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七十七章 琴声

第七十七章 琴声

  “哼……怕了?”

  蜥蜴人发出一声狞笑。

  颜朵离开之后,她留下的布置进一步被削弱,包括捆缚着蜥蜴人的锁链,崩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爸爸!揍他,砸他脑袋,插他眼睛!”

  如意玉盘的声音在苏文脑海里响起:“为民除害,除暴安良!”

  “你妹的除暴安良……”

  苏文无力吐槽。到了这时候,他便深刻了解到,为何如意玉盘的每一任主人都会死得莫名其妙了。他如此心志坚定的人,被轻轻地煽动了一下,就上头往上冲……最可怕的是,颜朵几个竟然还真信了!

  这不应该啊!

  他的武艺都是颜朵教的,真有什么底牌,颜朵不可能不知道,罗白也是资深的厂卫,遇到危险肯定会严格按照规范手册执行,会第一时间将他拖走。

  哪怕最不靠谱赵、胡两人,也不会在这种情况将他一人丢下。

  可他们都这样做了……只能说明一件事。

  如意玉盘不仅仅对他一人造成了影响,颜朵几个也一样,被玉盘的力量所支配,于是所有人都认为,苏文能够一人解决得了蜥蜴人。

  所以……此时的苏文发现,自己弱小又无助,可如意玉盘还在蛊惑他去捶蜥蜴人……他有一种预感,他一过去,就会被蜥蜴人一巴掌给拍死。

  可是……他不过去,蜥蜴人挣脱束缚之后,也一样会把他给拍死。

  不能再停留了!

  苏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准备赶紧溜。

  “我离坐骑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考虑到地形原因,我也可以在几十秒的时间到达,这个时间……还是能够有的!”

  苏文急切转身,朝后方跑去!

  可他还没能跑出几步,便忽然发现两脚动弹不得,身体竟一寸寸往后转,更可怕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弯下腰,捡起了一块石头。

  “爸爸,这块石头够大了,砸他!”

  脑海里浮现的声音让苏文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如意玉盘控制了他的身体,在绝路上推着他向前走。

  苏文欲哭无泪。

  到底谁是谁的爸爸呢!

  “咔嚓!”

  蜥蜴人身上的锁链也全部崩碎,他发出一声怒吼,从地上跃起,瞬息来到苏文身前,一手伸向他的脖子!

  “不准动!”

  千钧一发,苏文大吼一声,不自觉地便使用上了儒家的传统技能。

  蜥蜴人身体顿时僵硬,紧接着,他便看到苏文挥动着手中的一块山石,朝他中间的脑门砸了下来!

  “彭!”

  一声闷响,砸在蜥蜴人脑门的石头应声而裂,碎落一地。

  苏文手臂也震得发麻。蜥蜴人三双血红的眼睛,都要喷涌出焰火,喉咙深处发出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对他而言,苏文的攻击依旧是伤害不高,侮辱极强。

  用尽全力的苏文,也没能擦破他脑门的一点油皮,可一个序列五竟然被一个序列一拿着石头往脑门砸,他还动弹不得,这种伤害,可比真枪实刀更扎心。

  “彭!”

  盛怒之下,他两手竟然能活动过来,大手一挥,便将苏文拍飞出去!

  不过拳头落在苏文身上瞬间,苏文身上竟然浮现一抹淡淡的玉色光晕,将他护得严实!

  “啊啊啊……要死了!”

  苏文大叫着往后飞去,声音洪亮,气息绵长,不像是受到重创的垂死之人。

  “哗啦”一下,苏文压在一丛灌木之中,整个人晕乎乎,发现自己竟然没事!

  “这……”

  他惊疑之中,又听到一声:“爸爸,捡起石头,继续砸他!”

  苏文不自觉地又捡起了脚下的石头,这一次,石头更大。

  “竖子安敢如此羞辱我!”

  看到苏文手上的石头,蜥蜴人三张嘴巴发出了暴喝,各种古怪的叫骂声不绝于口。

  “原来……玉盘也不是那么废……”

  苏文恍然大悟。蜥蜴人没能一巴掌拍死他,想来是玉盘对他进行了保护。也唯有如此解释,才能说得通。

  “爸爸,代表正义消灭他!”

  玉盘的声音更加亢奋了。

  “好!”

  想到自己处于安全的状态之后,苏文的情绪又上头了。

  “啪!”

  可蜥蜴人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砸到的,当苏文没有使用言出法随的能力之后,苏文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石头才准备往蜥蜴人头上砸呢,就被对方一手给拍过来,石头脱手而出,强大的力量,甚至让苏文的手腕险些脱臼。

  “黄毛小儿,竟敢蚍蜉撼树,真当我蜥三首是好欺负的吗!”

  蜥蜴人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声音张狂而带着机械轰鸣般的回应,声音落在苏文耳中,他眼前便出现幻象,蜥三首的身影竟然出现了无数重影,层层叠叠。

  蜥三首大吼着说道:“老子当年在十万大山的妖庭之中,被数千妖兵围困,手提两把开山斧,从左墩峰砍到西海口,两天两夜,血流成河,眼睛都不眨一下,你算什么东西,竟敢砸我脑袋!”说罢,他伸手再次朝苏文脖子掐了过来,准备将其抓住,生吞活剥!

  只是这时,苏文探手入怀,摸出了刻刀,往蜥三首蒲扇般大小的手掌狠狠刺了过去!

  “笃!”

  刻刀像扎进了软木之中,竟瞬间击穿了蜥三首的手掌。

  “啊!”

  蜥三首发出一声痛呼,声音里还透着一股难以置信。

  他这一身皮可是刀枪不入。

  但所谓的刀枪不入,说的都是凡品,或者超凡力含量太低的玩意,禁忌物层次的东西,对他杀伤力还是很高的。

  苏文手中的刻刀,便是可以伤害到他的武器。

  “哼!”

  可蜥三首依旧忍痛,一肘将苏文击飞。

  “蓬!”

  强大的冲击力下,苏文撞断了两根碗口粗的松木,跌落地上。

  “哇……”

  苏文吐了一口血。

  如意玉盘依旧在保护他,可蜥三首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恢复正常。

  颜朵布置下来的阵法,已经压制不住他的力量。

  也就是说,苏文所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力量开始恢复到序列五的大能。

  “阴阳家……儒家!”

  蜥三首看着手掌被刺穿的伤口,声音咬牙切齿。

  遭遇颜朵,他为了稳住伤势,不至于力量崩溃失控,他根本没有用上真正的力量,可颜朵一系列的操作,用一件件超凡物品,将他妖族血脉的力量,拉到了序列三的层次。

  加上他不敢爆发力量,这才让颜朵几个安全逃离。

  这个胆大包天,留下来继续羞辱他的苏文,还用儒家圣人的遗物攻击他!

  还好苏文没有掌握使用这把刻刀的真正方法,不然仅凭刻刀的威力,就能将他斩杀此地!

  “你该死了!”

  蜥三首抖落伤口涌出的血液,血液仿佛有灵性一般,朝四周席卷而去,所到之处,所有的植被竟然瞬间枯萎,随后碳化,最终化为飞灰在周围弥漫!

  “劫灰!”

  这才是真正序列五展现出来的威能!

  “爸爸!拿刀继续捅他!”

  如意玉盘似乎没注意到苏文已经水浸会眉毛,依旧鼓动苏文,不要跟蜥三首客气。

  “呼……”

  苏文大口呼气。

  不得不说,禁忌物的鼓动力量下,面对眼前的困境,苏文内心的恐惧也趋于平静。尤其是感受刻刀传达而来的暖意,他总感觉自己能杀死蜥三首——既然刻刀能刺穿蜥三首的手掌,自然也能插到他的心脏去!至于攻击脑袋什么的,苏文反而不会轻易去尝试,蜥三首的两个脑袋都受到不明的重创,也不见他孱弱多少,再说这家伙有三颗脑袋,别说刺伤,就算砍掉一颗,他也可能还是活蹦乱跳的。

  “有三颗脑袋……未必有三颗心脏吧!”

  苏文这样想着。

  “咔……”

  只是看到脚下的灌木丛忽然化成了灰烬,自己也被灰烬卷入其中,苏文才意识到真正的杀机在哪里。

  “这……我难不成……也要化成飞灰?”

  “哐!”

  这时,苏文也看到自己周身的玉色光晕变得浓厚起来,但温润的光华之下,蜥三首的劫灰之力并没能侵蚀到苏文身上。

  “哼……好小子!怪不得有如此底气,原来灵狱里的禁忌物在你身上!”

  蜥三首眼神里也闪过一抹贪婪之色。

  被关在灵狱那么多年,他可是日夜感受到周围那些禁忌物的强大气息,警惕畏惧的同时,又无时无刻想着,有朝一日获得自由身,带走一两件威能巨大的禁忌物,从此天高水阔,纵横无忌。

  只是真的有机会离开灵狱的时候,蜥三首却是逃命都来不及,顾不上他朝思暮想的禁忌物。可没想到的是,山不转水转,那一件看起来有些鸡肋,副作用还极大,其实只有他这种血脉传承的超凡者才知道真正奥秘所在的禁忌物,就在他眼前。

  “桀桀!很好……那一轮玉盘,是我的了!”

  蜥三首三颗脑袋发出整齐放肆的笑声,他用力握紧受伤的掌心,展开的时候,伤口已经愈合。

  没有发挥出全部力量的刻刀,对他造成的伤害还是可以短时间愈合的,序列五的超凡者,这点恢复能力还是有的。

  “铮铮!”

  只是这时候,远处传来的琴音,却将蜥三首吓得不轻,神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