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32章 触目惊心

第32章 触目惊心


【第三十二章】触目惊心

        【呵呵……去而复返……你是又想出了什么……对付我的新招数吗……】

        “凉儿……凉儿……”

        这是……谁的声音……

        “凉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感觉有点累……

        “凉儿,你试一下,试着睁一下眼好吗?”

        睁眼……

        夜微凉动了动睫毛,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起初还有些涩涩的酸痛感,但在完全睁开,看到白化羽那张儒雅风流的脸之后,所有的疼痛感就都荡然无存了。

        “小……小化羽……?”夜微凉有些惊讶,在白化羽的怀里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看了看周围,声音绵软无力地说道:

        “这里好黑哦……我们是不是已经死了啊……真是的,死都跟你这个二货死在一起,真是太憋屈了。”

        白化羽抿嘴一笑,突然想到了个鬼点子。

        “是啊……”他故作无奈地叹道,“不过既然都死了,那么人世的那些条条框框也就无所谓了吧。嘿嘿,既然咱们死都死在一块,那就让我做个风流鬼吧!”

        白化羽说着,左手一放,就将夜微凉的双腿放在了地面上。接着,按在她背后的右手稍稍一使劲,便把她的整个身子都朝着自己这边推了过来,而自己这边也迎了上去,一副要亲上去的架势。

        “好你个登徒浪子!竟敢趁火打劫!”

        夜微凉将自己的病美人模式瞬间关闭,当机立断地举起了自己的巴掌,运起了体内的灵气。可就当她手上聚起一个光团的时候,她却明显地感受到,灵气汇聚于掌心的速度,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了。

        正当她疑惑之际,白化羽就飞快地一指点来,正中她的手腕。阻断了她腕部的气血之后,白化羽便轻松地摘了她的腕,然后将这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同时,放在她背后的右手再度发力,搂着她的腰,将她的身子揽得更近了些。

        “呵,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破功了,还真不像你。”

        白化羽低下了头,此时,她和他的鼻尖之间,竟只隔了半寸不到的距离。两双眼睛近距离地对视着,其中位置较高的那两颗眼瞳散发着摄魂夺魄的光芒,完全占据了主动。

        而被他凝望着的紫衣女孩,则是朱唇微启着仰视着他,忘记了眨眼,更忘记了后退。在这万籁俱寂的环境中,她听到了他的呼吸声,更感受到了他的浅浅鼻息。看着白化羽这张越看越熟悉的脸,夜微凉的脑中突然划过了一道闪电。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漫上心头。

        这种感觉……在昏迷之前,真的……从未有过。

        这次具体昏迷了多久,夜微凉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在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一个,长到跨越千年的梦……

        但是,梦里的一切景象都好似白驹过隙,只在她面前绚丽地一闪后,就渐渐湮没在了虚无缥缈的梦境中。那些景象就像烟花一样,她曾记得这簇烟花盛放过,却想不起那朵烟花具体的模样,记不清每一颗火星的运动轨迹。或许梦就是这样的吧,一旦醒来,就再也找不回了。

        可现在,她看着白化羽,看着他这熟悉到骨子里的容貌,却莫名奇妙地感受到了一阵隐晦的疼痛。这疼痛来自于意识的深处,作用于她的心脏上,让她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梦境,似乎也是在这摧心剖肝的疼痛中结束的……

        夜微凉的思绪渐渐飘远,而白化羽也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他有些失落地垂了垂眼眸,将夜微凉从自己的怀里放了出来。

        “凉儿,你怎么了?”

        夜微凉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你是不是……想起了一些东西?”

        “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不过记不清了。”夜微凉坦白说道,接着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小化羽,我的眼睛……怎么间突然好了?还有这微弱的光……入口也重新打开了?我晕倒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白化羽温声道,“刚刚来了一位世外高人,她修为奇高,无所不能,为你挡下了最后那道致命的紫光后,还帮你治好了眼睛。甚至,她还给了你一个天大的机缘。”

        “机缘?”

        “对啊,你试着御动修为看看?”

        “噢,好。”夜微凉很听话地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掌心相对沉于丹田。在她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时,脸色瞬间一变。

        原来刚刚的虚弱感不是因为精疲力竭,而是因为体内的灵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身体一时无法适应而已!

        夜微凉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丹田灵海之中,那充沛到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灵气。她现在能轻而易举地听见自己的心跳,感知到自己的血脉流动,甚至每一寸灵气在体内的流转情况,她都能洞察得一清二楚。而更令她心惊的是,她体内的灵气,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筑基期的修士虽说已经有了一部分的道法和灵力基础,但并不算完善。他们虽然已经度过了练气期,但吸收的灵气也只是存于自己的丹田灵海,而不是遍布全身。只有到了需要用灵气的时候,才会将丹田灵海的灵气抽调出来使用,顺着经脉流动到身体各个位置。灵气聚于手上,才能用出术法,灵气聚于剑上,才能斩出剑气。

        而灵气在经脉间流转,是需要时间的。

        也就是说,筑基期的修士施展起法术来,比较慢。

        但夜微凉现在,不一样了。

        她有些讶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在空气中虚虚地捏了捏,然后比了一个手势,心中默念:

        离字,离为火。

        “呼——”

        在夜微凉心念方起的那一霎那,一团比她想象中要旺盛的火苗便出现在了她的掌中,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并没有运作丹田灵海中的灵气,就随随意意地就将法诀施展了出来。也就是说,她的手上,乃至于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现在都布满了充沛的灵力。

        “法随心动,气随体行。灵力道法,信手拈来。凉儿,你的学识远比我要深远得多,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白化羽说着,脸上已浮现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的凉儿,越来越厉害了。

        以她现在的这个修为,似乎……已经不需要他的保护了啊。

        嗯……好像原本也不需要……

        “丹田之气,厚积薄发,散至全身,融合一体……”夜微凉背诵着自己早年间学过的东西,一张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惊喜。

        “这是……融合期啊!小化羽,我睡了一觉就突破到融合期了!”夜微凉如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白化羽,拽着他的手臂使劲摇了摇,说道:“快快快,快带本小姐回去,本小姐要是睡上个三天三夜,指不定就可以……”

        “嗯嗯嗯,赶紧回去睡,梦里啥都有。”白化羽机械地把脑袋转了过来,眼睑耷拉着,敷衍道。

        “嘻嘻。”

        夜微凉傻笑了两声,小小地吐了一下舌头。她放开了白化羽,像个孩子似的蹦了出去,然后转过身来兴奋地向他问道:

        “那你知道救我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吗?是不是那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腰悬长剑白发飘飘衣袂如雪恍如剑仙的世外高人啊?”

        “你睡觉睡傻了,不是我救的你。”

        “对啊,当然不是你救……”

        夜微凉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当场噎住。短暂的停顿后,她翻了个白眼,抽了抽嘴角,鄙夷道:

        “嘁……真不要脸……”

        “哼,不要脸就不要脸,你能拿我怎样。咱们俩怎么说也是一同经历过好几次生死,进过一间房睡过一张床,搂也搂过抱也抱过的了,怎么,你想不认账啊?”

        “你——讨厌!不理你了!”夜微凉生气地背过身去,此时的她就像是个使小性子的女孩儿一样,哪里还有半点大小姐和少阁主该有的样子。

        白化羽走了上去,温柔地帮她整理好了披在肩上的散乱发丝,用梳子梳顺。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前世什么的早就已经不重要,只要能像现在一样守在她身边,能有事没事地调戏一下她,能和她吵架斗嘴,又能细心呵护,陪伴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走遍大江南北,看遍万水千山……

        就够了。

        在仙信阁,他曾经偷偷看过一本论“情”的书。那本书认为大道无情,若想飞升成仙,必须断尘绝念,斩情灭缘。而且,那本书将“情”之一字描述地很功利,很复杂,很遥不可及。但在白化羽看来,所谓的情,其实很简单。

        用不着白首之约,也用不着抱柱之盟,只需要安静地陪伴在所爱的人的身边,就是至情,就是至爱。

        凉儿。

        洛泱说,我上辈子是欠你的。

        那么,就让我用我这一世的整个余生,来慢慢偿还吧。

        --------------------------------------

        半刻后。

        夜微凉不愧是晚枫海的富家千金,上一个夜明珠碎掉之后她居然一点也不伤心,而是平平淡淡地又拿出了一个,甚至这个比刚才那个还要大上一点。

        这晚枫海是有多富啊……

        白化羽在心里默叹道,却发觉自己已经跟着她绕着这山洞走了好几圈了。夜微凉提着灯笼照亮着山洞边缘的石壁,可除了光秃秃的岩石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有古怪,”夜微凉左手提着灯笼,右手在石壁上摸了摸,道:“这些石头和入口通道那些石头不大一样。同样是不见天光,空气干燥,但这些石头上却有一点点生长过青苔的痕迹,摸起来的质感也有些许不同。就好像……”

        “是从外面搬来的一样?”

        夜微凉循着声音转过了身,看了一眼后面的白化羽。

        “呵,真不愧是本小姐的徒弟,挺机灵的。”夜微凉笑着称赞道,看向石壁的目光愈发凝重。她心念一动放出了自己的神识,却发现即便自己的境界有所突破,神识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增强,也还是无法越过这面石壁。

        “这面石壁上有禁制。想来,是埋藏禁制的人嫌麻烦,在外面刻画好了才将这块石头搬进山洞的。小化羽,把阵解星芒给我。”

        “那把破阵刀吗?它在这里。”白化羽一伸手,那把雪白色的阵解星芒就握在了他的手中,递给了夜微凉。

        夜微凉接过,在手中摩挲了一下它的刀鞘后,缓缓拔鞘而出。

        “对了凉儿,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白化羽盯着夜微凉手里的阵解星芒,问道:“都说法器择主而事,每一件法器或者法宝都只有认定了主人后,才能被主人随心所欲地驱使。如果不强行抹去法器上的认主神识印记的话,其他人是绝对不可能使用已经认主的法器的。可为什么,从我刚认识你到现在,你的碧荷珍珠伞,你的披帛,再到现在这把名叫阵解星芒的破阵刀,我都能得心应手地使用呢?”

        夜微凉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阵解星芒举高了些,说道:“你自己看看这上面的神识印记吧。”

        话音刚落,阵解星芒的刀身上赫然亮起了一个金色的印符。白化羽凑过去看了看,却在看清那印符的瞬间,大惊失色。

        “这不是我的神识印记吗?!”

        “是你的,也是我的。”夜微凉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其实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却有着一模一样的神识印记。按理来说,神识印记是和魂魄挂钩的,不应该会有此等诡异的情况发生。哎……算了算了,这种事情光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神识印记相同,对你我二人来讲反倒是更添了几分便利,也就无所谓怎么怎么样了。正事要紧,可别忘了我们来这一趟的目的。”

        夜微凉说着,手里的阵解星芒已经亮起了浅浅的白光。

        “看好了,本小姐赌一百块上品灵石,这面石壁的后面,肯定会有惊喜。”

        说罢,一刀斩去。

        “砰——”一声空灵的轻响。

        夜微凉熟知阵解星芒的使用方法,所以并没有像白化羽这个门外汉那样连阵法带地形都劈开了一条深沟。她精准地控制着刀上的星辰之力,只斩断了石壁内的禁制阵法,并没有闹出什么大动静。

        夜微凉轻轻一推,这面石壁便像是被切开了一样向里面倒了下去,露出了一个三尺见宽,五尺来高的小洞口。

        “咚——”

        石门落地,夜微凉和白化羽对视一眼后,便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果然别有洞天。

        这个洞很狭长,高度和宽度都远不及刚刚那个石阵所在的空间。而且这整个石洞的洞壁都反射着一种诡异的绿光,还有滴答滴答的水声从深处传来,显得格外地阴森恐怖。

        走在前头的夜微凉皱了皱眉,顿时身形一凝。

        “凉儿,怎么了?”

        夜微凉轻咳了两声:“额……没……没事……”

        听着这字里行间的恐惧感,白化羽的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坏笑。他静悄悄地将脑袋探到了夜微凉的身侧,俯在她的耳边小声问道:“凉儿,你该不会是怕鬼吧?”

        夜微凉立马站直身子,正欲高声反驳,却在四目相对的刹那噎住了嗓子。她软绵绵地将肩膀塌了下去,委屈巴巴地说道:“本小姐怕黑怕鬼是因为在小的时候,有个坏家伙天天讲鬼故事吓我,弄得我都得后遗症了……算了算了,跟正事无关,不提了。”

        夜微凉连忙将这个话题岔开,一溜烟跑走了。

        白化羽轻叹了一声,只能跟上。

        “吧嗒——吧嗒——”

        两人的脚步声回荡在这幽深而狭长的山洞中,与那若隐若现的滴水声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共鸣。绿光是从通道深处照射出来的,随着他们的慢慢走近,周围洞壁上反射的绿光也越来越强。

        他们很快就走到了通道的尽头,转过了一个角。

        可接下来的景象,却让他俩不约而同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绿光的根源是两盏外形狰狞、由枯枝编成的灯笼,正一左一右地摆放在地上。而立于两盏灯笼中间的是一根圈着几圈绳子的高大圆木,大约三尺粗,七尺高。圆木的底部附近有一滩暗色的液体,仍然流动着,没有凝固。

        “啪嗒——”一滴水从圆木正上方的洞顶漏了下来,砸在了圆木的背面。三息时间过后,又有一滴水珠滴落,间隔时间非常稳定。

        两条生了锈的锁链分别固定在石洞洞顶的左侧和右侧,向下延伸下来,锁着两条血色斑驳的手臂。锁链之上贴满了刻画着道法的符咒,而地面上也分布着一些特殊的点线,一看就是某种阵法。

        在圆木的斜对角设有一个小方桌,方桌上放着一个雪白色的东西,似乎是某种动物的头骨。头骨的正上方是一个滴水计时的刻漏,不知是巧合还是设置者有意为之,刻漏滴水的频率正好和洞顶的滴水完全吻合。

        “哗啦——”

        锁链被牵扯着发出了声响,令初来乍到的两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而紧接着,一个虚弱到了极点,又如恶鬼般阴森的声音,从圆木后面传了出来:

        “呵呵……去而复返……你是又想出了什么……对付我的新招数吗……”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3961465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