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微风凉亭画轻语 > 第27章 万妖竹林

第27章 万妖竹林


【第二十七章】万妖竹林

        【我……又看到了你的笔阵和墨海……】

        “吱——哗啦啦……”

        白化羽将刚从木盆里浸满水的毛巾拿了出来,稍稍拧了拧上面的水。他将湿毛巾叠好,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床上女孩儿的小脸,然后将它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明明只是灵气消耗过度,怎么会发热呢?”

        白化羽目光怜惜地注视着躺在床上的夜微凉,心里格外平静。想想当时,自己被张禹重伤卧病在床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照拂自己的吧。

        旁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除了水盆之外的三样东西。两件属于夜微凉,一件属于白化羽。

        白化羽扭头看了一眼流觞剑和剑柄末端系着的新剑穗,心里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等夜微凉醒来的时候看见这个剑穗,是会开心还是会发飙。

        他抿了抿嘴,伸出手去,将剑穗抓在手里摩挲了一会,果然还是熟悉的触感。前天晚上,夜微凉被吕溢斩断的那一截秀发被白化羽一根不差地收了回来,费了他好大力气才将它们编到一起,做成了现在的流觞剑剑穗。其实他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可能是不忍心让夜微凉这绺秀发飘散到风中吧。

        “嗯唔……”

        夜微凉半梦半醒着,将双手撑在床板上想坐起来,却因为臂力虚浮,试了好几次都卡在了半路上。守在床榻旁的白化羽见状,连忙扶起了她的身子,问道:“凉儿,没事吧?”

        “我……没……没事……”夜微凉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白化羽,柔和地笑了笑。只不过,她声音中透露出的虚弱感,却是真真切切地扎到了白化羽的心。

        “你都昏了一天多了,从前天晚上晕倒到今天早上才醒,还说没事。赶紧躺好,再休息一会。”白化羽嗔怪道,又想把夜微凉那刚扶起来的上半身给摁下去。

        “都说了我没事了。”夜微凉伸手握住了白化羽的手腕,“只是灵气消耗过度,护体灵气不足染了风寒罢了,我服点药就好了。”

        夜微凉说着,又从自己的小戒指里变出了一枚圆滚滚的丹药,昂呜一口将它吞了下去。在短暂的运气驱寒后,夜微凉脸上那因发热而引起的红晕就退了下去,重新出现的,是一张白皙无暇的小脸。

        “说起来,你也真是笨啊,就算你不认得丹药,你不会去找揽月宗的人要一点吗?拿这破毛巾冷敷要敷到什么时候去。”夜微凉拿起了掉在薄被上的湿毛巾,将它放回了水盆之中。

        “我……我是不太会照顾人啦……”白化羽挠挠头。

        “哈,本小姐又没有怪你的意思,这是在教你。”夜微凉语气轻快地说着,好似又回到了在仙信阁的那段时光。紧接着,她话锋一转,问道:“对了,我们后来通过试炼了吗?”

        “不然呢?你看这宽敞明亮又通风的好屋子,可不得是揽月宗入门弟子才能有的待遇嘛。”

        夜微凉抬头看了看这确实还算不错的房间,点头。

        “吕溢那混蛋呢?”

        “他差点被你打死了,还好李长老及时出手,才没让他命丧于你的万毫齐力之下。”白化羽说道,“不过御宗主似乎对你的那支翰墨竹笔来了兴趣,在你躺床上不省人事的时候,他曾亲自问过我。”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我就说我不知道啊。”白化羽满脸笑容,“不过凉儿,不告诉别人,总可以告诉我吧?”

        夜微凉想了一会,回答了两个字:

        “宝物。”

        “宝物?”

        “对,这支笔是几年前我在一片竹林里偶然得到的法器。当时师父就在旁边,我拿给他看,他却只说让我收着,是件珍贵之物,就没有再多言了。这笔具体是什么来历,古器谱上没有记载,我也不太清楚。”

        竹林……

        万妖竹林……

        白化羽想着想着,走了神。

        “嗯?小化羽你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夜微凉将手掌放在白化羽脸前晃了晃。

        “哦,”白化羽回过神来,说道:“对了凉儿,前天……你为什么那么拼命啊。”

        白化羽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似乎还是对“所爱之人”那四个字念念不忘。

        “前天……”夜微凉似乎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也想起了自己说过的一些话。想到这里,她不禁红了红脸,娇羞地喊道:“本……本小姐当然是因为……因为头发啦!吕溢那个混蛋,断了一截本小姐留了快十六年的长发,此等不共戴天之仇,怎能不报?呐,你看。”

        夜微凉双手拈着自己左右肩前的两绺长度不对称的头发,气鼓鼓地说道。

        白化羽的情绪有些失落,“哦……”

        “嘻嘻……”

        “你这傻徒弟啊,虽然说我是很心疼我的头发啦,但我若是真的只是因为一绺头发就那样拼命,又何必要在你我的名字之上,冠上一个‘道侣’的名号呢……”

        夜微凉说着,脸上早就没有了羞涩的红晕。而她的眼里,满是深情。

        “凉儿……”

        “啪!”

        夜微凉眯眼笑着,却突然飞起一掌盖在了白化羽的天灵盖上。她看着蒙圈的白化羽,轻轻地歪了一下脑袋,眯眯眼,用一种“和善”的语气说道:

        “臭小子,前天装晕的账还没有跟你算呢。还有,你居然敢用本小姐的头发做剑穗……”

        夜微凉说着,手里不知何时拿起了那支本应在床头柜上乖乖躺着的翰墨竹笔,笔尖满墨。而白化羽,则是双手捂着自己的头顶,欲哭无泪。

        哇……

        果然这小妖怪的话……

        信不得啊……

        --------------------------------------

        气势恢宏的揽月大殿上,御风行坐在最高处的首座。在台下人的眼里,这位宗主大人虽然一头长发已经全白,鼻子和上唇之间的髭也没有了半点黑色,但他的脸上却没有过多的皱纹,故而并不显老,反倒隐隐有几分青年的模样。就好像,御风行活了五六百年,就只老了眉毛头发似的。

        他看着半跪在下面双手抱拳的十名年轻修士,微笑地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揽月宗的弟子了,恭喜你们。”

        李展风站在离首座不远的位置,立马接过了御风行的话锋,说道:“既然尔等已拜入我揽月宗门下,就不得不记住四个字。我们揽月宗规矩不多,但是,这被我们宗门上下每一位弟子和长老奉为圭臬的四个字,你们可一定要记好了。”

        “这四字便是,与人为善。”

        “正因为这句与人为善,我们揽月宗才得以在落霞高地立足百余年。也正因为这句与人为善,我们揽月宗才能跻身于落霞高地的上五之列,和白月派、清平宗、断剑阁、封魔山齐名。所以,你们一定要牢记这句话,用心体会。”

        “谨遵长老教诲!”台下弟子异口同声道。

        滥竽充数地张了张嘴后,白化羽看了一眼身旁的夜微凉,往她身边凑了凑,传音道:

        “咋回事?为什么没有咱们仙信阁?”

        “你个傻瓜……咱们仙信阁不算宗门……”

        台上的李展风察觉到两人在交头接耳,当即白眉一蹙,大喝一声:“老夫讲话的时候不喜欢台下的人开小差!”

        白化羽和夜微凉立马分开,低头跪好。

        “好啦展风,你看看你,暴脾气又上来了。”御风行出言劝阻,接着转向台下的十名弟子和站在两侧的几位长老,说道:“尔等拜入我门之后,自然会有一位师父来带。这几位师父都已经大致了解过你们了,就由他们来亲自挑选吧。”

        站在大殿两侧的几位揽月宗师父朝着首座上的那人拱了拱手,走向了这十位新弟子。不一会儿,这十人就被挑走了八人,和他们的师父一起走出了殿门。

        空旷的揽月大殿里,只剩了白化羽夜微凉,以及李展风御风行四人。

        “你们两个,先起来吧。”

        白化羽闻言,立马拉着夜微凉的小手站了起来,一直跪在这里这么久,可真是不舒服。

        “本座之所以留下你们两个,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问你们。”

        即便御风行坐在离他们数丈之远的首座,他那属于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气场却是一点一点地渗透了出来。白化羽很快就嗅到了危机,拉着夜微凉的手,将她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你也知道,本座要问的人是她吗?”

        白化羽镇定自若地直视了御风行很久,说道:“我当然知道。”

        “既然知道的话,为何要将她藏在你身后?难道说,你昨日说的什么的不知道,其实是在骗本座了?”

        “当然不是,只是我怕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之后,会对她做些什么。”

        夜微凉站在白化羽的身侧,听着他的这些话,不免有些动容。

        “哈哈哈哈哈哈……好小子。”御风行一阵大笑,“世人皆知,本座是落霞高地三千宗门的宗主中最好说话的那个,你又何必害怕呢?只是,前日的试炼对战中,这丫头的那一手笔阵墨海是着实惊艳到了本座,所以本座就想问问。叶微凉,你那只笔,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夜微凉想站出来,却被白化羽阻碍了一下动作。

        “凉儿……”

        “没事,我有分寸。”夜微凉浅浅一笑,松开白化羽的手站了出来。她凝视着上方的两个老怪级人物,竟是比白化羽还要镇定地说道:“我这支笔只是在一片竹林中的偶然所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来历。”

        “竹林?”御风行的心情突然激动起来,“可是万妖竹林?!”

        李展风微微侧头,饱含深意地看了御风行一眼。

        “万妖竹林?我没听说过呀。我只记得那片竹林在落霞高地的西南角,不过那片竹林除了满地枯枝烂叶之外什么都没有啊,应该不是宗主大人所说的那个……万妖,竹林吧。”

        满腹经纶的仙信阁少阁主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片竹林的名字,不过她现在的角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修而已,自然是得装得像一点。

        “果真是……”御风行刚刚因情绪激动而坐直的身子又落了回去,靠在了首座那把大椅子上。

        白化羽看了一眼身旁的夜微凉,“那么,宗主大人还有事要问她吗?”

        御风行摆了摆手。

        “那好,弟子就告退了。凉儿,我们走。”

        “本想将你们俩收为本座的亲传弟子……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白化羽拉着夜微凉停了一步,似在等待御风行的下一句话。

        “本座知道,你们俩原本是落霞城中的散修,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你们俩以后虽说没有师父传授,但对外而言,你们仍是本座的亲传弟子。藏经阁,练功房,百丹堂,都可随便进入。”

        “多谢宗主。”

        白化羽没有回头,简单地道了句谢之后,就拉着夜微凉走出了揽月大殿。李展风也深深地看了御风行几眼,叹了口气道了声“告退”之后,也离开了。

        御风行看着空空的大殿,喃喃道:

        “小初……我……又看到了你的笔阵和墨海……”

        --------------------------------------

        “你想听听,御风行宗主年轻时候的故事吗?”从揽月大殿出来,走在月芒山的山道上,夜微凉语态轻松地问道。

        白化羽点了点头,道:“愿闻其详。”

        “传说,御风行宗主在年轻时候,一人一弓纵横整个落霞高地,无人可以与之匹敌。若不是因为他修的法器是弓箭从而参加不了霞峰论剑,恐怕以他的法力和修为,当年霞峰论剑的第一名,非他莫属。”

        “直到后来,他遇上了一个人,哦不,一只妖。那个时候,万妖竹林还是真正的万妖竹林,里面栖息着各种种族的妖怪。只不过后来发生了某些变故,这些妖才被迫放弃了这片物华天宝的竹林,避到西南蛮荒去了。”

        “那只妖的来历已经不清楚了,只知道当时的御风行,确实是喜欢上了那个妖族女孩儿。当时已经有了揽月宗,可这位宗主却和他的妖族道侣私定终生,纵情山河万里去了。宗门里的事情,也就全都丢给了那个姓李的白胡子老头。”

        “然后,那位妖族女子为御风行生下了两个儿子,大的叫做御箫珏,小的叫做御箫阙。虽说是人与妖的血脉融合,可一旦妖修修出了人形,就和人类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不过御风行自然不会让世人知道这些,于是就把她是妖修的这件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可是,纸总是包不住火的。据我们仙信阁收集来的线索,当年,因为某种原因,那个妖修女子被妖族同胞抓回了万妖竹林。可能是因为人妖自古以来就不能共存的缘故吧,自从那妖修女子身份曝光之后,御风行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许多人都因此离开了揽月宗。不过从那以后,那片林子就变成了一片……”

        夜微凉顿了一下,叹了口气。

        “没有妖的万妖竹林……”

        白化羽似已被这段故事所打动,有些大声地说道:“是御风行?”

        “是啊。他只身来到了万妖竹林,去救他的一生所爱。只不过他来晚了,那女妖还是被族人给处决了。肝肠寸断的御风行大开杀戒,最终是一人一弓荡平了整个万妖竹林。十日之后,万妖竹林里有幸活下来的妖修,都逃到了南域的妖修聚集地——永夜谷。从那之后,御风行就被冠以‘斩妖除魔,道门典范’的称号,揽月宗的名声也开始慢慢地恢复了。”

        “时间是多少年前?”白化羽听着故事,却突然问了个听起来似乎很奇怪的问题。

        “哈,本小姐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问题。”夜微凉双手背在背后站定,饶有兴趣地踢了踢山道上的小石子,道:“你一定想说,为什么之前的东域妖修连那么强盛的潮声阁都能打下来,却应对不了小小的一个御风行呢?”

        白化羽点了点头。

        “你以为妖不会死的啊?如果是个人是个妖都能长生不老,仙灵九州就这么大,哪儿养得起那么多生灵啊。时间大概是六十多年前吧,当年屠戮潮声阁的那些老妖们早就化为黄土了,而御风行手里的那把摘星揽月弓又正好是妖力的克星,所以,你懂的。”

        “原来还有这么多故事在里面……”白化羽感叹了一声,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人妖不能共存呢?一千四百多年前,潮声阁屠戮东域群妖,险些令妖族灭绝。一千年前,妖修倾力复仇潮声阁,令一代最强宗门就此陨落。而六十年前,御宗主却又做了和潮声阁差不多的事……所以,为什么人和妖,要一直争斗不休呢?”

        夜微凉把脑袋转了过来,凝视着白化羽,一直没有说话。在白化羽的眼里,夜微凉的满头青丝正随着微拂的清风轻轻飘扬,而揽月宗的青山绿水则是作为背景,映衬着她的倾城之颜。

        一时失神。

        夜微凉朱唇微启,用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白化羽,问道:

        “你知道万里之外,凡界的人都是怎么称呼我们这些身负道法的人的吗?”

        “怎么称呼?”

        “他们称呼我们为道士,而道士的工作,就是斩妖,除魔。”

        在白化羽的惊愕表情下,夜微凉继续讲述道:

        “而且在远古时期,仙灵九州这片土地,还是由妖来主宰的。虽说当时没有道法也没有妖法,但是人类□□孱弱,妖族天生蛮力,故而妖占上风。只不过后来,我们聪明的祖先发现,有些天生灵物可以克制妖力。于是在一万年前,在东域临海诞生了一个叫仙器城的地方,城里的人通过淬炼灵物铸造法宝对抗妖族,那里,就是道门的起源。所以,我们仙信阁才给我们自己的这万年历史文明起了个名字,叫炼器文明。”

        “所以说修道者和妖怪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打来打去也就不奇怪了。啧,其实我也挺讨厌妖怪的。它们作恶多端,为祸一方,长得又丑,甚至还捕杀修士吸其精血以助长自身妖力。它们的所作所为,令没有修为的凡人谈妖色变,在外磨砺的修士人心惶惶。所以,这些妖修一日不除,道门就永无宁日。”

        白化羽缓缓垂下了眼睑。

        夜微凉看着白化羽的神色有些黯淡,于是试探性地问道:“怎么?你以前和妖怪有来往?”

        “当然有了。”

        白化羽向前走了一步,来到了夜微凉的跟前。趁夜微凉还没意识到危险,白化羽就双手一伸,一左一右按住夜微凉的两边脸颊,连带着她那一短一长的两绺头发,一顿乱揉。

        “小……小化羽……你干……干什么!”

        “你,不就是我认识的一只,又可爱又磨人的小妖怪吗。”白化羽眯着眼嘴角带笑,捏她脸的动作却从来没有停下。其实他一直很想知道夜微凉这张精致可爱又有点肉肉的小脸捏起来是什么手感,没想到……

        还真的很舒服啊哈哈哈哈……

        “万、毫、齐、力!”

        “轰!”

        一声巨响之后,揽月宗的山道上,再也没有半点的喧嚣。

        夜微凉手握翰墨竹笔,看着远方早已化作一个小黑点的白化羽和流觞剑,狠狠地跺了跺脚。

        --------------------------------------

        “想不到,当年他说给你的话,这一次竟是由你亲口说给他听。”

        立于月璇山之巅,俯视着揽月宗一切动向的蓑衣女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像你说的那么坏啊……”

        “圣君姐姐……”


  (https://www.biqugeu.net/55019_55019831/4043585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ugeu.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u.net