之前的黑日事件中,柳三刀便发出了这样的征召令,强行征集了所有的超凡者。不过上次的黑日事件并没有引发不可收拾的大乱,这些超凡者也没有出太大的力气,便从内厂得到了一份不错的报酬。对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笔额外的收入。

  而像小姑娘这种没有被记录,是直接被打上了危险的标记的,内厂的厂卫一旦发现,第一时间是严格监控,然后小心接触,确定对方的意图,若确定对方没有敌意的话,便为其登记身份,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得按时到内厂报告行踪,换取内厂的信任,从开始接触到彻底解除威胁,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对许多超凡者来说,内厂的规定繁琐而带有羞辱意味。

  成为超凡者,便意味着他们已经不是普通人,理应有更高的待遇,可实际上不但没有,反而内内厂监控得严严实实,不得自由,所以对内厂的逆反心理极其严重。不少人觉醒为超凡之后,遮掩身份,就是不愿接受内厂的盘查。

  当然,这些也是针对百家显学之外的超凡途径超凡者。被列入正途的序列,内厂基本不会管控,毕竟这些途径的超凡者,失控的机会不大,就算有,威胁也小,加上这些超凡者基本都有着严谨的师承师门,晋升超凡的时候,是有老师、同门一路保驾护航的。

  “事情……不会很简单。不过没关系了,如果有危险,我一个赊刀人,难道还保不住你吗?”

  桃夭的话里还有满满的自信。

  当然,她也还有一些话藏在心底没说出来。就算有她都无法对付的危险,苏文身上还有着禁忌物如意玉盘呢。也不知是哪一辈子的孽缘,如意玉盘竟然将苏文认了爹,有了这一层关系,苏文遇到危险,它不会不管的,带走苏文的同时,桃夭自然也能得救。

  “咦,天亮了……”

  这时,苏文发现,漆黑的天空明亮起来,正午的太阳,照射在头顶。

  “不对!”

  很快,苏文就发现,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变得酷烈起来,晒在皮肤上,有着灼痛的感觉。

  “太阳……不对劲!”

  桃夭也发现了不妥。

  “不是太阳问题!是扶鸾,他更改了谢灵蕴留下的阵法!”

  “哎哟,好晒啊!”

  “快快快,到阴凉处避一避,这日头毒得很!”

  街道上,商贩、百姓们纷纷避走。不少堆积了柴火的地方,更是酷热之下,冒起了浓烟,很快有火光窜起,熊熊燃烧起来。

  “救火,着火啦!快叫水龙队!”

  看到酷热之下,苏文眼前的景象都微微扭曲,可艳阳高照的模样,很快就消失不见,火球一般的太阳,竟仿佛遭遇到了日食,慢慢地变黑暗,变成了日环食一般的黑金色球体,悬挂天空之上。

  环境的变化不仅让周围的百姓心惊不已,就连苏文都瞠目结舌。随着日食的出现,酷热一下子消失不见,他甚至感受到阴冷。

  森然的冷意从四周袭来,苏文呼出一口带着寒意的雾气,脸色已经大变:“这是怎么回事?”

  “扶鸾疯了,他要杀死整座武宁城的人作为晋升的仪式。”

  桃夭的声音也带着一丝的不安。她不怕扶鸾,可是在扶鸾的阵法里面,扶鸾就能利用规则扼杀她,就算杀不死,也能让她的状态进一步的恶化。

  “我们得阻止那个疯子!”

  桃夭气咻咻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