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梁镇妖司 > 第五十五章 罪恶克星

第五十五章 罪恶克星

  可苏文很快又意识到,就算他想到,两位超凡者的行为,很可能是在为收容某件禁忌物创造条件,可具体是为收容哪一件禁忌物,他一无所知。

  哪怕档案摆在面前,苏文也无法从扭曲成墨团的文字里寻找任何的信息。

  “我做不到……不代表他们做不到啊……”

  苏文很快想到了别的办法。

  颜朵、老六都是序列三的超凡者,接触灵狱底层的禁忌物的危险可能很大,可看记录禁忌物的档案,不至于会出事吧?想来也是如此,不然老六也不会放心把档案交到他一个序列一手里。

  只是转念一想,他便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在翻看内厂的秘档的时候,颜朵和顾清臣都是在一旁守着。

  身在内厂,看个档案,哪里需要两个超凡者保护着?

  这分明是怕他看档案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事件,比如失控什么的,两人的目的,是在他他接触到的超凡信息过量,导致失控时候,拉他一把,或者把他给镇压。

  “草……”

  回想着颜朵当时带走秘档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时,苏文心有余悸。

  他可没想到,当时自己竟然处于如此凶险的境地。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当时一不小心失控的话,颜朵肯定会第一时间,干净利索地给他一个痛快的……

  “两个超凡者……可能都来自灵狱?”

  当苏文找到颜朵,是把心中的猜想说出之后,颜朵一脸震惊:“他们甚至不是在晋升,而是在试图收容一些禁忌物?”

  “不不不, 有可能是在进行晋升仪式的同时,在收容一些禁忌物。”

  苏文纠正了颜朵的说法。从种种迹象看, 无论是扶鸾还是那位神秘的赊刀人,所做的一切,都更像是在晋升仪式,这依旧是他们作案的主要动机。

  但这与他们谋取禁忌物并无冲突,甚至存在关联,他们才会选择在武宁城这种地方,进行晋升仪式。

  如果是苏文,从灵狱这种地方逃脱,肯定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什么灯下黑的想法,根本不可能有的。内厂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明面上有大档头南宫亲自赶到武宁城,私底下还有一位大档头暗中行动,逡巡此地。一些侥幸逃脱,却没有来得及跑远的灵狱一二层犯人,就是被这位大档头所察觉,然后被厂卫捕获,或者直接围剿而死的。

  苏文可以确信,南宫离开了武宁城,但一直只听说来过,却从没露面的大档头夏商,却很可能还潜伏在武宁城内。

  当然,苏文只是觉得可能,是否如此,苏文心里没底,但他希望,有个内厂的大档头潜伏坐镇在武宁城内的话,那不管即将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太担心,如果城内真有不可测之事发生,钱浩然也不可能真的坐视不管,这一点苏文已经从钱浩然嘴里得到了确认。

  到了那时候,那武宁城也就有两位序列五的大佬,面对赊刀人和扶鸾,也没有任何的劣势。

  在苏文的强烈建议之下,颜朵终于打开了与禁忌物相关的档案。而在她浏览档案的时候,苏文和顾清臣也小心警惕地守在一旁,若发现颜朵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得打断她继续浏览与之相关的信息,还得采取必要措施,将人控制起来,让颜朵自己慢慢恢复正常。

  但这不过是额外的安全措施罢了,颜朵远比苏文想象中谨慎小心。

  苏文也大开眼界。颜朵先是打开了两个小匣子,可却是从盒子里拿出一件件小巧的超凡物品,将其布置成一个五行法阵,用来切断禁忌物与档案信息可能可能存在的关联。

  然后又布置了一个个小阵法,用来提高她对危险的察觉,还有让人保持清醒,理性的法阵,相辅相成,密密麻麻。让苏文叹为观止。

  不过顾清臣却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打起瞌睡,很显然,这样的一幕,他很是熟悉,应该不止看过一次两次了,熟悉到没有任何兴趣。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顾清臣看不懂的缘故,看着颜朵的布置,纯粹是觉得无聊。

  当颜朵开始翻阅秘档的时候,苏文便看到了他阅读资料时从没出现过的迹象。

  秘档中浮现许多扭曲,颜色各异的线条,朝着颜朵身上席卷而去。

  但还没与颜朵身上有任何的接触,线条便被她用超凡器物所布置下来的阵法所挡下,能够近身的气息少之又少。

  而就连这一点气息,也一样无法彻底破开颜朵布置下来的防线,距离她皮肤毫厘的地方,氤氲不散,无所去处。

  苏文还看到,随着颜朵翻阅的资料越多,从档案里浮现出来的各色线条,雾气就越多,让他放心的是,不管线条多少,终究无法破开防御阵法。

  苏文也想凑到颜朵背后,借机会看一看关于禁忌物的记载,可仔细一想,最终还是觉得活着挺好的,不要随意作死。

  他也发现了,颜朵布置下来的阵法,并不能彻底隔绝资料上自带的超凡力量,最后的点氤氲气息,就是最好证明。

  只是颜朵序列三的力量,便是最后的屏障,所剩无几的禁忌之力,并不能对她形成伤害。

  可苏文不一样。他清楚自己不过是序列一的小菜鸡,接触了能力极限以上的力量,肯定会有麻烦。

  “如果想看,可以在旁边看一下,但感觉头晕目眩,或者脑海里出现怪声或者幻象,就停下来不要看就是了。”

  见苏文不时伸长了脖子,想偷偷瞥一眼档案上的记录,又不大敢的样子,颜朵忍不住对他说道:“放心吧,有阵法加持,又只是看记录而已,不是直接接触禁忌物,有了心理准备,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

  苏文心中大喜。凑到了一边,小心地看了一眼。

  有了颜朵布置下来的阵法加持,苏文也能看清楚了部分秘档的记录。

  “暂定地-11……”

  苏文看到颜朵手里拿到的,正是他之前有注意的暂定“地-11”号禁忌物。

  没有阵法辅助的时候,苏文只能看到一团团扭曲的浓墨,此时秘档上的文字,虽然在苏文眼里一片模糊,可终究是能辨认了。

  “好家伙!”

  只是浏览了几眼,苏文心里便一阵震撼。

  从秘档的记录看,玉盘的名字为“如意玉盘”,来历不明,但出现的时间十分悠久,几乎是人们发现觉醒超凡之力,开始摸索超凡序列的时期就已经出现。如意玉盘有一大件十二小件,内厂只掌握了母件,其余的十二小件,下落不明。已知如意玉盘具备远程通讯的能力,正是因为有如意玉盘的存在,才让墨家的能工巧匠模仿它的特殊能力,创造出了文印。但相比起如意玉盘,文印所具备的能力,实在还太少了。

  如意玉盘并没有表现出很强的杀伤力。拥有可以与人交流的独立意识,不喜欢暴力、也极度厌恶无礼之人,会惩戒说谎者和口出不逊之言的人,甚至在一定范围内,心里骂人也会被它发现,做出惩戒。

  如意玉盘并没特定收容条件和方式,但不建议随身携带。被它力量所污染的人,会朝极端“善良”的方向发展,一开始只是喜欢做好事,但很快会发展到看不惯别人行为,也强迫他人加入做善事的行列,但伤害自身才是最明显的。有持有者从无肉不欢到连植物都不轻易下口,最终因为水里有微小生命而不愿意喝水,最终活活把自己渴死饿死的情况。

  “惩戒罪恶……”

  苏文还注意到,如意玉盘能感受得到附近出现的恶事和坏人,会主动打击罪犯。

  颜朵抬头,看了苏文一眼说道:“有趣……难道说,赊刀人和扶鸾的行为,有一部分是在吸引如意玉盘的注意力?”

  苏文连连点头,但他的态度还是有所保留的,说道:“也不能完全确定,也可能是为了其他的禁忌物,比如说*天-09号禁忌物。”

  天-09号禁忌物,连灵狱之外的谢灵蕴都虎视眈眈,垂涎三尺数十年,从灵狱三层出来的超凡者,距离天-09号禁忌物更近,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再看看其他的禁忌物资料?”

  苏文被如意玉盘拉起了好奇心,下意识便想把灵狱里的其他禁忌物资料看一遍。

  颜朵却摇了摇头, 指了指苏文周身。

  苏文这才注意到,哪怕有颜朵布置下来的阵法,围绕在他周身的色彩各异的线条,是越来越多,一时半会虽然无法靠近,可这也是苏文承受的极限。

  要是再翻一两份档案,苏文很可能就会被这些禁忌物的信息所污染了。

  “如意玉盘……似乎对你有兴趣。”

  颜朵合拢了手里的档案,将其放回了有阵封印的档案袋里,苏文周身氤氲的气息这才消失不见。

  “……我可没做什么坏事啊!”

  苏文一脸纳闷。但想到自己被玉盘砸晕一事,他心里便没谱了。禁忌物之所以称之为禁忌物,不就是因为它们自身就是一种禁忌存在吗,这些诡异的力量,根本不讲道理的好吧!

  “……那更惨。如果它觉得你是一个好人,把你当成宿主,下场可能会很不妙。”

  颜朵难得跟苏文开了个玩笑。

  “呃……这个玩笑不好笑。”

  想到收容过如意玉盘的人,最终的下场是什么,苏文便打了个寒颤。他一个吃货,最终变成一个连水都不喝的怪人,那也太悲惨了。

  PS:这是昨晚的一更,昨晚准备更新的时候,电脑忽然弹出了系统更新……不小心点了一下……后面一系列发生的事,无力吐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